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活下去
    石宋不顾自己,执意要救孩子。在来不及寻外人解救之时,为了孩子,为了夫人,他要自私一次,但可惜了,这是他的最后一次。

    刘管家知道此刻已劝不住家主,以家主平常行事,深重妻儿的他,无法逃避这缥缈的希望。

    想要恢复一个经脉碎裂、危在旦夕的人,即便将牺牲者的血液和毕生真灵硬输给他,被救者的存活率十分的低。

    石宋很明白自己接下来将要做什么,也清楚自己将要承受的风险。

    石宋猛然激发内灵,使红灵极速环绕着全身,随着他的眼神越发得紧,灵力源源不断地涌出体内,极速运转在他身旁。

    眼花缭乱的红灵,仿佛一颗颗红点飞旋在他身旁。红灵点亮了整间房间,石宋此刻犹如焚火附体,像极了火人。

    “吐真灵,血连绵,精骨如风似翠,只看今章。”石宋感慨,语气很是失落。

    石宋忽然伸出双手,一双被红灵化体所附着火焰的手,伸向石海,慢慢地,他往床边走去,脚步很是轻盈。

    石宋迈步的身影,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记录在了刘管家心中,他的身影牢牢的印在了刘管家眼中。

    石宋止步于床边,止步之间,红灵极速缠绕在他手臂上,且极速运转到掌心,最终脱掌而出,缠绕在了石海身上。

    待石宋轻轻抬起双手,石海的身体也随着升起。

    红灵点亮了石海的脸庞,使石宋看清了他的模样。“睡得可真香啊…”

    石宋的眼睛如同两颗火化后的珠子,透亮且闪着红光,泄出一股怒火焚天的气息。

    “你身上所流淌着的是你母亲的鲜血,只有你活着,她才会快乐,才会真正的幸福…”石宋嘀咕道,红瞳闪烁,坚定的眼神没有一丝退缩。

    此刻,红灵以石宋掌心为传输起点,与石海身上所环绕着的红灵藕断丝连,源源不断。

    石宋将灵力奉献到了石海身上,随着石海的不断吸收,石宋的精神也开始随着下降。

    石宋将体内最丰富的灵力毫不犹豫的释放出来,将用于修复石海体内经脉的工具。

    由于灵力常用于凝结灵气构成灵技的形态,而常常让人忘却了它的本质。

    真灵源于灵界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可说是无处不在。被修灵者所捕捉(吸收)后的真灵将永存于修灵者的体内,待供消耗。

    用真灵去修养人体的器官,不但消耗巨大,且效率极其让人惊悚,为了避免有必要的风险,为了消除隐患,石宋选择了以命换命。

    石宋在输灵过程中,默默地将血液参合在了输入隧道之中,只是红灵的光芒掩盖了这一事项。

    随着血液的流动,石宋体内的骨髓也随之被贡献了出来,慢慢地,石宋陷入了死亡倒计时,等待他的将不再是有光的明天。

    “老爷…”刘管家站在一旁一直发抖着,脸颊也都啰嗦了,目光动荡着荆棘,很是畏惧石宋倒下的那一刻。

    石宋全神贯注地盯着石海,暗地里坚强地维持身姿,依然没有功夫去关心外界所带来的干扰。

    石宋的血液从石海的鼻孔进入。多么新鲜的血液,就这样无需任何代价的就获得了它。

    红灵的不断涌入到石海的体内,使石海身上之前所散发出紫气渐渐地散去。

    没有想保护的人,灵力就成了没用的玩具。这应该就是石宋此刻想说的话吧?

    经过了半刻钟的持续,石宋的生命迹象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加速靠近死亡。

    石宋身上的光芒越发得暗淡,渐渐地,他的双手开始有些颤抖,不停地颤抖着他的意识。

    看到石宋摇摇晃晃的身姿,刘管家很是着急,但他又不能够上前去扶持,怕打断了他的思路,导致半途而废。

    经过漫长的夜色,石海渐渐恢复了气色,但却使石宋得到了相反的命运。

    “活下去…”

    这是石宋即将要倒下之时所发出的叮咛。

    蓦地!终于,死神再也等不及要将石宋带入黑暗了。

    这时,石宋随着摇晃的尺度,一个不稳,向后倒下了。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刘管家看到的只是一具僵硬的身躯。

    “老爷——”

    刘管家慌忙的蹲下身子,连忙叫唤着石宋,当他碰到僵硬的尸体之后,便已知晓再无理想中的结果了。

    看着全身僵硬的石宋,两眼发白,手臂无法放下的迹象仿佛一直在向死神招手,祈求死神多给他一刻时间。

    “老爷啊!您走了,这个家可就没有主人了啊!”刘管家哭诉道,终于管不住眼泪,使得泪水不停地从眼眶中盛出来。

    自己跟随多年的主人,虽以下人身份处在一所府上,却因日久生情,导致了这般不舍。

    此刻,躺在床上的石海,身体开始变得暖个,肌肤不再失色,脸色也恢复了温和。

    哭泣中的刘管家忽然将目光转移到了石海身上,随着伸出袖子擦拭了一下眼泪,稍微止住了哭声,跌跌撞撞地跑到床边查探了石海此刻的情况。

    看到石海已经恢复了气色,且气息恢复了温热,刘管家立即露出了那面笑容,但当他一想到交换的代价时,他便再也笑不起来了。

    “少爷,您可知道,有一种爱叫做奉献,而有一种奉献,叫做心血。”刘管家对沉睡着的石海说道,悄悄地,在无泪的消停中,慢慢地对他述说。

    “这是一个无边的黑夜,或许等您醒过来之后,所看到的,也会是这片天吧…”刘管家的眼眶忽然留下了泪水,泪珠滴落到了石海手掌心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