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欢迎回来
    “现在已经到了上课时间。”廖云说道,平淡中抹上一丝微笑,似乎想试探一下她的反应。

    话音刚落,芗兰如梦惊醒,下巴赶紧从桌上站起来,一脸茫然。

    “啊?”芗兰开口就是一惊,紧接着抬头望着门外,看着天边。

    “那怎么办?”芗兰有些急了,抿着嘴唇轻轻眯着眼睛,很是纠结,顿时坐耐不住。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不吃饱哪有心情上课?”廖云说道,对这个时间并不做太大的反应,毕竟迟到事小,饿肚子可就闹大了。

    这时,芗兰的肚子又莫名其妙的打起了咕噜,这使得她很是尴尬。

    “好像…有点道理。”芗兰嘀咕道,低着头抿着嘴唇,凝视着那不争气的肚子,脸颊划过一丝不喜。

    这时,刚才那位小哥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张长方形木盘,盘子上且放着两个小碗,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步伐,想必碗里就是刚才所点的鸡碎汤吧。

    “廖少爷,这是您点的鸡碎汤,我还特地让大厨将骨头敲碎,且鸡肉改刀成了丝。”服务员小哥说道,弯下腰,脸上挂起了微笑,对廖云很是尊敬,服务也很是到位。

    将木盘放在桌上,随后将汤碗捧出分别放在两人身前,且将两只陶勺分别放在了两个碗中,最后收起木盘,夹在右腋下。

    只听廖云淡淡回了声“嗯。”便不再为他多言。

    紧接着服务员小哥又道:“面待会就来,您两先喝些汤。”

    “好,我知道了。”廖云淡淡回道,这才让他自觉离开了。

    “廖云,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芗兰问道,话音未落她便低着头,似乎这个问题很难说出口或很纠结的样子。

    只听廖云淡淡回道:“问吧。”

    廖云拿起汤勺捣着汤的底部,看着那些碎屑和肉丝,廖云表示很满意。

    冒着热气的汤面,看起来很是新鲜,使他忍不住地捣了一勺品尝起来。

    “如果你的朋友或者同学欺骗了你,或是背叛了你,那么…你会怎么做?”芗兰问道,心里一虚,不由紧张起来,双手放在胳膊上,捏紧了裤子。

    看着低头细语的她,和那纠结的嘴唇,廖云顿时有些疑惑。

    “如果他能够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那么我会选择原谅。”廖云回道,面容很是平淡,严肃的眼神,态度很明确。

    “那如果没有理由呢?或者说是不想说呢?”芗兰又问,忽然抬起头,想确认廖云的态度是否还会坚定。

    “那得看他的离开给我带来怎样的影响。”廖云回道,很是镇定,态度依然坚定。

    “如果能让你失去你最重要的人呢…”芗兰嘀咕道,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我会让他死!”廖云坚定的眼神回应道,严肃的脸颊凝视着芗兰的脑门,期待着她的下一秒。

    廖云这一句吻合了她所认识的廖云,果然,这是一件不可饶恕的错误。

    刹那间,芗兰咬着嘴唇,眼神很是犹豫,心想道:我怎么会跟他说这些?

    “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芗兰又问,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廖云那坚定的眼光一直在凝视着自己,不由让她心跳加速。

    “你到底想说什么?”廖云严肃道,目光很是严厉,此刻,他的神情不失一名将帅。对于她的疑问,廖云感觉太值得质疑了,却又不知从何下手。

    “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芗兰说道,放弃了疑问,凝视着汤碗,正纠结要不要尝一口。

    看着廖云平平淡淡的喝着汤,芗兰这才放心地品尝眼前那碗汤。

    这时,服务员小哥走了过来,手里依然端着木盘子,而这次上面放着的却是那两碗牛卤面了。

    随着小哥的步伐,牛卤面却抢先达到一步。让人嘴馋的香味忽然飘进鼻孔,立即引起了两人的关注。

    “廖少爷,这是您点的牛卤面。”服务员小哥说道,含着笑,紧接着将木盘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随后用双手轻轻捧出面碗,之后是把筷子平稳地分别放在碗上,最后才将木盘收回右腋下,委婉地鞠躬后方才离开。

    看着廖云先动起筷子,芗兰才跟着开动。

    芗兰:“廖云…”话音未落。

    只听廖云淡淡回了句:“吃东西的时候最好别说话。”

    芗兰顿时沉默了,无奈的握着筷子,不再多言。

    龙一学院,幽魅班。

    现在已上课得有一段时间的,却依然空缺了两个位置。

    灵襄转身看着廖云的位置,和那连同消失的芗兰,使她不由感到好奇。

    “他怎么还没有回来?为什么她也不在?”灵襄默念道,转过头的瞬间,她的心里已充满了疑惑。

    看着灵襄那平淡的目光,秦歌也表示好奇,幸好灵襄脸上没有显露出生气的神情,不然秦歌还真有点要为廖云而担忧。

    咚咚咚~

    忽有敲门声响却教室,众人无不把目光投向门边,且带着疑惑。

    这一刻,灵襄心想是不是廖云回来了,当潘松老师发言之后……

    “进来!”潘松严肃道,批准了进门请求。

    话音刚落,门便被打开了,很遗憾,走进来的不是廖云,值得庆幸的是,杨慧敏回来了。

    “老师好。”

    听着杨慧敏平淡的问候,潘松心里很是欣慰。她能够从悲伤中走出来,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何等的勇气。

    紧接着杨慧敏向潘松很有礼地鞠了一躬,当她抬头的那一刻,众人看到了却是微笑,与以往没有任何差异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