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夜幕降临之际
    大韩府,忘忧亭。

    看着天色逐渐使人摸不着南北,燕园园凝望着夜空,守望在廖云回归的必经之地。

    因廖云留有话,在他黄昏之后还未回府,到了晚餐时间便不用等他。于是韩钦、燕园园和刘管家就先吃过晚餐,现在正一同坐在石亭中乘凉。

    “老爷,我去给您换一壶热的来。”刘管家说道,立即从石凳上起身,随手将那壶已凉了的姜茶提在手中,随后转身离去,不等韩钦回话便离开了石亭。

    幸好还留有半杯姜茶摆在他的身前,应该足够刘管家一个来回吧?

    享受着这份清净,默默地看着发呆中的燕园园,使他顿时笑出了声。

    “爷爷,您在笑什么呢?”燕园园疑问道,对他此刻的微笑很是迷茫。嘟着嘴皮,两眼炯炯有神,凝视着韩钦的眼睛。

    “呵呵…爷爷在笑你啊。”韩钦说道,随后越笑得明显,眯缝着眼继续乐者。

    “噢~”燕园园淡淡哼道,无精打采的用手臂撑着下巴,趴在石桌上,忧心忡忡。

    “爷爷讲故事给你听吧?”韩钦说道,对自己的乐子很有信心,微笑着。

    “爷爷的故事都重复说了好几遍了,我还是等星星出来吧。”燕园园说道,调皮的哼着嘴皮,顿时忍不住地窃喜起来,圆嘟嘟的脸庞超级可爱,还有那双敏锐的眼睛,叮咛着韩钦。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但…这也是为了给你增加点印象嘛…”韩钦辩解道,结结巴巴的语气真不适合做一名演员。转动着眼睛,回避着燕园园的眼睛。

    “爷爷现在要考你一道题,你准备好了吗?”韩钦说道,嘴角微微翘起,眼神很是猥琐,使燕园园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只见燕园园点头“嗯”道,韩钦这才打算出题。

    “为何周五离周日比周一至周五要近一些?”出题完毕,韩钦端坐着,坐等答案。随着一声哼笑,他将那半杯姜茶一饮而尽。

    燕园园仔细深思着,将周期表在脑中排列出来,探索着其中的奥秘。

    这会儿,看着燕园园那副疑惑的表情,韩钦顿时有丝得意,不经意地又哼笑了一声。

    “将周期分为七个点,然后将它们放在一个线圈内,单独为它们分别设立一个点,且每一个点左右间隔相同的距离,最后再将点的化名标注。依照循环,使人们被化名误导。爷爷我说的对不对?”燕园园解释道,对自己的答案充满了信心。

    “哈哈~咱家园园冰雪聪明,这些题目果然还是难不倒你。”韩钦笑道,对燕园园的答案十分满意,且是那么的完美。

    “嘻嘻~”燕园园嬉笑着,甜美的笑容使人忘却了时间,忘却了一切烦恼。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寂静的房间唯有彦润凌的身影,烛光有些调皮,使他的影子不停地在晃动。

    此刻,彦子如早已回到了客栈,这会儿正在自己的房内,自觉看书吧。

    “夜幕降临,黑暗所带来的恐惧,即将上演!”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高大的影子显得他多了几分可怕。

    皇殿,紫金宫,王灵襄的睡房。

    身为公主,皇尊的掌上明珠,房间自然得装饰得漂漂亮亮的,才能显出公主的气质。

    翡翠玉石围着一张长方形镜片,镜片长约一米,宽03米,立在一面墙上,墙边还摆放着由黄金打造的梳妆台,专供灵襄梳妆打扮用。

    墙上挂满了名画以及书法名迹,很是气派。

    灵襄的房间,可比廖云的房间要大得多了,简直可以用两倍来对比。

    灵襄将廖云带进了她的房间,且关上了门,两人坐在木凳上相伴与一张木桌旁。

    话说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进入这间闺房,不知廖云为何会有一丝紧张,大概是因为每一次的进入都毫无防备,且有些不自愿的缘故吧。

    “看,小白兔——可不可爱?”灵襄指着放在桌上的那只用纸编织而成的兔子说道,嬉笑着,期待着廖云的夸赞,心里巴不得廖云能够将她捧上天。

    看着那只还蛮精致的纸兔,廖云微微点了头,表示已过目。

    “怎么样?能打多少分?”灵襄问道,双手合十,高兴着,期待着廖云的高分。

    “总的来说,这次的要比上次的要好一点点。”廖云说道,并没有给出分数。

    “能得多少分?”灵襄十指紧扣,信心满满的目光凝视着他的眼睛。

    “要不咱两还是先到食厅吃晚餐吧?我肚子饿了。”廖云说道,忽然笑着,很明显是在逃避一个评分员的责任。

    “不嘛~你先评分好不好~”灵襄拉着廖云的手撒娇着,嘟着嘴,萌萌地眼神期待着廖云的评分。这一刻,她调皮得像个小姑娘。

    “我偷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廖云说道,语气忽然很沉稳,想给她一个惊喜。

    “什么秘密?”灵襄全神贯注地期待着。

    “兔子的尾巴其实很短,还有它的耳朵很长很长。”廖云对她悄悄说道,话音刚落,他便忍不住地憋笑着,挑逗的眼神很是诡异。

    “哼——我不理你了,我要去吃晚餐去了。”灵襄一听就哼了,即便她摆着一副公主性子,但她那羞涩的脸庞无法帮到她隐藏心中的尴尬。

    看着灵襄忽然站起身来,微微翘起嘴皮,哼着鼻子,廖云顿时止住了笑声。

    “其实…挺可爱的,真的。”廖云安慰道,想挽回她的微笑,这一刻的她,生起气来超级可爱。

    “既然这样,那我就送你啦!”灵襄说道,捏起那只纸兔,递到了廖云身前,期待着他收下。

    既然是她的作品,无论好坏,廖云都不会嫌弃,他自然会收下。

    廖云伸出手将纸兔接过,随后从腰间上扯下万灵神坠。廖云在心中默念口语,随后神坠发出一阵微弱的蓝光,光芒四射,随后将纸兔吸入了神坠之中。

    “走吧,咱两一起去吃晚餐。”灵襄高兴道,看到廖云能够认真的对待自己的心意,她非常开心。

    只听廖云淡淡回了声“嗯。”两人便手牵着手,一同离开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