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最后一滴泪
    西区,杨袁府上。小说网

    凌涛来到了杨府门口,随着看门的仆人的认知,凌涛气质蓬勃的跨进了大门。

    此刻,杨袁正坐在书房内处理公事。

    这时,凌涛被一名男仆引到了书房门外。

    “国老,二皇子随身侍从凌涛求见。”那位身材纤瘦的男仆喊道。

    话音刚落,一片竹叶随风而来,从零涛眼跟前悠荡飘下。

    “让他进来。”从书房内传来了杨袁的批准。

    “是!”那名男子回道。“请!”随后转身恭迎零涛入房,鞠躬摆出手势来指引他入内。

    只听零涛轻“嗯”了一声,便气宇轩昂的走向前,推开门,紧接着不客气的跨了进去。

    关门的瞬间,那名男仆随之转身离去。

    “三国老,属下名为零涛,是二皇子的随身侍从。”凌涛鞠躬解释道。

    “二皇子让你来,想必有什么话要你来转达吧。”杨袁问道,心知王昆无事不登三宝殿。

    “二皇子让属下来转交一封名单,想让您协助将名单上的每一个人都录入城民之中,且颁发居民证。”凌涛直言,点明了此次来的目的。

    紧接着,凌涛从腰间上扯下那封信件,递到了杨袁身前那张桌上。

    此时,杨袁疑惑的目光凝视着那封信件,随后一言不语的急切将它打开了。

    杨袁撕开信件包装之后,仔细查看了名单上的每一颗字。

    “二皇子可有跟你说过要拿这些去做什么?”杨袁问道,表示不理解王昆的做法。

    “没有。”凌涛坦诚回道。

    杨袁顿时犹豫了一会儿,但很快便回过神来了。

    “你回去复命吧,这件事就交给本尊了。”杨袁说道,坚定的目光纳入了这件事。

    “是!”凌涛抱拳鞠躬回道,转眼间转身离去,直率得很。

    看着凌涛那副严实的模样,毫无一丝热情,看得杨袁毛骨悚然。

    凌涛离开了书房,正快步返回皇殿复命。身影极其高冷,冷淡的眼神很有范儿。

    “这么多人名,干嘛用呢?”杨袁疑惑重重,对于王昆送来的名单,他因此焦虑了很久很久。小说网

    杨袁还未知晓王昆与彦润凌勾结一事,若在这封名单节骨眼上揭开了这一切,还不知道杨袁之前的抉择是否还坚定。

    皇殿,冷宫。

    母子女三人能够聚在一起,成了最美好的时刻。

    “灵儿还小,还不懂事,你做为哥哥,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知道了吗?”皇母叮嘱道,很替灵襄的性子而担心。

    灵襄得了皇尊的庇护,因此而暴露了自己的性子,皇母生怕灵襄一旦做错了事,就会让王庭筠感到失望。

    “母亲,这您大可放心,妹妹在皇殿有父皇庇护,在学院有廖云保护,您不用担心。”王非说道,顿时为母亲刚才的担忧而发起了一丝微笑。

    “正因如此,你才得多盯盯灵儿,别让她惹出事来。”皇殿教训道,语气很是沉稳,态度很是明确。

    王非轻“嗯”了一声。“母亲,我哪儿顽皮了?”灵襄一听到母亲在评论自己,立即握着母亲的双手摇晃着,嘟着嘴撒娇起来。

    “你呀——母亲还不明白吗?上次你和廖云在龙城拍卖会场中杀了人,那件事我已经听你父皇说过了。”皇母用责怪的眼神盯着灵襄的眼睛。

    这时,灵襄的目光躲躲闪闪,内心很是纠结。“那是因为…”话音未落。

    “因为别人说错了话对吧?所以你们就以绝后患?”皇母的语气很是严肃。

    此刻,灵襄沉默了,因为她意识到了这个错误。

    “还好你父皇将此事压了下来,才不被散开。皇家思想不能够与平凡贵族人相比,你父皇一直提倡仁治,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杀人。”皇母继续教育。

    “母亲,对不起,让您和父皇失望了。”灵襄内心深处很是懊悔,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愁眉苦脸。

    “好了,既然事情早已发生了,且已平息,那么以后做事之前一定要想好分寸,不能够鲁莽,知道了吗?”皇母继续唠叨。

    只听灵襄轻轻低头“嗯”了一声。

    阳光洒下明媚,为大地披上了一层棉衣。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层棉衣也正在变色,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像酒红色。

    “时候不早了,你们两兄妹就先回去吧,等有机会了再来看母亲。”皇母说道,微笑着,不想给她的两个孩子怀有负面情绪。

    一听到母亲要赶自己离开,两人还不得连声苦述,恋恋不舍。

    “母亲,请您保重身体。”王非微微站起身来,懂事的他很是理智,但目光任有一丝不舍。

    “母亲,我想多呆一会儿。”灵襄躲在母亲怀里撒娇着,不想离开那一刻的温暖。

    “灵儿乖,听母亲的,跟你哥哥回去吧,别让你们的父皇操心了。”皇母很清楚每个月中的一天内母子女三人见面的时长,她不想让王庭筠为难,毕竟这件口是心非的事,他也很难开口。

    在皇母的劝导下,灵襄这才肯离开母亲的怀抱。她站起来的那一刻,紧接着掉下来一滴泪珠,砸到了地面上。

    “母亲,那我和哥哥走啦。”灵襄不舍道,眼睛突然变得红肿,紧接着眼眶盛出一条泪,划过了脸庞。

    “去吧,别担心母亲,相信过一会儿你们的父皇便会过来看望母亲,别让他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不然会让他感到不开心的,说不定还会怪罪母亲的。”皇母说道,哄着灵襄。

    灵襄一听到母亲会被自己的眼泪而受罚,还不得赶紧止住了泪光,缓缓平息着呼吸。

    只见王非对皇母悄悄点了头,皇母点头的那一瞬间,王非扶着灵襄的双肩,顿时转动了她的身体,将她推走了。

    灵襄回头凝望着母亲的眼神,她看到了自己的泪光,正从母亲的眼眶中流下来。

    灵襄此刻落泪的瞬间,已被王非推出了门外。眼边划过母亲最后一丝身影的那一刻,正与门边交替,随着那滴泪珠砸到地面的瞬间,母亲的身影从灵襄的眼中完全给抹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