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离开冷宫
    王非何从不是隐忍着泪光离开母亲的身边,只是这种忍耐无可奈何,如果可以,真想像王灵襄那样放肆的不舍。小说网

    母亲的话回响在王非心中,他终于认知了自己,自己该做的和该忍耐的。

    王非心中盘旋:“母亲说得对,我不能一味地自私下去,我要对得起我的身份,和母亲的心愿,以及父皇的信任。”

    王非坚定的目光一丝不苟,每一步都在反思着,深思着下一步将要做的事情,或许还来得及,趁年轻的自己。

    王非被禁入冷宫已有三个月,至于为何这次能够与她同来,她也不想多问,她只知道,父皇不应该这么做。

    两人穿过了一道石门,当石墙挡住了母亲寝宫的门面,她这才肯转过头去,随之收敛了泪珠。

    “也不知道廖云现在怎么样了。”王非心念道,为刚才的安静打了一个问号,话说回来,这次王非能够入宫,还真多亏了有廖云的帮助。

    两人并步走到了冷宫大门,王灵襄牵着王非的手臂,等待哥哥将大门拉开。

    吱——

    大门在王非的拉开中渐渐呈现出了外面的世界。小说网

    随着门外的世界渐渐被开阔,廖云和金甲护卫的身影也随之呈现。

    当王非看到金甲护卫的身影躺在了地上,此时此刻,他一脸茫然,呆若木鸡,立即停止了动作,仿佛此刻的空气被凝结了似的。

    生龙活虎的廖云在王灵襄离开之后,没想到再见之时却是这种场面。王灵襄目瞪口呆,心中划过一条闪电,为廖云的睡躺十分震撼。

    “云——”

    王灵襄毫不犹豫地松开了哥哥的手臂,立即奋不顾身地奔向廖云。紧接着王非一并跑去,眼中划过一丝惊叹。

    王灵襄跑来了廖云身边,赶紧蹲下,连忙将他的上半身扶起来。

    王灵襄面对此刻的廖云十分紧张,为旁边的金甲护卫更是疑惑。以现场来看,王灵襄似乎猜出了一些细节,只是还来不及填补答案。

    “云!快醒醒,我们出来了。”灵襄内心极其担忧,委屈着脸庞,一副想哭忙忙的样子。

    “看来在我进去之后,廖云与金甲护卫发生了冲突。据我所知这是一名金甲护卫队队长,是父皇特地派来看守这里的,为的就是惩罚我,一个比任何惩戒还要难以接受的惩罚。”王非说道,内心十分感叹,为眼前的一幕表示很惊讶。

    “为什么?”王灵襄苦问道,很想知道是什么导致了廖云成了这个样子。

    “这件事都怪哥哥,廖云为了给我争取到进宫的机会,之所以与金甲护卫发生了冲突。”王非深感歉意,为了自私,让灵襄伤心了,更是让廖云背负了违抗皇命的罪名。

    “哥哥?”王灵襄惊叹,一听到这件事与哥哥有关,还不得摆出一副质疑的模样,目光凝视着王非的眼睛。“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

    “现在还不是伤心的时候,得赶快把廖云送到大韩钦,让大国老为廖云传输真灵,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更早醒过来。”王非说道,他有仔细端详了廖云的脸色,发现了廖云并未受伤,只是气息很是虚弱,怕是内灵消耗过度而导致。

    “好。”王灵襄答应了,坚定的点了头。

    王非赶紧扶住廖云的你只手,王灵襄很懂事的扶住了另一只手,随后两人小心翼翼地将廖云给扶了起来,软弱的站着。

    “哥哥你来背。”王灵襄说道,将沉重的廖云托付给了王非。

    真的,让一个娇弱女子去扶一个沉睡的男子,的确是一件不容的事。

    王非赶紧蹲下身子,王灵襄协助将廖云小心翼翼地扶靠在王非身背上。

    “哎呀!”王非喊道,突然站不起来了。

    “怎么了哥哥?”王灵襄疑问道,蹲下身子好奇着哥哥的脸色。

    “他太重了。”王非嘀咕道,一脸憋红,沉住气,再一用力,还是起不来,随后松了一口气一蹲不起了。

    “哥哥,你是男人吗?”王灵襄憋笑问道,语气有丝挑逗,想用此激发他的潜能。

    “巧了,哥哥还只是一名男生,尚未成年。”王非不以为然,那学生的身份来为自己掩饰,顿时把王灵襄给气得。

    王灵襄既无奈又想笑,顿时无言以对。

    “来,帮哥哥一把,先扶廖云起来。”王非说道,心里已有对策。

    “哦。”王灵襄赶紧将廖云扶起来,软腿站不住脚,唯有将他抱在怀中,可把她给累坏了。

    “好了。”王非说道,下达了完成的尾声。

    王灵襄看准了王非的身背,将廖云小心翼翼地扶上了王非身背。

    王非接过廖云,猛力一抖,将廖云稳在了身背上,紧接着试着向前迈步。

    看着王非那沉重的脚印,王灵襄心里很是不忍,但又不能让别人来帮忙,万一被发现了刚才那一幕的发生,那么王非和廖云可就遭了。

    王非的脸色没有一丝瑕疵,真诚的步伐正一步一步迈出皇殿。

    王非身为皇太子能够放下身价把廖云看做是朋友去照顾,实属不易。

    “虽然这都是大国老所安排的,但我也要好好地谢谢你,等你醒过来了,我会亲自上门致谢,谢谢你,廖云。”王非心念道,为廖云的付出心怀感激。

    “过度消耗内灵,为的就是与金甲护卫拖延时间,为哥哥争取更多的时间吗?你总是这样,做事之前从未考虑过自己,总是为别人而进取。”王灵襄心念道,忧愁的目光凝视着廖云的额头,他静静地模样,看起来真的很欠唠叨。

    太阳躲进了云层,浮云之中虹光一现,勾勒出一根天柱,以光的形式扎根于天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