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漫长的噩梦
    “昨夜你离开石少爷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人在街上吗?”王俞明问道。

    此刻,刘管家正竖起耳朵倾听,期望能找到重要线索。

    王晨毫不犹豫地道:“是的。”目光刚开始很是坚定,但两息之后目光便暗淡了下来。

    “这样啊…”王俞明嘀咕着,顿时沉思了一会儿。

    “刘管家,石海今天没有去上课,难道是在府里休息吗?”王晨对刘管家问道,心里有丝悬念,毕竟石海的请假条没有传到老师手里,很令人质疑。

    刘管家突然之间愣了一晃,嘴皮顿时啰嗦起来:“今天…我家少爷身子有些不舒服,现在…在家里休息,所以不去上学。”

    刘管家不想把大人处理的事情说与小孩听,怕惊动到他的思想。

    “晨儿,你先下去吧。”王俞明说道,表示接下来的对话不想与他分享。

    “是。”王晨微微低头回道,随后转身离去,离开了大厅。

    “从一条线索中寻找到另一条线索,亦从开始中觅寻到更多个疑问的进展资格,可现在,唯一的线索中找不出有能够接待上一个线索的目标,石少爷中毒一事,想要找出真凶…很难。”王俞明说道,思索着手里仅有的线索,感叹没有可接待的疑问。

    “王大人,如今我家主人已不在,而夫人因主人的事情而跪地不起,茶不思饭不想,且少爷未能醒来,现在,石府已陷入恐慌,还望王大人能够相救,帮我家主人完成临死前的心愿。”刘管家说道,低头抱拳致谢,面无表情,语气很是忧伤。

    “你先去找陈国勇陈大人报案,找他协助破案。”王俞明说道。

    陈国勇是管理西区的大臣,当地所有民事都是由他一人查办,找他最适合不过的了。

    “好,谢谢王大人。”刘管家赶紧谢道。

    “嗯,要是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到府上来找我。”王俞明说道。

    “再次谢过王大人,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刘管家说道,请命退下。

    “嗯,你回去吧。”王俞明批准了刘管家的离开。

    刘管家转身离去。虽然这一趟收获不多,但已证明了昨夜石海所接触的人有王晨一人,其他的还正等着挖掘。

    “紫灵攻体,筋脉碎裂吗?这是药物能够做到的吗?”王俞明自问道,不知不觉心里充满了疑惑。

    从刘管家口中得知,已被确认为毒气,但以王俞明见解不像是药物能够做到的,王俞明敢于判定那是被一种灵技所至,至于是何灵技,他心里或许也有定数了吧。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二皇子,请坐。”

    “嗯。”

    房内传来彦润凌和王昆的对话,听上去两人心情很悦。

    两人一同坐下,房内仅有两人,门外且守着两名青衣手下。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王昆说道,亦指王晨与石海之事。

    “结果已经出来了,只不过还来不及亲眼目睹。”彦润凌回道,斜嘴一笑。

    “噢?”王昆疑惑,很想知道缘由。

    “昨夜我已派人在石海身上下了毒,且是在其与王晨斗殴之后行事。此毒一旦进入人体,便会使筋脉碎裂,而救治的方法对于七光以下的尊师就是以命抵命,且无解药,药性发作之后半刻时辰内若得不到根治毒气便会深入骨髓,二皇子却得,石宋会如何选择?”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贼笑,目光很是犀利。

    听了解释,王昆很是欣慰:“本以为王晨才是你安排的杀手锏,原来你还留有后手啊!”王昆对彦润凌的妙计很是满意,很是放心。

    “一个孩子妄想驾驭有迷失心智风险的秘术,也不知道王俞明哪来的自信,竟把紫元坠交给一个孩子。”王昆说道,心里自然得喜,暗地里讽刺着王俞明的做法太傻。

    “二皇子,我等来龙城也有些时日了,万一事发突然被查起身份来…”彦润凌忽然顾及起了这些。

    说实话,他的手下要以不明身份在街上随意行走,若被行街士兵盘问起来,毋庸置疑得以失败为告终。

    王昆理解彦润凌的意思,“彦元帅大可放心,我回去就命人给你们办证,确保你们的身份安全,还请元帅将名单列好。”

    这要是有了独立的身份,办起事来就放心多了。

    “我过一会儿便将名单列出来,等二皇子为我等办好了证,我就让一名手下打扮成平民,去石府告密,将王晨与石海昨夜之事告知天下。”彦润凌说道,嘴角贼笑着,眼中闪出一瞬光芒,凝视着王昆。

    “哈哈哈~这样一来,所有事情都有一个着落点了,这招借刀杀人之计确实高!”王昆笑逐颜开,对彦润凌比起了一个大拇指,眼中露出欣慰的目光。

    “这场噩梦,任在继续。”彦润凌说道,轻哼一笑。

    蓝天庇护下的浮云,无忧无虑的傲视着大地,时不时与太阳作作对也挺受人民欣慰的。

    西区,石府,石海房间。

    伴随着噩梦,隔绝着门外的丧气,石海睡得很是滋味。

    被噩梦束缚久了,额头也不知不觉滑下了汗水。在梦里挣扎的他,时不时摇晃着头,汗水侵入了他的眼睛,随后伴随着眼泪一同浸湿了睡枕的一角。

    这时,石海的眼皮一直在颤抖,汗流满面,脸色很不理想。

    “救命…父亲…救我……”

    “父亲——”

    石海一声惊醒,猛然睁眼,神色慌张,立即坐立在床上,气喘吁吁,汗水不停地从脸颊滑下来,一脸茫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