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脆弱的对不起
    南区,街上。

    趁今日天气晴朗,街上也比平常多了几分热腾。有吆喝声、谈价声、问候声……有各种令人抛掉烦恼的语气。

    此时,王灵襄和燕园园正被一家小铺的小挂件所吸引,已然忘却了左右,全神贯注地挑选着,忙得不可开交,很是兴奋。

    这时,廖云突然走开了,诡异的背景远离了两位美人。

    廖云的眼神很是坚定,毫无眨眼之际伴随着平淡的步子,来到了一家小铺前。

    阳光撒下一盆暖气,滋润了那名女子的秀发。秀丽的黑发柳下腰间,耳边挂着一对闪闪发亮的耳环。

    看那秀白的脸颊,和那可亲的嘴角,没错,是她。

    “芗兰?”廖云随口喊道。

    这时,听到呼唤的她立即转过身来。“廖云——你怎么在这?”突如其来的面孔,让芗兰很害怕,不知不觉心跳加速。

    挺直的身影,和那身贵族的气息,顿时让芗兰感到尴尬,是啊!他靠得那么近。

    廖云为她挡住了太阳的眼睛,从他身后飘来的光线,柔润了芗兰的目光。

    “怎么?难道本少爷就不能来逛街吗?”廖云回道,语气很是压制,很有贵彩。

    “是啊~堂堂大少爷居然还用来逛街,还真是少见,该不会是出来勾搭小姑娘的吧?”芗兰说道,顿时憋笑着。

    “放肆!”廖云一声骂道。

    廖云明知她是在逗他的,可若是在这样的场面,廖云可不允许。

    廖云的反应吓到了芗兰,此刻,她目瞪口呆。瞬间,引来了很多名观众,纷纷走过来围着他两,场面瞬间恶化了。

    看到人群不断涌来,芗兰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正十分不利,便立即低着头对廖云道歉:“廖少爷,对不起!”

    虽然芗兰当众侮辱了廖云,但是她也诚恳地道了歉。心胸宽阔的廖云也不想再计较,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他倒无妨,可她的名声就毁了。

    “让开让开!”这时,王灵襄和燕园园正挤入人群,很快便来到了案发现场最前面的位置。

    当两人看到当事人正是廖云和芗兰的那一刻,两人目瞪口呆。

    “这是谁家的姑娘啊?怎么这么大胆!既然敢激怒廖少爷!”

    “依我看是这姑娘没有教养!”

    “既然人家都道歉了,要不…”

    “道歉有用吗?我打你你巴掌让后我说收回,能有用吗?!”

    ……

    众人议论纷纷,两位当事人瞬间僵持了。

    芗兰低着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要怪只能怪自己把廖云当成了同学,因此毫不顾忌地当众与他开玩笑,现在她知道了,她们之间隔着一个身份,经管有同学的关系,她也不该这么做的。

    这时,廖云很是沉稳,面不改色地迈出步子,身影划过了芗兰的眼角。一言不语的走掉了,走出了她的眼睛。

    蓦地,廖云看到了王灵襄和燕园园正站在眼前,且用疑惑的目光凝视着他,使廖云立即停住了步子。

    看着燕园园那双璀璨的目光,和那祈祷的手势,廖云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芗兰已然僵持着身子,在众人还未离开之前,她没有颜面先行离开。

    廖云突然转身回到了芗兰身前,紧接着扶起了芗兰。

    她真的很脆弱,当扶住她的双肩的那一刻,廖云感受到了她的颤抖。

    芗兰抬头的瞬间,两滴泪珠瞬间划出眼眶,晶莹的泪珠饱和了阳光,从脸颊上落下了,脆弱的泪珠落到地面的那一刻,她的嘴里已含着一丝哭泣。

    她凝视着廖云的眼睛,仿佛再说:我错了。

    之前那调皮的性子和那口蛮语,瞬间弱化了,现在的她仿若燕园园伤心的模样,真的很让人心疼。

    泪光划过众人的眼睛,这一刻,再也没有人发出声音,反而对她生出了怜悯之心。

    “她现在一定很伤心吧…”燕园园默念道,目光划过一丝怜悯。

    “她居然…哭了…”王灵襄心念道,看着廖云的眼睛,倒影着她的轻哼声。

    “我…对不起…”廖云说道,目光缓缓滑下,委婉地低着头,道歉的语气很是诚恳。

    这一刻,众人无不感到彷徨,堂堂廖少爷居然给一个姑娘道歉?众人很是吃惊。

    “这……”

    “廖少爷您……”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廖少爷要给她道歉啊?”

    ……

    众人纷纷议论,争论不休。

    脆弱的目光凝视着廖云的额头,这一刻,芗兰感受到了廖云的大度,这才缓缓控制住了情绪,渐渐眯起了笑脸。

    廖云抬头的瞬间,芗兰赶紧低下头去,恐怕是她心虚了吧?

    “在学院里我们是同学,但是在校外…请你尊重我的身份,谢谢!”说完,廖云动起了步子,身影瞬间划过了芗兰的眼角。

    这时,芗兰总算是得了颗定心丸。众人冲着廖云那句话,也都纷纷离开了现场。

    只见廖云牵着两位美人的手,慢步离开了,留下来的,只有依然不肯迈步的芗兰。

    待廖云和两位美人已走远,这片气场便恢复了之前的样貌。

    “廖云,一个难以看透的男人。要怪就怪我自作多情,把你当做朋友了吧……”芗兰心中默念道,并未对廖云生出一丝怨言,要怪真的要怪自己了。

    廖云离开的那一刻,此间仿若唯有两人,一片荒白的世界,廖云迈出的每一步,都化作一声心声,深深地刺入了她的心底。他的背景也渐渐变得模糊。

    “感谢你能够让我看到你的高傲,至少你比那天更加坚强。”话后,芗兰转身离去。

    当她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廖云的一句一直环绕在它耳边。

    “我…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