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让人深念的眼睛
    就在廖云将要逼出杨羽的秘密之时,刘管家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这不得不让廖云怀疑两人的关系,以及背着廖云隐藏的秘密到底有多么见不得人。

    “刘叔。”杨羽慌慌张张地走出了廖云房间,来到了刘管家身前。

    “让你去送粥,怎么去了这么久?嗯?你怎么还端了出来?”刘管家疑惑不解,盯着杨羽手里捧着的稀粥,眉头一皱,不觉感到好奇。

    “啊…我…”杨羽内心深处十分纠结,话音未落。

    “算了,既然少爷不吃那就放回去吧。”刘管家安慰道,突然放松了语气。

    “好。”杨羽这才灰溜溜地离开,眼神躲躲闪闪。

    此时此刻,刘管家看清了杨羽离开的背影,且已知刚才廖云所发出的吼声。

    “果真如我所料,少爷最终还是问起了那件事,看来得向老爷禀报,先做好准备了。”刘管家心中默念道,目光划过廖云的房门,随即转身离开了这个站点。

    皇殿,皇书阁。

    寂静的夜引来了房门外的夜虫的欢歌声,但在书阁中却是无比的沉静。

    王庭筠与王非对坐着,只见王庭筠手里捧着一本薄薄的册子,且在翻阅。沉静的他没有一丝语气。

    “父皇。”王非轻喊道,几秒钟之后任不见王庭筠抬头。

    “父皇。”王非再次喊道,很有礼数的婉起袖子低头鞠礼。

    “你来得正好,帮本皇看一看这些奏本。”王庭筠立即将一本奏本递到了王非身前,堵住了他的嘴。

    王非毫不犹豫地仔细看着奏本上的内容,顿时放下了心中的焦虑。

    “杨源大人已去世,兵部大臣之职理应补缺,父皇让皇儿看这个,莫非您是在犹豫?”王非揣摩着王庭筠的心思。

    “是啊~不知道由谁来担任才好,这个人不能在私下与其他官员密切来往,且要誓死忠心君主。真是让人头疼啊…”王庭筠此刻很是苦恼。

    “兵部大臣之位空缺已久,得立即新立才行,若想找满足标准要求的大臣来担任也不是不行,只怕他们公务繁忙,难以答应。”王非说道,随即烦恼起来。

    “本皇也是这么想的。”王庭筠说道,随即沉默了。

    就在王非认真思考的时候,王庭筠偷偷的看着王非的脸庞,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你思考的样子,真的很像你母亲。”王庭筠说道,微微一笑,可亲的目光凝视着王非的眼神。

    “哦,是吗…”王非不知不觉中忽然惊讶。

    “你的眼睛以及脸,都特别像。”王庭筠顿时掀起了微笑,面孔变得不再冷淡。

    “父皇能够记住母亲的眼睛,想必会很疼爱母亲吧?”王非淡淡问道,其深含话意。

    王庭筠看出了王非的意思,便沉住了气,再也笑不起来了。“是啊——你的母亲贤良淑德,无论从哪看,都找不出一处让人烦恼的地方。”王庭筠忽然轻叹了一口气。

    “那为什么您要将母亲关入冷宫?难道您就是这样疼爱我母亲的吗?”王非终于鼓起勇气将内心深处埋藏已久的话一鼓作气说了出来,顿时急红了脸庞,眼神很是严肃。

    王非的疑问喧嚷了整间书房,急躁的语气动荡了王庭筠的心。

    “本皇这是在保护她你知不知道!”王庭筠一声呐喊,龙威震怒。

    “我不知道!”王非果断回了这句,两父子的对话声瞬间动荡了整间书房。

    “你……”王庭筠狠狠地指着王非的眼睛,无奈的他顿时穷词,无言以对。

    “有些事情还不能告诉你,等时机成熟了,你自然会明白一切。”王庭筠说道,突然降低了语气,缓缓消了气。

    他知道他欠了王非的母亲太多太多,再加上王非和王灵襄的成长,恐怕这辈子王庭筠都难以弥补了,便没有理由再生王非的气了。

    随着王庭筠的气息逐渐平稳,王非也渐渐恢复了神情。

    “对不起父皇,让您生气了。”王非赶紧磕头道歉,很是诚恳。

    看到王非能够觉悟,王庭筠也没有打算计较的念想。

    “你回去吧,让本皇静一静。”王庭筠说道,想催王非离开,好让他能有一处安静之所。

    这一刻,王非并没有打算离开,而是抬起头来,忽然沉住了一口气。

    “父皇,谢谢您。”王非无意谢道,王庭筠忽然感到意外。

    “谢本皇什么?”王庭筠淡淡问道,并不在意,然而心里十分清楚他的来意。

    “感谢您能够让我去见母亲一面。”王非明确道。

    “你母亲都跟你说了些什么?”王庭筠问道,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母亲让我能够好好反思自己,希望我的未来能够以父皇做榜样。”王非说道。

    这时,王庭筠突然笑了,“你要牢牢记住你母亲说过的话,明天对于你而言只是开始,一定不要让你母亲失望,明白了吗!”王庭筠明示道,很是看重王非此刻的精神。

    “身为皇子,我有责任担当父皇所施压的种种磨炼,请父皇放心,王非一定不负众望。”王非信誓旦旦承诺道,语气很是诚恳,眼神且是那么的坚定。

    王庭筠为王非的觉悟感到十分的欣慰。“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只听王非轻“嗯”了一声。

    “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王庭筠说道,以笑容面对王非的离开。

    只见王非真诚地笑着,随即站起来转身离去了。

    王非离开的身影,恍如他的母亲踏进冷宫的一幕,真的,她也是这样笑着,没有一丝犹豫,更没有一丝怨言,脚步且是那么的轻松,离奇得让人不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