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十分糟糕的来访
    西区,石府。

    石夫人将昨夜的情形解释之后,且对与石海的质问结果也一同告诉了陈国勇。

    “这件事王府少爷竟有嫌疑?虽说也不是不可能,但真难以置信这会是一个孩子能够做出来的事。”陈国勇很难相信此事能与王晨有着莫大的摩擦,思来想去,心中悬起质疑。

    “陈大人,还请您随我去一趟王府,因为石妇对昨夜王晨的形态很是质疑,或许您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了吧?”石夫人说道,目光很是沉稳。

    “嗯,这是唯一的线索了,也只能先这样了。”陈国勇同意了石夫人的抉择。

    刘管家转身,让出了一条道,挥手指引陈国勇步行。

    陈国勇的目光划过大厅中的黑木棺,沉重的步子转身离去,身后紧跟着石夫人和刘管家。

    无奈的女仆们头带白布,手里端着各自的分工工具,忙碌的为男丁传递工具,将石府打扮得白有风采。

    西区,杨袁府上。

    此刻,正有一男丁从大门内走出来,且是那步子忙碌得奋不顾身,很快便跑离了门前,往东跑去。

    大韩府门前。

    王非背着廖云来到了大韩府门前,身旁且有王灵襄照顾着,也免了王非许多汗水。

    “到了到了!”王非连忙喊道,匆匆忙忙蹲下,将廖云放了下来。

    “哎哎哎——哥哥你小心一点儿!”王灵襄赶紧扶住廖云,趁王非乏力之前,幸好将廖云沉稳的接住了,不然就得被他放倒在了地上。

    “云兄你好重啊你知不知道!”王非埋怨道,此刻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哥哥,叫你平时多努力一点,现在好了吧,都没能力运用飞行灵技。”王灵襄偷偷暗笑道,一不小心说大了语气。

    “我…”王非无言以对,便沉住了气,不像再说话了。

    “哥哥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叫人来帮忙。”王灵襄说道,话音刚落,便将廖云轻轻推给了王非,随后起身而去。

    王非扶着廖云,劳困的目光凝视着廖云的脸庞。“谢谢你,云兄…”

    咚咚咚~

    “来人啊!”

    王灵襄拍门喊道,连连喊了好几声。尽管那双小手如何的疼辣,她都不会放弃任何一秒能够叫到人的时间。她迫不及想让廖云醒来,此刻或许只有韩钦能够办到。

    吱——

    大门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一名男仆,他身穿浅蓝色衣裳,身材细瘦,但个子很高。

    “灵襄公主,让您就等了。”那名男仆鞠躬问候道,很是客道。抬头的瞬间便看到了王非与廖云,顿时内心彷徨。

    “皇太子,少爷?”话音未落,他便跑向廖云,看着廖云沉睡的模样,他惊慌失措。

    “皇太子,灵襄公主,小的这就去叫人过来接少爷。”话音未落,那名男仆惊慌失措的离开了,一脸茫然。

    一道身影跃过两人的眼角,随后看到的便是他那焦急的背景,连跨入府门的那一瞬间,都是那么地彷徨。

    “云,你一定要好好的。”王灵襄心中默默祈祷着,静静地守候在廖云身边,悄悄地为他担忧。

    “放心吧,他没事的,只是内灵消耗过度罢了,只要大国老给云兄传输一定量的灵力便没事了。”王非解释道,想缓解一下当前的情形。

    “是啊,他可是尽帝国当今天才啊!他怎么可能有事。”王灵襄坚硬廖云的身体能够挺住这种困境,因为她相信,无法改变的信任才是她自我缓解情绪的唯一方法。

    忘忧亭。

    韩钦站在石亭外欣赏着这片花雨,尽管随风多次飘荡,都是不腻的景象,且是那阵芬芳,甚解千愁。

    “国老!不好了!国老——”

    这时,石门外传来了一句失兴之言,立即打断了韩钦的雅兴,更是燕园园,疑惑的期待着传信之人的到来,现已是站立等候。

    此刻,那名传信的男仆急匆匆地跑到了韩钦身前,不等平和气息便回报了一件紧急情况:“国老,少爷回来了!”

    韩钦一脸茫然:“回来就回来,你慌什么慌?”韩钦不以为然,还以为是多大的事。

    “不…不是!皇太子和灵襄公主也来了!”男仆又道,语气很是急切,脸色很是茫然。

    “那就让他们一起到这里来。”韩钦回道,语气很是平淡,并没有意味到男仆的真正意思。

    “可少爷他…是睡着的!”男仆无法准确的说明廖云当前的状况,也只能用睡着来敷衍真情。

    “啊?快!叫人把少爷接过来!”韩钦大致猜出了廖云此刻的状态,因为与一名金甲护卫队长切磋,难免会有一些误伤,毕竟廖云的性子韩钦又不是不知道,为了达到目的,他可是能豁出去的。

    话音刚落,那名男仆没来得及缓上一口气,便被催促离开了,身影很是急人。

    “这孩子,该不会…”韩钦心里顿时起一丝心慌,目光很是焦急,随着脚步不停地徘徊着,燕园园也察觉到了一丝顾及。

    “爷爷,少爷怎么了吗?”燕园园赶紧跑来了韩钦身前,一双疑惑的目光期待着答案。

    “如果爷爷没猜错的话,云儿这次一定是内灵消耗过度而导致的昏迷,因为他不会承受任何来自外界的灵力伤害,除非耗光了体内的真灵。”韩钦解释道,将心里所顾及的、猜想的全说给了燕园园。

    当燕园园得知廖云有韩钦口中的生命迹象,顿时神情恍惚,目瞪口呆,心如惊雷。

    时间仿佛凝结在了一瞬之间,在那一瞬之内,燕园园将最坏的结果浮现在了脑海中,不停地回响着,扰乱了她的心思,已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廖云的身影。

    * 子小 首  新  .  bp .  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