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最后一次包庇
    莫涛的出现给了众人一惊,但也很快的,他便遭到了质问。

    “快把你昨夜所看到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若有包庇或虚设,本官定问你的罪!”陈国勇站起来说话,被眼前所冒出来的证人激起了好奇。

    王俞明此刻的眼神很是镇定,倒是王夫人,抱着王晨,生怕他的心灵受到伤害。

    石海很看重眼前的莫涛,因为莫涛只要如实告知,这记仇就算报了,但是父亲的死任然无法原谅。

    “昨夜,我经过那条小巷,忽然看到巷子里闪出一瞬光芒,随即暗去,于是我就好奇地走进了里面,无意间发现了有人打斗的身影,正是两位。我认为小孩子之间的小矛盾不用管,更何况是贵族少爷。就在两位少爷拳脚相对之时,王晨少爷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然后体内散发出一股紫灵,紧接着那位少爷就被王晨少爷以气攻身,将那位少爷束缚到了空中。王晨少爷当时的眼睛好恐怖,仿佛黑夜中的一盏阴灯,那团紫灵挤压着那位少爷,使得那位少爷无法动弹,倒是看到有挣扎的迹象,却听不到他挣扎的声音,之后……王晨少爷突然收回了灵气,眼神也恢复了,再而就是那位少爷逃走了。我没敢干涉,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莫涛将昨夜所看到的都公告于世,且为此添加了一点儿佐料。

    此时,莫涛暗地里撇嘴一笑,眼神忽然变得隐身恐怖。

    众人听得清清楚楚。王晨为此无语反驳,因为他当时迷失了心智,根本就不记得这些,但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严重。而石海本人当时奄奄一息,根本就看不得那么清楚,只知道自己被一股力量所包围,随后身体冉冉升起,当他落到地面之后,之后的一切两位当事人都很清楚。

    “秘术所致之灵本无毒素,若灵气在毫无防备的时候注入其体内,后果将难以设想。”王俞明说道,他十分清楚秘术的施法效果。

    一听到这,王俞明心里不由颤抖,动荡的意识伴随着嘴皮,抖动着右食指,指着王晨说道:“你这个逆子——”

    王俞明此刻心急如焚,将案件整理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孩子成了杀人凶手。此时,王俞明已对王晨完全失去了信任且彻底的感到失望了。

    王俞明抖甩袖子,转过身去,面红赤耳,不知所措。公然的他,面对内心的良知,以及所处的身份,他必须秉公处理。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且成了他此刻心尖上的一道难题。

    众人吃惊,为莫涛的证词惊起一刻汗毛。此事已明了,对于众人而言。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他在说谎!夫君!”王夫人顿时落下了泪珠,哭哭啼啼地恳求夫君维护他的孩子。作为母亲,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现在吧……

    “你觉得会是哪样?你告诉我!”王俞明猛然转身吼道,面不改色,语气震厅。

    这一吼,震碎了王夫人的心,同时也震慌了王晨的身体。

    王晨越发得颤抖,居然逃到了母亲怀里,不停地留下泪水,细细哭着。看来他已经证实了自己的错误,为了不让父亲把怒火转移到母亲身上,他竟然选择了不打算逃避。

    王夫人愣了,目瞪口呆,目光毫不松懈地祈求着夫君,渴望得到宽恕,只可惜……

    “我说过,不要袒护他、不要纵容他、不要在他成长的时候太过于溺爱他!现在…最不希望的错误发生了,发生了……”王俞明那双红瞳告诉了夫人,孩子今天所被定的罪,与父母有着很大的关系。

    “为什么?他可是你的孩子啊!”王夫人哭喊道,一幕悲催之画呈现到了众人眼中。

    王俞明何不是急红了眼?只是他身居官位,面对着陈国勇以及若有在场能够证明此事结果的人,他有心无力。

    “子之罪,父之过,我会到皇尊面前禀明此事的。”王俞明坚定地眼神告诉了众人,为他的身份亮出了底牌。

    这时,王夫人身子忽然软化,坐倒在地,失望的泪光一落千丈,憔悴的脸庞没有一丝活力。

    王晨悄悄转了身,凝视着自己的父亲。“父亲,请您不要再对母亲生气了,都是晨儿的错,一切应当由晨儿一人承担,请您照顾好母亲——感谢您这些年来对晨儿的照顾,谢谢您…”王晨流露出了感激的泪光,他已知自己倒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这一刻,很变得成熟,看上去真像一名男子汉。

    “按照律法,王晨少爷可是要被…动用死刑…”陈国勇说道,目光闪出一丝不舍,默默深叹一息。

    一听到自己的孩子要被处死,王夫人泪流满面,赶紧紧紧地抱住孩子,两母子的哭声响却了整个大厅。

    石海的母亲被这一幕感动了,可她知道眼泪是不能够挽回错误的,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需要一个合理的交代。

    石海顿时心慌了,因为他与死神曾见过面,他很清楚那种痛苦,虽然很不希望看到那一幕,但是不得不这么做。

    被亮在一边的莫涛,一边看戏一边感慨。“元帅,您可知道这一幕可落下了多少颗泪珠?或许您不会在意,因为您不可以心酸……”莫涛心理默默念着,不觉为眼前的母子泪深感抱歉。

    “晨儿!”王俞明喊道,坚定地目光伴随着挺直的身躯,高傲的身影呈现在众人眼中。

    “父亲…”王晨抬头之间,一波眼泪从眼眶中盛了出来。绝望的王晨没有脸面去奢求任何原谅,只希望父亲能够好好的照顾母亲,至于他,只能对自己笑一笑罢了。

    “照顾好你的母亲…”王俞明突然说道,众人无不顿然吃惊,纷纷凝视着他,好奇中蕴含了质疑。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犯下的错误都是由你母亲来承担的,并不是父亲不想庇护你,而是一旦为你伸出援手,你就会依赖,依赖上父亲的袒护,从而误导了你的思想。”说到这,王俞明的眼眶突然流出了眼泪。

    当王夫人看到夫君的眼泪正不停地往下流,她心痛不已,心急如焚,不知该如何是好。

    “晨儿知错…”王晨跪拜在地,合上了双眼,颤抖着,额头不肯离开地面。

    “你今后一定要听你母亲的话,不要再让你的母亲伤心了,知道了吗?”王俞明突然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嗯!”王晨无意间嗯了一声,好奇的他突然抬起了头,凝望着父亲。

    此刻,王俞明已激发内灵,橙色灵气环绕在他身旁,密布的气流渲染了他的气质。这一刻,他的头发闪闪发光,脸上露出了笑容,是真的微笑。

    “答应父亲,要听你母亲的话,好好的做人,好好的——照顾你的母亲,不要让她再伤心了……”

    刹那间,王俞明橙瞳闪烁,随着身旁的橙灵转动,四周的气体随他扭转而来,仿佛一阵强风袭来,让人难以睁眼。

    “橙魂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