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冷宫母语
    大韩府,忘忧亭。小说网

    韩钦卖弄步伐,来回游走在燕园园身后。燕园园怀着疑问,回头凝视韩钦的脸色。

    “爷爷,您怎么了?”燕园园问道,很想知道韩钦此刻的烦恼。

    “园园,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韩钦反问道,微微低下头,目光带有犹豫。

    “不知道。”燕园园很是诚恳,并不了解今天日子的特别之处。

    “那好吧,爷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今天是皇太子和灵襄公主去见母亲的节日,每个月仅有一两次与母见面的机会。”韩钦解释。

    “为什么呢?难道去见自己的母亲还会被阻拦吗?”燕园园深入其中,很是质疑。

    “因为啊——他们的母亲犯下了一个错误,一个原本没有错的错误…”韩钦解释道,微微抬头,哈着一口气,目光划过一丝遗憾。

    “园园不懂。”燕园园很迷茫,根本不知道韩钦在说什么,然而也不想太了解到这个秘密。

    “哼哼~”韩钦微微一笑。

    “皇殿乃国之重地,殿内的每一个都应有影士的视眼,然而…却数落了冷宫,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韩钦问道,不管燕园园是否能理解,他还是自私的说出来了。

    只见燕园园摇摇头,灵巧的眼睛凝视着韩钦那长胡子,一脸茫然。

    “皇尊在等待一个机会,这个机会是留给别人的,也就是说,皇尊故意调离冷宫的影士,其目的是松懈冷宫的看守责任。为了给那个人一个充分的理由,皇尊派了一个人过去阻拦。”韩钦继续说道。

    只见燕园园又摇摇头,双手撑着下巴,趴在石桌上,一脸茫然。

    “爷爷~您到底想说什么呀?”燕园园叹气道,无精打采,有丝困惑。

    “以云儿的实力,基本上可以战胜那名金甲护卫,经此判断,皇太子现在应该已经进入了冷宫。”韩钦说道,自言自语。

    “嗯?少爷?”燕园园一听到廖云与他人打架,立即打起了精神,端端正坐。

    一双疑惑的眼睛凝视着韩钦,恳求着,很是着急:“爷爷,少爷什么了?”

    “爷爷…让园园的少爷去干坏事了…”韩钦吞吞吐吐道,目光躲躲闪闪,心里忽然有些小纠结。

    “哼~爷爷说了半天,原来是想要告诉园园,爷爷让少爷去干坏事了,哼~”燕园园一脸纠结,顿时哼起了小脾气来,一脸不开心的模样,双手撑着下巴,趴在石桌上,愁眉苦脸。

    廖云是燕园园的挚爱,且韩钦是燕园园心目中的善良爷爷,这一听爷爷让廖云去干坏事了,还不得立即哼起小失望的表情。

    “那个…园园啊,其实爷爷是让云儿去干好事了,真的。”韩钦赶紧辩解道,随之坐在了石凳上,瑕疵的表情诚恳道。

    只见燕园园转动眼珠看了韩钦一眼,便飘去目光,“爷爷骗人。”看来燕园园是真的相信了韩钦刚才所说的话了,且将之前的话连接在了一起,她揣摩出了坏事的坏的程度。

    “爷爷真没骗你,云儿的确是干好事去了。”韩钦辩解道,很懊悔刚才开的玩笑,既然被燕园园信以为真。

    “爷爷是坏蛋,园园不要和你说话!”燕园园嘟着嘴轻哼着,转过头去,不肯接受任何的解释。

    “呵呵…”韩钦无奈笑着,哈得像个顽童,一脸尴尬。

    清风拂过,掀起地上的花瓣儿凭风戏舞。忽然不慎,一片白露花瓣被风吹进了石亭,落到了燕园园下巴前。

    呼~

    燕园园轻轻一吹,花瓣儿凭风飘走了。

    皇殿,冷宫。

    被冷落的宫殿,失去了繁华与奢侈的表现,空荡荡的一间大房内十分寂静。

    这庞大的宫殿,便是皇太子王非与灵襄公主的母亲的生活之所。

    殿内没有侍女,生活起居完全由她自己来服侍,因为这个地方不能够流出太多与她有关的讯息。

    “母亲,女儿不想与您分散。”灵襄跪地,躲在母亲怀里大声哭泣着。

    皇母坐在木椅子上,安抚着哭泣中的孩子,且是那含着笑滑下来的泪珠,更是让人痛却心扉。

    “灵儿,母亲不能够每时每刻都陪在你的身边,更不能呵护你的成长,在外面,一定要听你父皇的话,一定不能够惹他生气,知道吗?”皇母说道,语气且是笑着,却暗地里滑下来泪珠,脸颊都湿润了。

    “嗯,灵儿不会惹父皇生气的,请母亲放心。”灵襄说道,声音是从皇母的肚子里发出来的。

    “灵儿,你记住,千万不要为母亲而担心,你父皇的选择是正确的,你要相信你的父皇,相信他…”皇母说道,用手捂着嘴巴,悄悄地哭了出来,泪流不止。

    那是来自无怨无悔的泪珠,浇灌着过往的一切。

    “母亲,为什么?您告诉我好不好?父皇为何要这样对您?”灵襄滔滔大哭,抬头凝视着皇母那双红肿的眼睛,心中充满了疑惑。

    “孩子,有些事是不能够说出来的,因为那已经成为了束缚母亲的枷锁,是无法解开的。”皇母闭目哭道,此时此刻,母女两泪流满面,哭声响却了整间寒宫。

    此时,王非正站在门外,倾听妹妹与母亲的谈话。

    “为什么?为什么您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们,就连您的名字,也被父皇给禁闭了吗?”王非心中默念道,寒暄了内心,呆若木鸡,身影定在了门外,右手已然抬起,却始终不推开房门。

    王非的右手颤抖着、犹豫着。气喘吁吁的他,内心堆积了太多的疑问,现已开始发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