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皇母的教诲
    皇殿,皇书阁内。

    王庭筠正端坐在木桌旁,拿着手里的书卷,细细品读。

    炯炯有神的目光,看不出有一丝的疲惫,且是那么的全神贯注,风儿何时悄悄地吹开了一边门,他都无曾知晓。

    “一只执意要飞往没有绿林的鸟儿,却甘愿踏入没有避难之地,它信誓旦旦的说只想吃草地上的虫子,对于绿林中那些肥虫不甚入嘴,哼——愚蠢!”

    王庭筠哼笑着,为王非不争气的意志而怦然可笑。

    “你不是说你想要见母亲吗?希望今天父皇能够弥补三个月前在君与殿中的失态,只不过,父皇不能名正言顺的批准你去见母亲,只能用另一种方式来成全你。”王庭筠自言自语道。

    王庭筠以上次与王非在此的谈话中,王庭筠深得王非的孝心和思念之情,做为父亲的他,无法忍气吞声地允许自己三个月前失态的指令一直错下去,便在与韩钦的谈话中给予暗示,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是我对不起你…为了一个秘密,一个自私的秘密,而导致了这一切的因果…对不起……”王庭筠苦述道,放下手中书卷,低着头深深地忏悔着,目光划过一句抱歉。小说网

    冷宫内。

    “灵儿,别哭了,你好不容易才来看母亲一次,怎能总是哭哭啼啼的呢?都多大了。”皇母说道,左手呵护着灵襄的头顶,右拇指轻轻地在为她擦眼泪。

    母亲甜蜜的笑容融化了王灵襄心中的苦涩,下一秒,便感染了那娇弱的女儿,母女同心,心灵相通,以笑对语。

    “灵儿,你哥哥他今天还是不跟你一起来看母亲吗?”皇母问道,心里念起了王非的名字,忽然牵挂起了另一个孩子。

    “哥哥他惹怒了父皇,所以…”灵襄话音未落。

    吱——

    沉静的木门被一瞬间打开,只见门边上扶着一只手,随后才见王非的身影。

    王非神采飞扬的走了进来,跨进门槛的那一刻,他的目光随风而来,宁静而又急躁的眼神,如闪电般令人惊叹。

    两母子为王非的突如其来而愣住了目光。

    “哥哥?”灵襄好奇道,随着疑惑发泄过后便挂起了笑脸。小说网赶紧从母亲的怀里爬开,坐回了身后那根木椅子上。

    王非正慢步走来,带着一股凉风,伴随着他那眼神。

    而此刻,皇母笑逐颜开,微笑着,迎接他的每一步靠近。

    “母亲。”王非来到了皇母身前,低着头纹丝不动的眼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非儿…”皇母喊道,笑开了口,此刻心中十分可望,可望能在一刻之内知晓王非这三个月来都在做什么,以及身体是否健壮。

    突然,王非猛然下跪,一声扑通——

    “哥哥…”灵襄默念道,她了解自己的哥哥,以他的性子,下一秒肯定是要为这三个月未来探望母亲而道歉。

    “母亲,对不起,孩儿不才,未能让您骄傲。”王非苦述道,低声下气,语气很是悲催。

    “非儿,快快起来。”皇母的心在一瞬间融化,只知道将王非扶起来,其他的,她没想太多。

    “非儿,这些天,你受苦了吧?”皇母抚摸着王非的脸庞,此刻被呵护在母亲掌心的王非,乖得像个孩子。

    “母亲…对不起…”王非很懊悔,悔恨自己不懂事,公然在君与殿中顶撞父皇而被下禁令。

    “你的事,灵儿早已跟母亲说过了,你也别太委屈自己,人各有志,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是一只不愿降服的飞鸟,想飞哪儿就飞哪儿吧,母亲永远都会支持你。”皇母说道,微笑中默许了王非的所作所为都为她的肯定。

    “可父皇将我囚禁起来,用逃离的机会当做诱饵,让我一步步地不甘变成另外一个人。”王非说道,目光颤抖着,眼珠边缘冒出了一丝热泪。

    “你要学会相信你的父皇,相信他是对的,只有这样,母亲才能放心。”皇母说道,很在为两父子的关系而紧张。

    “为什么?父皇将您囚禁于冷宫中,为什么您还是那么的相信父皇?难道这一切都是对的吗?!”王非心中充满了疑惑,抬起头来,凝视着母亲的眼睛,渴望得到答案。

    “你们的父皇是对的,错就错在了母亲身上,为了母亲,为了你们,他才会吞着泪将母亲禁足于此……”皇母解释道,将所有责任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且是那么的无缘无故,心甘情愿的孤身守在着冷宫中。

    灵襄眼中印着母亲的微笑,那是来自真诚的笑容,途中没有一丝的瑕疵。

    “母亲,等孩儿继承了皇位,就将您释放出来,让您获得自由,享受更快乐的时光。”王非信誓旦旦的说道,立即从悲伤中爬了出来。

    “这就是你父皇给你准备的诱饵吗?”皇母问道,其实心里已经知晓。

    只见王非合上了嘴唇,目光瞬间暗去,顿时沉默了。

    “知道你父皇为什么不肯立王昆为皇太子吗?”皇母问道,责备的目光已为他备好。

    王非摇了摇头,灵襄全神贯注地盯着母亲的眼睛。

    “那是因为你拥有一颗善良的心,能够包容世间的喜怒哀乐,以及自我平稳内心的躁乱心理。”皇母指点道,严肃的眼色让灵襄看得入神。

    只见王非微微点了点头,任在沉默。

    “但还不够,这些只能做为执政的态度,并不能够视为主要统治制度,所以你得学习,要以你父皇为榜样,未来才能堂堂正正的继承皇位,才能免去其他人的歧视,懂了吗?”皇母批评道。

    “孩儿谨遵母亲教诲。”王非答应了母亲的教训,并打算回去自己好好反思,好好考虑未来将要掌握的治国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