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任务完成
    当王晨看到石海还有活像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小说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会有那么强大的灵力,且在施展灵技的时候身不由己,仿佛被某种力量所控制,无法自拔。

    石海清醒之后,当他看到王晨的脸时,瞬间从地上爬了起来,且拼命地退离了五米,神色慌张,脸色全无,全身颤抖着。

    “你先别过来!”石海喊道,再也不敢接近王晨,眼神光顾。

    “我…”王晨伸出双手,看着自己的掌心,此刻的他,心中十分迷茫,立即观察着自己是否还有异常。

    此刻,王晨拿到了胜利,却高兴不起来,不知为何,心中有太多的顾虑,难以消除。

    当王晨回忆起清醒的那一刻,正因石海即将闭气之前,他才突然醒过来。

    “难道这就是紫元坠秘术?”王晨嘀咕道,赶紧从腰间上取出紫元坠,将它放在右掌心中。

    紫元坠散发着紫色光芒,王晨全神贯注地盯着它,仿佛被它那光芒所吸引住了。

    “那股力量突然之间就没有了,怎么回事?”张小研问道,很是疑惑。

    “你觉得一个孩子能维持那种消耗多久?顶多也就能帅十秒,估计这会儿,那小孩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了。”莫涛解释道。

    石海了解到了王晨此刻的模样,胆怯的他不想再逗留,趁王晨正被紫元坠迷失心智,赶紧站起来,拔腿就跑。

    王晨果真被紫元坠迷失了心智,此刻的他完全像是变了个人,竟然注意不到石海已经溜走。

    纹丝不动的他,凝视着紫元坠,仿佛在上面寻找着什么。

    石海跑出了这条小巷,慌慌张张的步伐根本注意不到蹲在黑暗墙角里的那五人。

    “元帅说这东西怎么用来着?”莫涛问道,张小闻立即回道:“只要让刚才离开的那个小孩触碰到这颗丹药就行。”

    “既然这样,就用灵力承载起丹药,利用气波将丹药冲出去,使丹药落到他的身上。”莫涛说道,众人立即点了点头。话音刚落,众人悄悄地离开了这个拐角,悄悄跟在石海身后二十米远处。

    石海匆忙的脚步终于感到了劳累,当他停住脚步,以为安全之时,却不知身后还跟着图谋不轨的五个人。

    “就是现在,匣子拿来。”莫涛说道,伸手问张小闻。

    话音刚落,张小闻赶紧将匣子递到了莫涛手中。

    莫涛赶紧将匣子打开,连忙激发内灵,极速唤来红灵,紧接着以红灵将丹药承起,快速飞离匣子,停在了他眼跟前。

    待莫涛挥动左手的那一瞬间,紫气散刹那间飞离了众人眼边,直接飞往莫涛食指指尖所指定的石海。

    一瞬之间,紫气散打在了石海后脑勺上,当众人默不吭声的凝视着,以为他会反过头来观察周围,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石海竟然毫不知情,紫气散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进入了他的体内。或许是没人敢触碰紫气散的缘故,并不知它的重量以及形成的形态是否为固体。现在能够确定的是,紫气散是一团气体,并非固态。

    只见石海就这样又急急忙忙的奔跑着,落荒而逃的他,身影看上去很是狼狈。

    “任务完成了,咱们也该回去回报了。”莫涛说道,众人齐声“嗯”道。

    紫气散:非五光炼药师不可炼制,此丹质为五品,触碰着将会在一刻时辰之内被紫气侵蚀内部,导致肝肠寸断。

    由于此丹药的功效过于险恶,炼药师炼制过程风险太高,早在长渊林被炼药家族禁忌。如今它出现在尽帝国,且出至彦润凌之手,看来彦润凌为了达到目的,还真不管不顾了。

    现在已经到了月时九刻,正是寒月最美的一刻。

    寒月洗刷了龙城,给龙城换上了一层银装。

    沉寂在龙城中的野兽,是否还在期盼明天的到来。

    皇殿,紫金宫,王灵襄睡房。

    房内除了王灵襄和廖云,还有两位宫女,她们两是专门照顾灵襄公主的宫女。

    刚从浴缸里走出来的她,现在还全身湿透。那两名宫女正在用毛巾将灵襄身上的水珠给吸收掉,且用三块屏风遮挡住了身体。

    廖云很自觉的扭过身去,背对着她,静静地等待着她出浴。

    廖云镇定自若,一言不语,眼睛没有飘动的痕迹。

    从屏风的另一面,看到了灵襄正在穿衣服的影子。

    “好了,你两出去吧。”灵襄吩咐道。

    “可是公主…”一名宫女话音未落,灵襄赶紧道:“有他在呢。”

    从屏风的另一面看到了那两名宫女捂着嘴的动作,大概是在笑吧。

    随后,那两名宫女退出了屏风,快速地离开了房间,且将门合上。

    这时,灵襄正悄悄地走来,小心翼翼的步伐接近廖云。

    灵襄憋笑着,轻手轻脚地接近他的身背。她知道,廖云是不会回头的,除非……

    “好啦!”灵襄突然抱住了廖云的脖子,脸庞紧紧地贴在廖云脸上,黏着他。

    廖云忽然一惊,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为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表示已被吓着。

    “你把我吓到了。”廖云笑道,这才扭头看着她的眼睛。

    “那我就给你一个小小的补偿吧~”灵襄嬉笑道,随即波了廖云一口,清纯的嘴唇印在了廖云的脸上。

    “调皮。”廖云笑道,露出那甜蜜的微笑。趁她不注意,赶紧回了她一口。“这是给你的小小惩罚。”

    “坏坏坏~”灵襄赶紧松开了廖云,捏紧小拳拳轻轻地捶着廖云身背,嘟着嘴吧,既萌萌又可爱,调皮得像个小女孩。

    这个时候,王灵襄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装,洁白的布料有些透明,但有了两层折叠的涉及,显得很是保守。

    “帮我擦头发吧?”灵襄说道,赶紧将头发甩到身前,且用手摸着,仿佛想说:你看,还湿着呢。

    “刚才…”廖云话音未落,便被灵襄一阵摇晃给打断了。

    “哎呀~你就帮帮我嘛~”灵襄撒娇道,弯下腰,用手掌捧着廖云的脸颊,真挚地目光对视着,祈求着。

    “好好好~我的公主~”廖云无奈道,微微一笑。他知道灵襄是故意要这样的,故意让宫女把擦头发这项任务交给廖云。

    廖云做为灵襄公主的未来驸马,没有理由拒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