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皇尊的惶恐
    王非跨出皇书阁大门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面影子正缓缓向他走来。随着那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陈国勇的身影呈现到了王非眼中。

    “皇太子。”陈国勇委婉称呼道。

    “陈大人可是来面见父皇的?”王非随口问道。

    “正是。”陈国勇回道。

    “父皇现在就在里面,你进去吧。”王非说道,随后挺身离去,离开了这个有夜风的地方。

    “皇尊,陈国勇大人求见。”一名身披软甲,手持长剑的随身护卫朝书阁内喊去。

    皇尊立即一声回应:“让他进来。”

    “陈大人,请!”随身护卫那严肃的语气转达了皇尊的批准。

    只闻陈国勇轻“嗯”了一声,便踏入了皇书阁。王非离开之时大门尚且敞开。

    陈国勇来到了皇尊面前,跪坐着,面不改色。

    “皇尊,臣有事禀报。”陈国勇鞠手说道。

    “有什么事难道就不能在明天的政会中说吗?”王庭筠说道,不以为然。

    “臣怕到时候不方便。”陈国勇说道,语气有些忐忑。

    “不方便?说说看,有什么不方便的事非得现在告诉本皇。”王庭筠似乎对他起了一丝兴趣。

    “最高司法部的两位大臣都已去世了。”说到这,陈国勇十分膀胱,生怕皇尊震怒不安。

    “什么?!是什么时候?!”王庭筠心急如焚,迷茫中燃烧着质疑的火焰。

    “石大人是在昨夜去世的,死因是灵力消耗过度内灵空虚而亡;王大人是在今天傍晚后去世的,死因是爆体而亡。”陈国勇说明了两人的死因。

    “这…怎么会…不!你一定还知道什么,快说!”王庭筠急了,突然之间听闻死掉了两位大臣,他的内心何不胆战心惊,生怕龙城内乱。

    “事情是这样的,两位大人的孩子因一点矛盾而打架,恰恰王少爷学得王大人的秘术,但在对石少爷施展过程当中出了件意外,导致石少爷被灵气侵体,石大人为了救石少爷而牺牲了毕生的内灵,才得以化解了石少爷的痛苦。今晚下午石夫人来我府上向我说明了昨夜的事情,紧接着我们去了趟王府问清事情的真相,待澄清了真相之后,王大人为了替王少爷赎罪而自爆而亡……”陈国勇将事情的缘由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庭筠。

    “这……”王庭筠对此事难以置信,深深怀疑这并非巧合。

    “你却定这件事没有牵连到其他人?”王庭筠急问道,两眼彷徨。

    “臣查得很清楚,确实没有牵连到其他人。”陈国勇明确道。

    “怎么会这样?为了孩子?”王庭筠诚惶诚恐,忽然选择相信了陈国勇的证词。

    “这的确是一件丑闻,更是一件能让君与殿彷徨的事情。”王庭筠说道,楞着眼睛,口气缓缓上口。

    “所以臣才想要先来向您禀报,除此之外,臣还有一件事情。”陈国勇说道,申明了来此还有其它目的。

    “什么事?”王庭筠问道,很是在意,怕又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王大人的行为,是否能够替王少爷申明无罪?”陈国勇说道。

    王庭筠毫不犹豫地说:“还能怎么办?除了说扯平,本皇还能说什么?”说完,微微叹了一口气。

    “臣明白了。”陈国勇回道,这才得以放心。

    “这两个不孝之子,本皇恨不得要治他两的罪!”王庭筠一声怒吼,龙威震天。

    陈国勇不敢发言,只有静静地跪坐着,看皇尊的脸色行事。

    “从今天起,终生剥夺这两个逆子今后的参政权!待他两年满18岁,再赶出龙城吧!”王庭筠最终还是狠下心对那两个孩子发落了。

    “皇尊,小孩子不懂事,这……”陈国勇说道,有意要求情。

    “不懂事?懂事得很啊——”王庭筠坚定地语气反驳了陈国勇。

    陈国勇明白了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这才低着头沉默了。

    “你起来吧,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王庭筠说道,缓和了气息。

    “是,臣告退。”陈国勇鞠手回道,紧接着起身转身离去,最后离开了皇书阁。

    看他那忐忑的身影,王庭筠表示很无奈,这件事的确很让人头疼。

    “巧合吗?还是另有原因?”王庭筠质疑道。

    “如果秘术一说成立,那么之后的事情就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了。”王庭筠猜疑着。

    “因为一件小矛盾?那么矛盾又从何说起?这件事非同小可,必须得查清楚才行!”王庭筠坚定地告诉自己,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样模模糊糊的了结了。

    王庭筠打消了明日在政会上向众臣公布此事的决定,因为他心中任然存有疑问。

    “无论结果如何,本皇都要亲手将答案翻查一遍!”凭着这一句信念,王庭筠动了翻案的念头。

    暗淡的黑夜为龙城披上一层黑衣,寒云被月光穿透之后,显得多么靓丽。

    南区,常来客栈。

    莫涛回到了客栈,且来到了彦润凌房间,向他禀报了任务进度。

    “元帅,事情办好了。”莫涛说道,脸上略有不喜。

    按照莫涛以往的习惯,每当他完成任务且禀报之后,他都会露出笑脸,而这次异常古怪,难免不让彦润凌感到好奇。

    “怎么?这可不像你啊!”彦润凌笑道。

    “我……”莫涛顿时难以说出口,变扭的脸色很不理想。

    “说说看,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彦润凌淡淡问道。

    “我看到了一位父亲为了替自己的孩子赎罪而爆体而亡。”莫涛坦然回道。

    “所以,你被感动了?”彦润凌问道,其实早已经料到他会有这种神情。

    “嗯。”莫涛低着头淡淡啃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