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还未醒来的恐惧
    黑夜吞噬了昨的光芒,带走了离别和血欢,奈何星空璀璨,只叹不见昨的影子。

    翌日,东日再起,阳光明媚,仰仗着清晨的气息,欢送了夜的不眠。

    西区,石府。

    昨夜,刘管家为了不负主人的期望,一夜未眠。已知石海气息平定,体温正常,便一夜陪伴在小主人身边。

    此刻的石府,一大早便命人在家中挂满了白布,而此时的石宋,正静静地躺在黑色的棺材里,且一直面对着黑暗。

    大厅之中,步步有白挂,处处有哭声。那厚重的黑木棺材上明确了石宋的墨水画像,以及他的名字。

    此时,石夫人身穿白衣,头戴白布,正跪在垫子上,圆软的白垫承载着她那膝盖。自从她醒后,便从刘管家口中得知了昨夜她晕倒后的全部详情。

    悄悄想着那张遗书,心里又是一股热泪,看着棺材想着夫君生前的脸色,顿时哭得措不及防。

    “夫君,您为了小海,偷去了自己的生命,您真的就那么狠心地闭上眼睛,就不给我留一句话吗?为什么…”石夫人滔滔大哭,泪流不止,以泪洗面,掉下几分妆容。石夫人看过了那张遗书,且是一泪至此。

    这时,刘管家走进了大厅,低着头,站在石宋画像前,失落的他无法用言语来向石夫人表述此刻的心情。

    “夫人您请保重身体。”刘管家安慰道,明知无力回天的他谨记了主人死后留下来的话。

    “少爷中毒一事正在调查,昨夜所营业的夜市以及店铺都已一一盘问清楚了。”刘管家说道,可见这一大早他没少忙乎。

    听了刘管家的回报,石夫人这才用袖子擦拭了眼泪,连忙站起身来,转身正视着刘管家。

    “结果如何?”石夫人说道,只见她两眼红肿,脸庞明显有泪划过的痕迹。

    “昨夜一家地摊烧烤店老板见少爷昨夜与一位少爷见过面,之后两人便一起匆匆离开了,除了这条线索,再无异样,且少爷昨晚并不食过外面的东西,厨房也查得很干净。”刘管家说道,回报了调查结果。

    “那位少爷是谁?”石夫人问道,眼神忽然变得坚定,很想知道答案。

    “王俞明大人之子王晨少爷。”刘管家明确道。

    “他?”石夫人嘀咕道,心里一时冲出了很多质疑。

    “你现在马上到王府去找王大人,将昨夜的情况与他私下说,他是司法部长,相信他会秉公办事,如果这件事与他儿子无关,他定会协助咱们测查小海中毒之事。”石夫人说道,她相信,一个小孩是不会用药去祸害一个无自己无冤无仇的人,即便有些小过节,也不至于杀人的地步。

    石夫人已然怀疑上了王晨,但石海中毒一事,她深信不是王晨所为,所以此刻的怀疑,只为了收集线索,确定真凶。

    刘管家接话之后,便想转身离去,不料转身之间……

    “小海还没有醒来吗?”石夫人问道,眼眶里悄悄地盛出了两条泪痕,轻轻地从脸颊下低落到地面,泪珠低落至地面的同时,她的哭声便得以哼了出来,但她隐忍着,坚强着。刘管家沉默之间,她忍不住的又大哭起来。

    只见刘管家轻轻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开了大厅。刘管家转身的瞬间,石夫人低着头痛苦着,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等少爷醒过来,得知父亲为了他而牺牲了性命,他的母亲今后还会见到他昨日的微笑吗……”

    刘管家在心里默默感慨着,为了这个家一晚上没合眼的他,走路的时候都带有晃动。旁人看了他那副模样,感觉他更年迈了许多。

    满是香灯的大厅,唯有石夫人一人跪着,哭哭滴滴的她无止息地抒发内心的孤独,伴随着烟纸。

    龙一学院,小眼睛班。

    现在正是上课时间,教室里唯有老师讲课的声音。

    一阵清风拂来,清新的气息钻入了窗户,来到了教室里做客。

    全班学员端端正坐,双手很有礼地放在了桌上,且无人交头接耳。

    这时,王晨左看右看,眼睛时不时地盯着教室门口和石海的座位。从上课到现在,都还未听老师说起石海未来学院的消息,之所让他心里有些疑惑,不知不觉,已转成了心头里的焦急。

    “难道是我昨晚下手太重了?”王晨默默念道,想到了昨晚失控的自己,将石海活活勒住的情形。

    “可我见他落荒而逃的时候,明明很有精神的啊?”王晨又对自己质疑道,想起了石海逃走时的身影。

    “倘若他身体不适,请假条应该也早到老师手里了吧?”王晨担心道,一想起自己昨晚的模糊记忆,便会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

    叮铃~叮铃~

    下课铃声敲响着,老师随着铃铛的落脚声一同离开了教室。幽魅班。

    下课之后,廖云悄悄地伸了个懒腰,忽然站起身来放松了一下筋骨。

    这时,灵襄转身,双手趴在廖云桌上,两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廖云,且带有一丝微笑。

    “你在笑什么?”廖云坐下凳子问道,温和的目光很是投合。

    “明天放假,你明天要带我去哪儿玩呀?”灵襄问道,很是期盼这个答案,她为了等明天的到来,可费神了。

    “我明天陪你和园园一起逛街好吗?还是去拍卖会场?或者…”廖云话音未落。

    “明天是我去见母亲的日子,所以就不能陪你度过明天的假了。”灵襄低声说道,语气有些失落。

    原来她刚才是在逗廖云,明天她的确没有空。王灵襄每月只能去见母亲几次,次数因父皇而改变。为了明天,她期盼了很久,心已忍不住要念起母亲的模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