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落泪的心声
    夕阳渲染了大地,撒下一片沉静和忧愁——是夜幕来临的醒钟。

    在那沉静而又急切的忘忧亭中,飞旋着毫无秩序的红灵。韩钦所激发出的灵气,自由地环绕着众人。为了让气场充满灵力,使廖云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够将充足的真灵吸取体内。

    一阵清风徐来,掀起一阵花雨,伴随着韩钦浓缩的眉角,和那微微颤抖的嘴角。

    “灵炙!”

    韩钦一声示下,脸颊落下了一滴汗水,随着汗水砸到地面上的同时,廖云的身体忽然一震,仿佛身体在膨胀,刹那间便恢复了原态。

    “爷爷,园园来帮您擦汗。”燕园园关心道,身影缓缓聚向韩钦。

    燕园园从腰间上扯下那张随身手帕,正方形薄薄的一张白布,且带有几条花纹。

    燕园园轻轻抬起右手,用手心里那张手帕轻轻地擦过韩钦的额头,玲珑小手握紧了手帕,悄悄划下韩钦的脸颊,将他脸上的汗水一滴滴擦尽。

    看着爷爷如此难受却任在坚持,燕园园很是感动。“少爷曾经说过,眼泪不能轻易落下,汗水不许花在毫无价值的事情上。”燕园园内心回响着这句话。

    韩钦丝毫不动,为了能够专心凝神聚气,他仿佛感受不到燕园园的任何欢呼。禁闭双眼的他,眼前一片漆黑,除了保持当前的姿势和维持灵力的输入,他别无它想。

    王灵襄看到了廖云的脸色正慢慢好转,从冰冷的脸色换成了温热的皮表,从而也扭转了王灵襄的心情。

    燕园园手里捏着湿透的手帕,目光凝聚于廖云脸庞。即便不说出来,大家都有共同的语言。

    时光划过廖云的脸颊,尽管清风勾结花瓣儿作乱,也干扰不到韩钦的精神。

    韩钦脸颊上的汗水不停地低落,燕园园手心里的手帕再也装不下了……

    许久之后,太阳藏到了西山,只肯露出半张脸来,它不是在害羞,而是在闪躲,或许是不忍心看到韩钦的脸色吧?

    突然,韩钦缓缓放下了右手,廖云的身体也随之从空中慢慢落下。此时此刻,王灵襄和燕园园赶紧跑上前将廖云扶住。

    “云!”“少爷!”两人轻声呼唤道,用手掌呵护着他的脸庞,当两人的掌心都感觉到了温热,这才缓和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咳咳咳~”

    而此刻,韩钦正咳嗽得厉害,他可没在闲着,尽管咳嗽给他带来不便,他也要硬着意志将灵气先收回体内,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放心,放心的让它咳。

    韩钦伸出右掌,口中涌动着一句口语,随后,散布在周围的灵气极速聚拢到了他的掌心,被掌心所吸收。

    灵气收尽,韩钦微微一笑,身体不慎晃动,往后一颤,两眼昏花,身体一瞬之间斜倒。

    燕园园眼中浮现出韩钦那面身影,正是他往后斜倒的动态。“爷爷!”燕园园立即松开了廖云的手臂,奋不顾身地跑向韩钦。

    韩钦眼中印着燕园园那副心急如焚的模样,更是她那滴刚刚滑下脸颊的泪珠,让韩钦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待燕园园那滴落泪成功地砸到了地面的那一瞬间,嘣——韩钦倒在了地上。

    他带着微笑,轻轻合上了眼睛。他希望自己能够挣扎,只可惜僵持很久的双腿剥夺了他反抗跌倒的资格。

    “快来人啊——”燕园园呐喊道,心急如焚,泪流满面。

    龙一学院,操场。

    下课铃声响应了全校每个角落,伴随着最后一丝夕阳。操场上尽是学生的足迹,和那腻耳的嘈杂声。

    杨羽独自一人踏上了操场,平淡无味的目光往上划,最终抓住了那最后一丝夕阳。

    “少爷和灵襄公主今天下午没有来上课,为什么呢?”杨羽对着天边疑惑不解,心情很是空余。

    杨羽的影子划过了操场,寂静的步子没有一丝留恋,明确的目标锁定了校门口。

    大韩府,忘忧亭。

    两名男仆将韩钦小心翼翼地扶了起来,且将他扶坐到了石凳上。

    “爷爷没事,爷爷只是有点儿累了而已,没事的。”韩钦说道,安慰着蹲在他身旁含着泪凝视着他的燕园园。

    “你们俩个先把少爷扶到房里休息,有本公主和园园在这里照顾国老就行了。”王灵襄对身边两名男仆吩咐道。

    只听两人齐声:“是!”便小心翼翼地扶着廖云离开了石亭,身影慢慢走出了忘忧亭。

    “爷爷您等着,园园去药房给您拿几颗补气的丹药来。”话音未落,燕园园猛然站起来,转身的瞬间浪走了两条泪,泪珠划下脸庞的瞬间,韩钦抓住了她的手腕。

    “爷爷没事,真的没事,你看。”韩钦牢牢抓住了燕园园,不想让她将焦急的心带离这里。

    韩钦装出一副神气十足的模样给燕园园看,却留着一丝脑痛默默藏在心中。

    燕园园被抓住了手腕,被迫停住了脚步,这才回过头来。

    看着小姑娘的泪光真谛留唱一首关怀曲,韩钦感受到了她的孝心,从她的眼神中,反转给他的是一句值得。

    “爷爷,能让园园摸一下您的头吗?”燕园园说道,祈求之泪灵动着目光,使韩钦无法抗拒。

    只听韩钦轻声回道:“可以。”立即以微笑洗净了她的泪水。

    “嗯。”韩钦很是感激,顿时忍住了泪流,连忙挪步到了韩钦身后。

    韩钦镇定自若,若无其事的端坐着,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石桌上。

    燕园园伸出那双疑惑已久的小手,掌心轻轻地贴在韩钦后脑勺上。为了解除掉她心中的焦急,她需要亲自为爷爷检查一下头部,因为刚才那一跌倒,她很不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