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黑夜的暗语
    南区,常来客栈大门前。

    模糊的身影正要伸出手将大门推开。推开门的那一刻,室内的烛光照明了他的脸。

    王昆慢步走进了客栈,且随手关上了门,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西区,王府。

    王晨按照父亲的意思,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里反省。尽管他如何反省自己,那句不可以始终变扭着他的思维。

    “如果我把秘术这件事告诉了父亲,父亲会对我很失望的,母亲也会因此而更加难过。若不把真相说出来,我也会难过的…怎么办…”王晨坐在凳子上,两手交叉趴在桌上,沉思着,左右为难。

    当他看着右掌中的紫元坠,再看到放在桌上,已准备好的一张白纸和一支塑料笔墨之后,他沉默了。

    他试过撒谎,试过坦诚陈述,试过保持沉默……现在的他思维全乱了,郁闷的他不知所措,就这样傻傻的趴在桌上消磨时间。

    咕噜~咕噜~

    这会儿,肚子喊得厉害,王晨捂着肚子,看他那样子很是难受。

    “现在的话,府里的菜肯定早凉了,还是出去外面吃点夜宵吧。”王晨对肚子说道,立起身体,站起来,将紫元坠紧紧握在掌心,然后离开了房间。

    王府后花园。王俞明和他的夫人正在后花园里休闲。

    这儿很是自然,地里全是杂草名花,没有特地安排它们之间的生存环境,花种是随意撒的,草是自己长的。

    这里有一座秋千。坚硬的木头打造而成的支架,和那结实的麻绳,以及缠绕在木头支架上的花藤,显得秋千很是自然。

    王夫人正坐在秋千上,两手握紧了两边的麻绳,且身后有王俞明保护着。

    十一年前,这座秋千原来就是为王夫人而打造,现如今成了王晨的玩具。当她坐上秋千那块木板的时候,便会想起王俞明给予的那份温暖,以及那份真挚地爱情。

    “夫君,晨儿还小,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这样逃避。”王夫人说道,让人听了半会儿也不明白她到底想说什么。

    可王俞明却很清楚话意。“夫人放人,我已吩咐厨房为晨儿时刻备好了热的饭菜,不用担忧。”王俞明说道,嘴角悄悄露出一丝微笑。

    听到夫君如此疼爱孩子,做为母亲当然不用再为孩子而担忧。

    即便她如何的为王晨担忧,都无济于事,因为在这个家里,王俞明最大,任何决定都由他一人来承担。

    “夫君为何不纳妾?现在您早已到了纳妾的年龄了呀!”王夫人问道,这句话她藏在心里已经很久了,当她说出口后,心里不由感到紧张。

    按照尽帝国贵族家庭规矩,每当一家之主年龄上了三十就必须得纳妾,且三十之前无条件迎娶后妻。

    王俞明听了顿时笑了笑:“有你足矣。”

    一句平平淡淡的话瞬间融化了王夫人心中的质疑,这句温馨给她带来了无比的幸福。

    轻轻扭头往后看着王俞明的眼睛,两人笑得很是甜蜜。

    “夫人,我能和你一起坐在秋千上吗?”王俞明说道,感觉有些酸腿,那块木板很短,不过他可以抱着夫人坐,想趁此机会与她好好甜蜜甜蜜。

    “不行,你太重啦!”王夫人笑道,顿时用手遮挡住了嘴巴,不停的笑着,眉头很是可爱。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王俞明尴尬道,无奈的结巴了语气,脸庞顿时红了起来。

    那么多年的秋千,坏了补,补了用,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说实话很难再经得起两人的体重。

    偷偷地告诉你,当年王俞明追王夫人的时候只用了一句话便得到了成功:我给我们未来的孩子起了一个名字……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彦元帅,事情进展得如何了?”王昆淡淡问道,两人坐在凳子上,共享着烛光的时刻。

    “王晨那孩子已经得到了紫元坠的秘术,且已习得要领,一把杀人工具已准备就绪。”彦元帅回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噢?想让一个本不受控制的剑去伤害一个本难以靠近的人,有点让本皇子迷茫了。”王昆说道,很难相信王晨会乖乖地为他们办事。

    “我已经得到了达到目的的资格,我既能给予他想要的,也能使他失去不想失去的。”彦润凌说道,话意深奥。

    “你控制住了那件兵器的性子?”王昆问道。

    “不,我只是了解它的性子,以及使用者将要用它去做的事情。”彦润凌解释道。

    “这的确是个很不错的逻辑,只不过,使用者并没有那么愚蠢地按照你的心意办事。”王昆说道,对彦润凌的行事感到纠结。

    “那么我就帮他一把。”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你觉得你能在什么时候得到成功的喜讯?”王昆淡淡问道。

    “最迟在明天。”彦润凌回道。

    看到彦润凌那张信心十足的脸庞,王昆也就放心了。

    “三国老已决意追随本皇子,王源的位置由他来安排,相信以他的能力,推举一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那么本帅就静候佳音了。”彦润凌笑道,与其同乐。

    西区,一家夜市店门前。

    王晨为了满足饥饿的肚子的要求,特地跑出来府,来到了离最近的这家夜市店。

    当他正要走进夜市大门时,忽然被一个人影给止住了脚步。

    石海有一个习惯,每当夜里都会到这家夜市里吃点烧烤,刚好这家店也是离石府最近的夜市店。

    凉风习习,吹住了两人的身影,无动于衷。

    “这一天都没来上学,是不是害怕了?”石海讥讽道,以为王晨战败后怕丢面子而不敢来学院。

    看着石海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王晨捏紧了拳头,目光很是坚定,恨不得冲过去将他的嘴打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