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被惊醒的泪珠
    当石海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一脸茫然,汗水不停地滑下脸颊,气喘吁吁,神色慌张。

    在梦里,他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被毒气缠身,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孤孤单单的,没有人来拯救他……

    在梦里,他拼命呼喊着守护神,叫唤着自己的父亲,却始终得不到回应。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真不敢相信竟然是个梦,多么真实的梦啊!

    模糊的记忆让他回想起了昨夜挣扎的神情,他赶紧伸出双手,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石海盘膝而坐在床上,禁闭双眼,激发内灵。

    蓝灵从他的每一块肌肤里透出来,点点浓聚,真灵很是充盈。

    “我没事了!”石海欢喜道,为自己摆脱苦海而兴奋。

    他兴奋地站起来在床上蹦跳起来,可几息之后,他便停止了调皮。

    “为什么呢?是父亲救了我?”石海疑问道,仔细回想起昨夜最后所看到的景象。

    在石海昏倒的最后一刻,他注意到了一面熟悉的身影和熟悉的声音。

    看着封闭的硬纸窗户穿透进来的阳光,便能够揣摩出现在的大约日时。小说网

    “出去看看。”石海嘀咕道,赶紧下床穿好了靴子,匆匆忙忙的朝房门跑去。

    都怪石宋昨夜倒下得太早了,还没来得及帮石海脱掉衣服……

    当石海打开房门的那一刻,门外的阳光射进了他的眼睛,刺眼的阳光使他不敢直视,便眯缝着眼轻轻迈出房门,慢慢适应这个阳光。

    与阳光对抗也有些时候了,当他睁大眼睛看着室外的那一刻,他愣了。

    府里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白带,且有些白纸花更是引人入目。树上、梁柱上都有白带的踪迹。

    “这…发生了什么吗?”石海目瞪口呆,啰嗦了语气,一脸茫然。

    此刻他心中充满了疑惑,一脸紧张,嘴巴还来不及关上便朝大厅跑去。

    石海驰步而来,看着一路上遇到的穿着白衣的家仆,他来不及顾问,一心只到大厅寻找答案。

    当石海来到大厅门口之时,站住脚的那一刻,他愣了,心如惊雷。

    他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跪在大厅之中,身穿白衣,花圈靠在大厅两旁,母亲身上摆放着一口棺材。小说网

    石海来不及考虑,奋不顾身地奔进大厅,站到了母亲左侧。

    当他看到棺材前的木板上写着自己父亲的名字,且由男女纸人守护着,看那圆圆的陶缸里差满了木香棒子……这一刻,石海经不住打击,眼眶里盛入了泪水,立即从脸颊上滑落到了地上。

    一颗晶莹的泪珠打到地面的那一刻,“父亲…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母亲…”

    石海痛却心扉,立即跪了下来,眼泪不停地滑落到地上,嘴里还不停地疑问着、质问着这一切背着他都发生了些什么。

    “小海…”石夫人用右手捂着嘴巴哭道,好不容易停息的眼泪又一涌而下,导致母子泪声震厅。

    石夫人伸出左手,轻轻地抚摸着低着头哭泣的孩子,悄悄地站起身来,走到了他的身后。

    “母亲——”

    石海一声哭啸,猛然站起来,瞬间转身扑入了母亲的怀抱,滔滔大哭。

    石海的眼泪浸湿了母亲胸下的衣服,那热泪使母亲感受到了孩子的悲痛。

    “小海…你父亲他…”石夫人想要继续说下去,可当他又想起夫君的起因之后,一股热泪伴随着哭声哗啦啦的的滑下脸颊,使她难以说出口,

    “母亲,父亲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石海哭喊道,哭声震却了母亲的胸口,使母亲更加心痛。

    “小海,昨晚你中毒了,你父亲为了给你解毒,用自己的生命来洗净你体内的毒素,你父亲为了你…”说完,石夫人的热泪立即从脸颊上滑落到石海的头顶,此刻,她的内心极其悲痛,已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弥补她所留下的泪水。

    当石海听到父亲是为了自己而死的时候,他脑海里立即回想起昨夜的自己,的确……

    “父亲…”

    此刻面对着最自私的付出,面对着以生命换来的灵魂,他难以接受,难以接受父亲的最后一次庇护,导致自己与母亲的热泪无尽地流失。

    此时,一阵清风徐来,石海轻轻抬起头来,看到了风正吹拂着母亲头上那白布尾端那头飘荡的白带。

    母亲的眼睛闪亮地告诉了石海,他今后将要失去的,还会有很多很多……

    “母亲…对不起…”石海不知所措,唯有像母亲道歉,虽然很难让人接受,但却很诚恳的赢得了母亲的点头。

    石夫人顿时停住了泪声,赶紧用衣袖擦拭了眼泪,“小海,你是怎么中毒的?快告诉母亲。”石夫人忙问道,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她很久很久。

    这时,石海随着疑问暂且小声哭啼着,仔细回想着昨夜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回想着昨夜的陌路,空手而归的他没有在府外食用任何东西,这就让他茫然了。

    当石海猛然想起昨夜与王晨打架的时候,那一幕幕光芒让他没齿难忘,给他心里刻上了耻辱二字。

    “昨夜我出府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啊!”石海说道,对自己中毒一事很是茫然。

    “那么昨夜你有没有见到诡异的动态?或是与谁接触过。”石夫人问道,疑惑的目光期待着线索能够浮出水面,解开她心中的疑问,还夫君一个结论。

    这时,石海忽然沉思了一会儿。“难道是王晨?不可能啊!他当时也没有让他吃下任何东西啊!”石海心想道。

    看到孩子一副犹豫的表情,她很是着急。“想起什么了吗?”

    “昨夜我遇见了王晨,于是…就跟他打架了…”石海结巴说道,眼睛躲躲闪闪,生怕母亲因此而怪罪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