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强行进入冷宫
    阳光温暖了大地,清风戏耍着王非的脸颊,显得步伐轻弹可姿。小说网

    “皇太子。”廖云鞠躬抱拳问候。

    只听王非轻“嗯”了一声,廖云便挺直了身躯。

    看到王非今天的脸色很是清新,想必是遇上了开心事。

    “灵襄进去了?”王非问道,看到廖云守在这里,想必妹妹是进去了。

    “是的。”廖云回道,回头看了一眼那禁闭的大门。

    这时,那名金甲护卫这才慢步走向前来抱拳鞠躬问候:“皇太子。”

    他的步伐摇晃着盔甲,沉重的身躯来到了王非面前。他的眼神很是严肃,即便是见到了皇子,也毫不失军姿。

    “起来吧。”王非说着,慢步走向大门。

    王非的身影划过金甲护卫的那一刻,他便挺直了身体。“皇太子,请您止步。”

    金甲护卫的提示顿时震住了王非的脚步,他立即转身,用异样的眼光凝视着金甲护卫。小说网

    “开门!”王非怒了,听到有人想要阻拦他进去,立马心浮气躁。

    “皇尊有令,暂时不允许您进宫。”金甲护卫解释道,鞠躬道歉,语气很是坚定。

    “为什么?”王非疑问道。

    “请您不要为难在下。”金甲护卫再次警惕,坚决维护皇尊口令。

    以前每一次进冷宫,基本上王非都是与王灵襄一同进宫去见母亲。从三个月前起,他至此从未踏过冷宫半步。

    “难道父皇还在生我的气吗?三个月了,为什么?”王非感叹着,目光柔弱,失落的神情很不理想。

    “为什么不让皇太子进去?那可是他的母亲啊!”廖云心中默念道,对眼前的事故一无所有,怀着好奇,期待着答案。

    “您请回吧。”金甲护卫说道,伸出右手指引王非离开,语气很是坚硬,毫不留情。

    此刻,廖云不知所措,只能静静地看着王非表态,毕竟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且搭不上话。

    “本皇子等了三个月!为什么还是不让本皇子进去见我的母亲?!”王非大吼道,震愤的脸庞划过一丝疑问,目光狠狠地质疑着金甲护卫。此刻,王非的眼睛已被逼红,怒气喘喘上口。

    “皇尊有令,若您执意不离开,就别怪下人对您无礼了。”金甲护卫再次提醒道,已不叫而起。气质高傲的他披上盔甲领着皇令,其实也不想这么说,只是皇命不可违,执意着必反之。

    “你只不过是一个皇兵级的护卫,竟敢用这样的口气与皇太子说话!”廖云终于看不下去了,立即站出来为王非说话,气宇轩昂的站到了王非身边。

    听着金甲护卫的口气,廖云心里很不爽,他最可恨这种以下犯上的人了。

    看到廖云有此情义,王非很是感激。两人私下本是交好,当遇到这种事情,廖云站出来替王非说两句并不过分。

    “廖少爷,现在请您离开这里。”金甲护卫说道,想先支开廖云,再将王非说服。

    “若本少爷不走呢?”廖云心高气傲,执意要与王非站在同一个阵营。

    “那就别怪下人对您无礼了。”金甲护卫提醒道,话音刚落,严肃的步伐正慢慢靠近廖云和王非,厚重的盔甲闪着光泽,很是坚定。

    “云兄,这件事本与你无关,他是父皇派来的皇兵,是不会通融我进去的。”王非顿时有丝紧张。

    王非看到廖云与金甲护卫起了争执,瞬间心软了,改变了想法。若用廖云的反抗皇命之罪来换他今日进冷宫的机会,那么他宁愿放弃那个念头。

    “皇太子,其实是我师傅让我来的,为的就是帮您争取到进宫的时间,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您进去的。”廖云轻声细语,悄悄地告诉王非。

    王非从廖云脸上看出到一丝的紧张,炯炯有神的目光凝视着金甲护卫前进的步伐。

    一听到这一切是大国佬所安排的,那么王非就放心了,只不过让廖云去替自己冒险,王非还真有点犹豫,毕竟皇兵级别的护卫内灵境界都在四光及以上,对于廖云来说很具有挑战性。

    “大国老,云兄…谢谢你们…”王非微笑道,目光划过廖云的脸颊,沉稳的转身,带着笑容,背对着廖云,慢步走向大门。

    “皇太子请留步——”金甲护卫一声大喊,步如疾风,冲向前去。

    “你给本少爷离远点!”廖云一声呐喊,瞬间激发内灵,蓝瞳闪烁,蓝灵一涌而出,环绕在全身,随着廖云后脚一蹬,咬紧牙关冲向前去要与金甲护卫相撞。

    大韩府,忘忧亭。

    韩钦和燕园园正坐在石亭中的石凳上。韩钦细细品着手里捧着的姜茶,而燕园园却静静地翻阅着手里那本厚重的书。

    “我这么做,会不会让皇尊感到烦恼?或许他只是口是心非,一直在等待有一个人能够替他打破那句口令吧?”韩钦默默感叹道,将茶杯放在石桌上,微微一笑。

    半个月前,王非为了反抗皇尊立他为皇太子一事而挣扎,皇尊一怒之下下了一道口令,禁止了王非进入冷宫的资格。

    看着王非被这般惩罚,韩钦很不忍心,于是私下去替王非求情,却也无济于事。

    其实韩钦知道,王庭筠嘴上严厉,然而心里很是心痛。王庭筠这么做是为维护自己的尊严,这才在君与殿中众目睽睽之下给王非下了紧令。

    三个月过去了,以王庭筠的性子,他肯定很后悔,可自己说过的话怎能说改就改?于是韩钦便揣摩出了王庭筠的心思,让廖云去帮助王非不过也是王庭筠的心愿罢了,他不好开口,那么韩钦便帮他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