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毫无防备的质问
    西区,王府。

    石府的刘管家匆匆来到了王府,看到守门的一名男仆,便上前问道:“你家大人此刻正在府上吗?”

    “你是?”那名偏瘦的男仆问道,对不明来历的人很是质疑。

    “我是石府的管家,石宋大人,现在有急事想要见王大人,麻烦通报一声。”刘管家说道,语气不匆不忙。

    “那你等一下,我这就去通报。”话后,那名男仆便转身离去。

    大厅。王俞明正坐在高堂上看着书品着茶,很是悠闲。

    王俞明也是刚从皇殿回来,正等着午饭的传声。

    这时,一名男仆不慌不忙地跨进了大厅的门槛。

    “老爷,石府刘管家求见。”那名男仆低着头鞠躬说道。

    王俞明被他的来意提了个醒,赶紧放下了手里的书本。

    “请他进来吧。”王俞明说道,对刘管家的来访有些不解。

    只听那名男仆回了声“是!”便转身离去。

    阳光明媚,清风有点儿啰嗦了脸颊,带来一丝幽凉。

    刘管家等待许久,期待着那名男仆的回话。

    不久,那名男仆回来了,刘管家立即打起了精神。

    “我家老爷有请。”说着,赶紧侧身让出道,挥手指引刘管家入门。

    待刘管家起步,那名男仆便走在前面带路,直接将他引到大厅。

    两人一同进了大厅,面对着王俞明,待刘管家止步于大厅之内,那名男仆才转身离去。

    “拜见王大人,小人匆匆来访,不知王大人现在可有空,我家主人有要事要传达于您。”刘管家参拜道,低着头等待王俞明的回复。

    “起来吧,既然石大人有要事要传话于我,请管家一一说来。”王俞明说道,很是客道,且语气带有微笑。

    在王俞明思想中,没有人能有资格成为他眼中的藐视,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仆人,只要言行举止不令他失望,那便值得互敬。

    这时,刘管家悄悄地观察了四周,多次仔细地却定了唯有两人以后,方才放宽心,慢步走近王俞明。

    看到刘管家正慢慢靠近自己,王俞明很是疑惑,莫非真的是有重要事情告知?

    “王大人,昨夜……”

    刘管家将昨夜在石府里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俞明,并将昨夜石海与王晨会面的事情告诉了他。

    王俞明听后,茫然惊叹:“怎么会这样?!”

    王俞明惊起了身子,心如惊雷,目瞪口呆。

    “来人!”王俞明朝门口一声大喊。

    话音刚落,门外便跑进来一名男仆:“大人有何吩咐?”在门外应着。

    “去少爷房间,把少爷叫过来。”王俞明说道,心里急了慌,生怕此事与自己的儿子有关。

    只听门外传来一声:“是!”便消失了那面身影。

    “石大人为了孩子,居然牺牲了毕生修为和生命,唉~”王俞明感叹道,心里默默地叹息着,为石宋的做法感到十分的震撼。

    王俞明和石宋同为最高司法部长官,一正一副,平常工作很要好,两人的思想也走得上一条道,便以工作慢慢熟悉了彼此,也算是朋友吧。

    王晨房门外。那名男仆匆匆跑到了门外正敲门着。“少爷,您在吗?”

    只听屋里传出一声:“嗯”。

    “老爷让您去一趟大厅。”那名男仆说道。

    “好,我知道了。”王晨回道,并未知晓此去将要面临的人与事。

    王俞明和刘管家在大厅内等待许久,不见王晨的身影,王俞明自然坐不安逸,之所以一直站立着,一起等待。

    这时,王晨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且正慢慢走近大厅,走近王俞明。

    王晨很是若无其事,脸庞没有露出一丝情绪,淡淡的目光朝王俞明走来。

    “父亲,您叫我?”王晨问道,站在刘管家一步前。

    当王晨来到大厅见到刘管家的那一刻,事先并不知道此人是谁,便没有犹豫。

    “我有话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王俞明说道,坚定的目光凝视着王晨的眼睛,严肃的脸颊很是认真。

    看着父亲一脸严肃的样子,王晨的心情不敢动摇,沉着气,唯有待问,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父亲的脸。“父亲请问。”

    “昨夜你是否出过府?”王俞明问道,展开了一系列的疑惑。

    王晨顿时犹豫了一会儿,“出过。”

    “父亲问这个干嘛?”王晨心里默念道,悄悄看了身旁的刘管家一眼,很是不解。

    “那你是否与石府石海少爷接触过?”王俞明又问,微微缩紧了眉头。

    这一刻,王晨忽然啰嗦了,延了时,心跳加速。“莫非这人是来告我的密的?”王晨心里默念道。

    看王晨犹豫不决,似乎难以出口,王俞明便再问了一遍:“问你话呢。”

    王俞明忽然气急攻心,眼神坚定不移,死死的盯住了王晨的每一个动作。王俞明心中似乎有了一个变数。

    “昨夜我的确与石海接触过…”王晨突然压低了语气,忽然心虚起来,悄悄地低着头。

    “昨夜我和石海打架的事情,父亲应该知道了,我该怎么办?”王晨心里墨迹着,很是着急,不知所措,怕过一会儿父亲问起来,以这种情况他非得被骂得个禁足在府。

    最令人担心的是,此刻母亲不在身边,若父亲失态起来,怕没人能拦得住。

    “昨夜除了你,还有谁接触过石少爷吗?”王俞明问道。

    从刘管家口中得知,石海非进食府外之物而中毒,从而排除了其嫌疑,现在最可疑的就只剩人与人接触的毒素传播了。

    “咦?难道父亲还没有知道昨夜我与石海打架的事情吗?”王晨心想道,很是疑惑,更是庆喜。“这种丑事,相信石海是不会说出来的。”心又道。

    昨夜石海被打败之后,便落荒而逃,根本就不确定他之后还会与谁接触过。“昨夜我与石海刚好遇上,便聊了几句我就回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