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我一直在等你
    “回座位去吧。”潘松淡淡说道,很是和气。做为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能够走出心里的阴影,他很高兴。

    这时,潘松的脸上悄悄露出一丝微笑,镜片闪出一瞬白光,使众人无不惊叹——这是多么罕见的表情啊!

    杨慧敏的身影划过潘松的眼眶,她正慢步走向自己的座位——秦歌身边。

    这一刻,秦歌呆若木鸡,坚定的目光凝视着杨慧敏的步伐,和那面对着他的微笑。

    众人目送杨慧敏回到座位,寂静的教室唯有杨慧敏的脚步声。

    “慧敏,欢迎回来。”灵襄心中默念道,抿着嘴唇微笑着,目光凝视着她的身影,双手紧紧握紧,为她的回归而欣慰。

    “为什么?”杨潇心中疑惑道,坚定的眼神凝视着杨慧敏的脸颊,不知不觉已站起身来。

    失魂落魄的秦歌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她的步伐,以及何时来到他身前的谁的谁。

    这一刻,仿佛一场梦,怕一张开口梦就会醒来,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先是站起身来,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的眼睛。

    “没错,就是这双眼睛,我要的她,现在的她…”秦歌默念道,呆若木鸡的他很是恍惚。

    没有一句问候,也没有任何的泪光,就这样,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杨慧敏的身影划过秦歌眼边的那一刻,他僵持住了。随着杨慧敏微微坐下,秦歌这才回过神来,一并入座。

    “好了,都把头转过来。看我干嘛?看黑板!”潘松严肃道,大声呵斥,捏紧拳头就是往黑板敲,那凶巴巴的眼神简直秒杀了一切开小差。

    对于潘松此刻的举动,学生们还是比较喜欢刚才的他,文雅而气和,可遗憾的是再也感受不到了。

    大韩府,忘忧亭。

    太阳躲进了云层,顿时暗了天色,随着午后的推进,太阳也有点儿犯困了。

    这时,燕园园撑着下巴靠在石桌上,凝望着天空,似乎在为某件事情而犹豫。

    “园园,怎么了?”韩钦关心道,看到她一副焦虑的神情,他也很想知道原因。

    只见燕园园微微低着头,轻轻将那本厚重的书给合上。紧接着回道:“我知道有些事情是园园不该问的,但…”话说至此,她便停住了气息。

    燕园园顿时纠结起来,轻轻抿着嘴唇,眼睛闪过一丝焦急,但又像是在隐藏,之所以不敢直视韩钦。

    “这里就咱爷孙两,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爷爷在呢。”韩钦安慰道,为她打好了一个铺垫。

    难得燕园园能有此犹豫,除了对廖云和韩钦,她还从未有过这等纠结。

    “杨慧敏如今已失去了父亲,皇尊会不会因此将杨府的牌匾给卸掉?或者使杨府的家仆因此而零落她?”燕园园问道,心里必有一丝紧张,顿时闷红了脸庞,微微抬起头来凝视着韩钦的眼睛,而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燕园园明白,做为女儿家,国政之事不宜过问,更何况直接深入到了皇尊的思想。不敢直言的原因,莫过于此。

    韩钦大概明白了燕园园的意思,且知道了她所顾及的事情。

    韩钦能够理解燕园园此刻的心情,也能够宽容她这一次的不该问。

    “杨源虽死,但他生前所留下来的功绩无法被抹去。国法虽有臣死功默一说,但今天早上皇尊说了一句话,打破了这一条规定。”韩钦说道,握紧茶杯缓缓喝上了一口姜茶。

    正时,燕园园目不转睛的洗耳恭听,期待着韩钦的解释。

    “皇尊要更改那一条国法,使臣子死后功名旧在,其家眷享有功臣生前所积累的所有财富包括府地,这也就说明了杨慧敏此刻还是一个有家的姑娘,不一样的只是缺少了之前的笑容。”韩钦解释道,平淡的目光划过一丝怜悯。

    说实话,若不是看在杨源所留下来的功绩和生前的声望,这条国法依然无动于衷。

    听了韩钦的解释,燕园园也就放心了。此刻,她默不吭声,脸色也放松了许多。

    龙一学院,幽魅班。

    现在已是下课时间。杨慧敏的家事众人也略有耳闻,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都很自觉的管住嘴。

    整节课,秦歌一直都在寻找一个理由,一个开口的理由,亦是解释当晚为何一去不复返的原因。

    犹豫折磨了他很久,从杨慧敏坐回自己的位置的那一刻,他没敢说半句话,或许是潘松老师的缘故吧!

    “秦歌。”杨慧敏感道,转过身去,面对着他,清晰的笑容看不出有一丝难过或忧愁。

    当听到杨慧敏的呼喊后,秦歌突然抖起身来,愣了一眼,一息之后才得以回过神来。

    他微微扭动着身体,面对着她。看着她的脸色已不再堕落,秦歌很兴奋,但又不知为何笑不出来。

    “你会不会怨我?”秦歌轻轻问道,谨慎的语气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做错了什么吗?”杨慧敏反问道,浑然不知他所指的“怨”为何事。于是露出那好奇的眼神,凝视着他的眼睛。

    “那天晚上我一去不复返,你会不会怪我?”秦歌又问,明确了问题的关键。当他说出这句话之前,他已做好了让她伤心的准备。虽然很不想说明情况,但为了澄清事实,他选择了不让她心里对秦歌产生变数。

    只听杨慧敏淡淡回道:“噢~”便不再多言,且脸色没有一丝变化,还是如初的微笑。

    沉寂于白与黑的房间,通过了好几天的深思,杨慧敏才得以走出心中的灰暗。

    “你不问为什么吗?”秦歌说道,很好奇她为什么不问当晚所发生的种种使他无法回到她身边的原因。

    “如果你想说的话,那么我就不用问了。”杨慧敏微笑道,柔弱的目光给了他宽容。

    露出那颗洁白的虎牙,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秦歌的脸庞,使她笑得甜蜜。

    秦歌嘀咕一声:“嗯。”

    看着她安然无恙,平安地回到自己的身边,秦歌很是欣慰!这一刻,他已依赖上了她的眼睛,以及那甜蜜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