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自私的抉择
    西区,石府。

    夜深人静,夜虫连鸣。寒月披上了银云,看来它困得已睡着了。

    啊——

    突然,石府发出一声尖叫声,打破了石府的寂静。

    被尖叫声惊扰到的男仆立即点亮了房里的灯,匆匆忙忙地跑出房门来查探情况。

    此刻,石府已不得安宁,随着尖叫声,一群男仆看到了石海的房间。

    石海的睡房与他父母亲的睡房间隔三十多米,从石海房间发出的尖叫声,凄惨地惊扰到了正在睡梦中的石宋。

    咚咚咚~咚咚咚~

    “老爷!不好了!少爷出事了!”

    忽然有人边敲边喊道,语气很是惊慌。

    石宋一听到是说石海出事了,还不立马从床上爬起来,连忙穿上外套,衣服都还没穿整齐。

    随着石宋慌张的举动,惊醒了睡梦中的石夫人。

    “夫君,怎么了?”迷迷糊糊的石夫人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半梦半醒的她语气很是微弱。

    为了不让夫人担心,石宋连忙道:“你先睡着,我出去一下。”

    “别敲了。”石宋大喊道,幸好敲门的人刚才所说的并没有让石夫人听到。

    听到夫君的语气没有异样,她这才闭上了眼睛,安心睡下。

    石海房间,六名男仆穿着朴素,急匆匆地冲进了这间房。

    待石宋跑进房间的那一刻,看到的,竟是躺在床上呕吐着血的石海。

    石海拼命的咳嗽着,每一声咳嗽都带出半口血,且无止息的反复着,模样很是狼狈。

    众人神色全无,也不敢接近王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苦。此刻身为管家的刘异,年迈的他更是惊慌。

    众人看到石宋奔进房来,赶紧散开。

    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难受,来不及惊叹,石宋二话不说就激发内灵,红瞳闪烁,体内红灵极速散出,浓密了他的身影。

    待石宋伸出双掌,掌心推前,红灵极速环绕着手臂,紧接着直接冲出去,缠绕在石海身上。

    忙着打滚的石海来不及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人,只顾着在床上打滚着,边打滚边咳血。

    红灵缠绕着石海,将它团团围住,紧接着缓缓将他载升到空中,慢慢地飞向石宋。

    石宋,尽帝国最高司法部副官,年有四十,六光五层内灵。

    石海是他唯一的孩子,当面临这样的情形,他很是懊恼,不过最为担心的还是要将儿子从苦海中解救出来。

    “小海!你怎么样了?”石宋喊道,对此刻的情形一脸茫然,看着孩子如此痛苦,看那血不停地被咳出来,石宋很是心痛。

    众人离得远远的,唯有张着一张嘴巴目瞪口呆,无一是处。

    为了减轻石海此刻的痛苦,石宋先将灵力护住他的心脏,再续灵充入他的体内,止住他的呕吐。

    尽管石宋如何救治,在未了解到事情的起因之前,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茫然,起不到关键作用。

    此刻,只见石海停住了咳嗽,且无挣扎之相,身体犹如睡着一般。

    石宋不敢停下来,怕一旦停手,就再也听不到孩子的声音了。

    此刻,石夫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房间。她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这才赶紧追来。

    披头散发的石夫人来不及整理身装,便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微胖的身体使她在奔跑过后气喘吁吁。

    当她走进房间之后,看到的却是被夫君用灵气保护起来的孩子,此时此刻,她慌乱了手脚,心如惊雷,一脸茫然。

    “夫君!小海怎么了?!”石夫人急躁不堪,跑到石宋身边急切问道,心惊肉跳。

    看到自己的孩子面无表情的沉睡着,做为母亲,她很想知道孩子此刻的一切。

    幸亏刚才她没跟来,不然看到了石海咳嗽打滚的情形,说不定得立马晕过去。

    石宋哪顾得上回夫人的话?“老刘,小海今晚有没有出去过?!”石宋严肃问道,他深深地质疑石海的状况与府外有关。

    “少爷今晚的确有出门过。”刘管家赶紧回道,但他知道的也就这些,想必也帮不上什么忙。

    石海是老刘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当石海的身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想必他也好受不到哪去。

    “火冥印!”

    石宋念着咒语,红瞳闪出一瞬红光,威严的脸庞丝毫不动,被红灵照耀的他很是火红。

    默念灵咒,他身上所环绕着的红灵极速流到双臂,随着掌心的方向冲出掌外,一股红灵涌入石海体内。

    随着石宋眼角飘出一条火焰,掌心默默凝聚着一个符文。由线条组成的五角星图形正燃烧着火焰。

    待石宋咬牙切齿一念之间,火冥印飞出掌心,直接打进了石海的体内。

    火冥印:渗透被击中者的体内,检查对方体内的身体状况,通常用于透露对方体内的灵力状况。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蜡烛最后几秒的光明之中,彦润凌依然睁着眼还未入睡。

    躺在床上的他,似乎在想些什么。“保全孩子还是苟且偷安,这两个选择,答案对于我来说,都一样有利。”

    烛光瞬间熄灭,带来了一片沉静,和夜的申明。

    西区,石府,石海睡房。

    此刻,石宋缓缓放下了手臂,石海身上所缠绕着的灵气也随之消散了。

    此时的石海,正躺在床上沉睡着,面无活像。

    石海体内正散发着一股紫气,浓烈气体正扩散开来。

    这时,石宋已知道了石海此刻的身体状况,以及痛苦的来源。

    看到石海体内正散出一股陌生的气息,众人惊恐万分。

    石夫人捂着嘴巴,难受的睫毛下流下了眼泪,泪珠轻轻地从她的脸颊上滑到地面,每一颗泪珠都含着不同的关心。

    “怎么会这样?”石夫人哭泣道,难堪的目光凝视着正发呆的石宋。

    “少爷中毒了!”刘管大家喊道,惊恐万分,脸庞发青。

    众人一听也跟着“啊?”了起来,疑惑的观望着一动不动的石海。

    “怎么会?什么时候?是谁?”石宋愣了,傻白了脸,瞪大着眼,脸色苍白。

    石宋从火冥印中获得了石海此刻生命状态的讯息,渗透了他此刻体内的经脉,也了解了他所承受的痛苦从何而起。

    正如刘管家所言,石海真的中毒了。

    “夫君,快救小海,快救救我们的孩子……”石夫人哭喊道,摇晃着石宋的手臂,毫不知情的她迷茫的着急着、胡闹着、滔滔大哭。

    “小海此刻的经脉以及肝脏早已被紫气所侵蚀,且都已有了裂痕…”石宋说道,傻白了眼,乏力的双手颤抖着,低着头,悄悄地哼哭着。

    “……”石夫人瞬间晕倒在地,被石宋那句话给吓晕了。

    “夫人!夫人!”石宋赶紧将晕倒在地上的她扶起来,心如惊雷,震撼心灵。

    “快送夫人回房!”石宋呐喊道,吩咐着下人,语气很是威严。

    两名女仆赶紧跑进房来,跑向前来扶住石夫人。

    看着晕倒着的夫人,那两名女仆微微颤抖着,连忙将夫人慢慢扶出了房间。

    看着夫人晕倒,孩子命在旦夕,石宋此刻的心全乱了,全身颤抖着,眼眶悄悄滑下了两滴泪珠。

    泪珠落到地上的那一刻,刘管家低着头嘀咕着:“老爷…”

    刘管家早已被迫流下了眼泪,一直疼爱着石海的他,把他一直当做自己的孙子来照顾,难以控制得住此刻的情绪。

    “老刘,拿笔和纸来。”石宋说道,突然问起笔和纸来,顿时让刘管家疑惑重重。

    刘管家二话不说,赶紧跑到石海书桌上拿来一张白纸和一直笔来,放在了一张圆木桌子上。

    “老爷…您要?”刘管家疑问道,很想知道答案。

    “为了孩子,为了夫人,我只能这么做了。”石宋回道,迷糊的话意还是令人不解。

    当刘管家看到石宋提起笔,在那张白纸上顶端写上二字的时候,刘管家顿时惊慌失措,惊恐万分。

    “老爷!您不可以!”刘管家大喊道,对石宋瞪着眼。

    刘管家终于明白了石宋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从那两个字来看,他是要牺牲自己来换取自己孩子的生命。

    “我心意已决!你不要再说了。”石宋回道,坚定的目光认真地凝望着颤抖的笔头,缓缓地续写着。

    幸好只是经脉有裂痕的迹象,以石宋的能力完全可以修复,但代价却无比的昂贵,这个代价,或许只有他才敢承担。

    若不在短时间内做出决定,那么下一秒将不再需要考虑……

    “老刘,你跟我也有二十多年了吧?”石宋问道。

    只听刘管家点头“嗯”道。

    “皇尊更改了贵族生前财产的继承法,以后,这个家就拜托你了,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也只有你才能担当这个重任。”石宋说道,忽然停住了笔头,凝望着刘管家的眼睛。

    “老爷…您可想过夫人?”刘管家问道。

    “孩子是夫人的心,没了心的女人,便失去了活着的意义…”石宋说道,默默地低着头,沉默了许久。

    “等夫人醒过来了,就将这封遗书交给她,记得跟她说,我把孩子保住了。”石宋微笑道,放下了笔,微微从凳子上站起身来,缓缓走向石海。

    石宋转身的瞬间,依然保持着微笑,那一刻,他早已忘却了生死。

    “老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