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离开皇殿的影子
    西区,石府。

    刘管家跟随陈国勇一同来到了石府门前,随着陈国勇一起进了门。

    陈国勇得知了石宋的不测风云,心里涌动着质疑,步伐也随之加快。

    刘管家匆匆忙忙地将陈国勇引到了大厅。

    跨进门的那一刻,陈国勇眼中尽是白纱布的踪迹,直到了大厅之后才缓下心来面对这个事实。

    此刻,石人夫已经在大厅门口接应,炯炯有神的目光伴随着期待。石海正跪在棉垫上,情绪很不理想。

    “石夫人。”陈国勇鞠躬问候,与之相比,陈国勇的官位要比石宋的官品要低一些。

    “陈大人,请进。”石夫人委婉接应道,微微低下头,很有礼的伸出手指引陈国勇跨入大厅。

    石夫人与陈国勇齐步跨入了大厅,身后紧跟着刘管家。

    陈国勇进入大厅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石宋,只可惜他得不到回应了。

    陈国勇走上前,一幕淡淡的忧伤,跪在棉垫上,为石宋上了一炷香。低头的瞬间,他感受到了石海的呼吸声,他很伤心,没有仿佛能够比喻他此刻的忧伤。陈国勇起身,为那最后一面画像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才转身面对石夫人,已表尊意。

    想必死亡,最难过的莫过于还活着的人吧……

    “事已至此,夫人,请您节哀。”陈国勇安慰道,看着她那副刚刚哭停的模样,脸上的胭脂水粉都被抹掉了一层。

    “谢谢陈大人。”石夫人微微蹲下身子谢道,神色很是纠结。

    “事发突然,还请夫人将事情的全部经过说与我听,以便破案。”陈国勇说道,已经等不及想要调查此事了。

    “昨夜……”石夫人将昨夜所知道的全部内容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陈国勇。

    皇殿,皇书阁。

    王庭筠正坐在木桌旁批阅奏文,沉静的房间没有一粒尘埃漂浮在空中,仿佛一间密室,水泄不通。

    “父皇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如果你还不明白本皇的苦心,那么…就随你去吧。”王庭筠轻叹道,淡淡的目光乏力地划过门边,缓缓合上了双眼。

    “本皇的话你可能听不进去,那么就只有让你母亲代替本皇说服了,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本皇的苦心。”

    原来在王非和王灵襄去冷宫之前,王庭筠提早去了一趟,且托付一些话让皇母转达王非。

    果真如此,王庭筠特地撤走冷宫看守影士队,目的就在此。

    “本皇欠了你母亲太多太多,多得已不知该如何才能还清,如果可以,本皇真想回到十年前,把这一切都划分一个界限,或许…呵——”

    王庭筠在为十年前的一个秘密而懊悔,或许真如他所言,这一切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

    皇殿大门前。

    宽阔的场地沉静着人影的气息,王非正背着廖云快步离开皇殿,身后紧跟着王灵襄,两人的举动看似很可疑。

    这时,王昆正从后宫石门走出来,刚好将眼前这一幕收入眼中,顿时挺住了脚步。

    “王非?灵襄?那个是?”王昆守望着远处的人影,已分辨出了两人的身份,却始终难以揣摩出被王非背在身上的人是谁,于是很是好奇。

    “这是要干嘛?”王昆疑惑道,很是不解两人的诡异举动。

    王灵襄左看右看,似乎很担心周围有人在看着她们。

    “对啊?关我什么事啊?走着!”王昆恍然大悟,赶紧回过神来,继续走着,把那闲事放到了一边。

    大韩府,忘忧亭。

    燕园园认真地着手里的手机,且是韩钦忧心忡忡,一直凝望着石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清风徐来,卷起地上的花瓣儿乱飞乱撞,撒出一阵芳香,犹如女子身上的清香那般迷人。

    “这天都快黑了,也该回来了吧?”韩钦抬头凝视着天空,不见午壮的太阳,这才默默叹息。

    “老刘!”韩钦朝石门喊去。

    话音刚落不久,刘管家便从石门外走进来,匆匆来到了韩钦身前。

    鞠躬低头问道:“国老。”

    “给云儿准备一封请假条,内容大致写今天请假半天就行了,写好了就送往学院,趁还没放晚学之前,你快去吧。”韩钦说道,语气带有一丝催促。

    “是!”刘管家接话,随后转身离去,沉稳的步伐让韩钦感到很是可靠。

    “爷爷,少爷今天下午不去上课吗?”燕园园疑问道,有些疑惑,摸不着头脑。

    “那个…”韩钦尴尬了,一时心慌,说不上话来,目光躲躲闪闪。

    这时,燕园园恍然大悟:“爷爷果真让少爷去干坏事了!哼~”燕园园撒娇道,一想起之前爷爷忽悠她的话,现在终于得到了证实,还不得哼起小娇气。

    “哈哈…那个…其实也不算什么坏事啦,你听爷爷解释嘛。”韩钦连忙解释道,此刻嘻嘻哈哈的他乖得像个小孩,很能让着燕园园。

    “我不听我不听~好吧,我听。”燕园园挑逗着韩钦,赶紧用双手趁着下巴,趴在石桌上静静地等待着爷爷的解释,炯炯有神的目光期待着。

    “这孩子,也不知道跟谁学了这些……事情是这样的……”韩钦将事情的整件安排毫无隐瞒地告诉了燕园园。

    天色渐渐灰暗,凉风习习,花雨纷纷,两人的影子越拉得高挑。

    若说这世上还有人能够骑在韩钦头上,那便毋庸置疑了,只有燕园园才能有这个资格了吧?对于众人而言。可燕园园却不这么想,爷爷始终是她的天,时刻都要注意分寸,起码私下可以亲密一些。

    * 子小 首  新  .  bp .  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