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注定不可消停的夜
    橙魂术:王俞明运转体内灵力的术诀。以他口中的**,足以可见他接下来将要执行的灵技。

    坪~呛~

    王俞明凝聚橙灵,大厅气场卷起一阵狂风,随即吹倒了所摆设在桌上的若有花瓶。

    王俞明身旁那个茶杯被吹落之时,瓷杯落倒到地面的瞬间,他突然大吼一声。“啊——”

    “难道他要?!”莫涛默念道,恍然大悟。

    “王大人!”陈国勇坐立不安随即起身,想要冲向前立刻阻止他的行为,却被风力阻碍,难以迈步。

    “不——”王夫人呼喊道,泪奔的她赶紧将孩子放开,跪在地上拼命地爬向王俞明,指尖对着王俞明哭喊不停。

    “父亲——”王晨呐喊道,如同灵兽之吼,震却大厅。

    “宋玉,我对不起你,我亲手摧毁了我们之间的承诺,真的很抱歉。”说完,王俞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着身上散发出的橙光掩饰了他的身影,他的脸色变得模糊,让人难以睁眼。

    “夫君不要——”宋玉呐喊道,话音刚落,王俞明身上的光芒在一瞬间暗了下来。

    王俞明站立着,挺直的身躯没有看到有一丝灵气的躁动,随着众人目瞪口呆之时,一阵清风徐来,将他的身影吹倒。

    他合上了眼睛,微笑着,从高堂之处以正面倒下。幸得双腿的软骨将他的身体扭转,才得以让他以背面朝地。

    散尽内灵的王俞明,如同死尸。他以刚才的行为,暗地里将他的心脏瞬间摧毁,随着本体的死亡迹象,多年来所凝聚的灵力在一瞬间逃离了身体。

    “俞明!”宋玉哭喊道,奋不顾身地想要爬到王俞明的身旁,可就在她顶力之时,心脏忽然一阵疼痛,呼吸困难,随即全身麻木,刹那间晕倒在了地上。

    “母亲!”王晨大哭,赶紧爬到了母亲身边,泪珠不停地滴落到了母亲脸庞上,随即滑到了母亲耳边。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父亲~母亲~”此时此刻,王晨痛却心扉,万分懊悔。

    大厅之中除了王晨的哭喊声,再无任何声音可以与之攀比的凄惨。

    “王夫人!”此刻,石海的母亲赶紧冲向前去,将宋玉抱起来。此刻,石夫人已被感动地泪流倜傥。

    石海的母亲原本只想来讨个说法,可没想到把事情恶化到了这种程度。

    “王大人!”紧接着陈国勇跑到了王俞明身旁,将他扶起来,随即测探了他的鼻孔。“啊?没气息了…”此时此刻,陈国勇胆战心惊,不知所措。

    “这…”石海全身颤抖着,被眼前的这一幕楞傻了眼,气喘吁吁,看着王晨仿佛看到了自己。

    “这就是父爱吗?难道就没有感觉自己的行为太过于自私了吗?相比之下,最痛苦的莫过于还活着的人吧…”莫涛心想道,默默叹气,为这一幕所打动。

    夜幕降临,仆人们聚集在了大厅门外,哭的哭,喊的喊,场面越演越烈。

    这时,四名女仆站成一排,手里捧着一根蜡烛,蜡烛脚下绑着一个铁杯。她们何不带着泪踏进了大厅,走在被那哭声所包围的气场,她们以颤抖的情绪借助蜡烛点亮了大厅。

    四名女仆退回了大厅外,只见府上所有仆人都下跪哭泣,泪流满面,无不痛却心扉。

    按照尽帝国律法,子之罪,父之过,子不孝,母之过。以父命赎儿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如今皇尊圣明,免去了一人之过全家同罪的律法,修改成了罪人罪事无家人无关。可现在王俞明想以命洗净王晨的罪恶,借王晨未成年不懂事的理由,是可以实现的。

    “王大人,您刚才可曾犹豫过?”陈国勇心中问道,凝视着他的脸庞。

    “我知道错了…我错了…父亲——”王晨一声咆哮,震却了所有人的心,让人为此彷徨。

    由于气急攻心,伤心过度,王晨突然倒下了,倒入了石海母亲的胸前。

    “王少爷!王少爷!”石海的母亲急忙喊道,十分着急王晨此刻的状况,心急如焚。

    当石海看到王晨昏倒的那一刻,他何尝不想赶紧跑过去关心一下,只可惜心中的怨恨不让他迈出步子,但阻碍不了他良心的突出,使得悄悄地落下了泪珠。

    “让开!快让开!”

    这时,出去办事的宋管家突然冲进了大厅,奔驰而来。

    看他那沧桑的脸颊和那年迈的身影,奋不顾身地跑来,夸着脸皮,目光失落。当他看到了老爷和夫人躺在地上的那一刻,心中刹那间划过一道闪电,震住了他的步伐,目瞪口呆。

    “老爷!夫人!少爷!”宋管家心急如焚,情绪在一瞬间恶化,内心彷徨。

    “宋管家,你赶紧命人准备好后事,以及照顾好你家的夫人和少爷。”说完,陈国勇将王俞明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地上,随即起身转身离去,面不改色。

    看着陈国勇如此急忙离开,宋管家忐忑问了一句:“陈大人要去哪?”

    “本官这就去面见皇尊,向皇尊说明这里的情况,以及请求王大人的行为能够通过此事的审判。”解释之后,陈国勇落荒离开了,被此事膀胱到的他,内心忐忑不安。

    宋管家赶紧走到了王俞明身边,悄悄地测探了他的气息,果然命中了他的猜疑。“老爷他…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管家回头凝望着在大厅的所有人,哭丧的目光划过众人的脸庞,这一刻,他仿佛失去了理智,狠狠地瞪着所有人。

    “虽然很不想看到这一幕,但也没有办法啊!现在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啊?”莫涛心中哭诉道,低着头沉默着,脸庞划过一丝失落。

    夜幕已降临,完全笼罩了大地。大厅一片光明,凭着众人的哭诉声,这一夜注定不可消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