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三年前的雪夜(一)
    原以为廖云会出门一小会,却让杨羽等了一个白天。

    杨羽独自一人冥思之后,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站到了廖云面前,打算说出自己的身世了。

    “你想说什么?”廖云淡淡问道,内心极其渴望他口中的答案。

    这时,杨羽微微抬起头来凝视着廖云那双期待的目光。“少爷,您之前不是一直在问我,我的身世之谜吗?我现在就告诉您。”

    杨羽的突然招供使廖云猛然一惊,坚定的眼神不知该是喜是犹。

    杨羽:“三年前,那是一个风霜雪月的夜晚……”

    三年前,大韩府大门。

    “大国老,求您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可怜的孩子吧……”

    祈求的哭喊连连不断回响在大韩府门前,幸得风雪断送了他的传递,让这个悲剧只停留在这个点上。

    跪在地上哭着的那人名叫杨力,他胸前抱着一个少年,正是命在旦夕的杨羽。

    天空怒嚎着风雪,风雪不断,使得房梁瓦片上厚积着一层银学,伴随着月的寒流,越发得冷慌。

    韩钦正站在门前,面对着跪在雪地里祈求的杨力。

    韩钦身披棉袄,把自己打包得暖洋洋的,且身边还有刘管家在举伞,可说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韩钦和刘管家都得以暖身子,却唯独杨力和杨羽挨饿受冻,且还是低声下气地跪求着。

    “杨力,你居然还有脸来求国老?”刘管家指着杨力骂道,十分震愤。

    高冷的韩钦一言不语,静静地凝视着杨力的面部。随着寒流的打压,他的脸色很难红起来,即便是面对一个有罪在身的人。

    “大国老,对不起…对不起,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只要您肯救他,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杨力祈求道,心如急焚,狼狈的凝视着韩钦的眼睛。

    “你这是自讨苦吃,这是给你的报应!”刘管家大声呵斥道,狠狠地指着杨力的头骂个不停。

    这时,雪突然下得急了起来,已为杨力和杨羽披上了一层雪衣。

    杨力含着雪花苦述道:“大国老,小人知错了,求您救救我的孩子,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杨力开口闭口都是为了身前那个孩子,眼泪低落在雪地上打起了一个个小洞。

    “本以为你得到真相之后会安守于家中,重整心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可没想到你不但不愿意接受真相,还打算用计暗伤国老,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犯下了死罪!要不是国老海量,看在你的孩子的份上才放过你,你早就是个死人了,居然还有脸跪在这求情?!”刘管家大骂道,火冒三丈,持续替国老发泄着。

    一天前,杨力的妻子因为与一位贵族后生的一场争执而失去了生命。杨力为了讨还一个公道,特地去了一趟大韩府,在府门口大肆宣告廖云杀了人。

    韩钦知道这件事后十分恼火,就把廖云叫去问话,得知廖云在与死者生前没有过灵气接触后,韩钦便告诉杨力说要展开一次调查。

    经过一天的办案,韩钦查出了杨力的妻子死因为病发而亡。当这个真相传到了杨力耳中之后,他不但不接受那个真相,反而说韩钦是在包庇自己的徒弟而串通官员来撒谎的,誓死不肯承认真相。

    当时验尸官杨秀说了这么一段话:“死者因发病而亡,在死者发病之前曾无意间撞到了廖少爷,以廖少爷口述,她是故意找茬,之所廖少爷就对她大吼了几句,恰恰就在那一刻,死者病发了,廖少爷也就顶起了嫌疑的帽子,这也难怪会被误解。只是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那就是死者为何会选择在那个时候出门,按照病况,她的身子应该十分的虚弱,若不及时用药,下一秒将很有可能会发生意外。”

    在于杨力亲眼目睹真相被挖掘的那一刻,验尸官杨秀所说的这些话传到杨力耳中变成了谎言。

    可韩钦明白了杨力的妻子的企图,如果这种情况不被称为碰瓷,那将再也没有理由能够与之吻合了。

    杨力拿到真相回到家中之后,在那个孤独的夜晚自饮自醉,心中的忧愁干满了好几瓶酒,从而滋养了心中那个错误的真相。

    杨力执意认定那是在包庇廖云所犯下的罪恶,而精心设下了一个谋害韩钦和廖云的计划。

    就在这风雪寒月之前,杨力因埋伏在廖云回府的路上,待廖云经过眼前,就装做路人趁廖云不注意时往廖云身背桶了一刀。

    杨力一刀子下去随后猛力拔出,廖云因为惶恐后失血过多而昏倒在地。

    幸得刘管家出门回来,当即看到了那一幕,震叹之间激发内灵,闪步而去,当场抓获杨力,可因廖云生命迹象紧急,刘管家不得不放开了杨力而将廖云急忙抱入了府里。

    廖云在韩钦的救治下得以挽回生命,当场放出命令要将杨力抓拿归案。

    杨力被抓时正守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杨羽身边,自己被带离孩子身边的那一刻,他心如死灰,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当杨力跪在大韩府大厅中的那一刻,他已将生死至之度外,却唯独放心不下病在床上的孩子。

    杨力在大厅中磕破了额头,恳求韩钦让他回去见自己的孩子最后一面,然后再将自己的命交到韩钦手里。

    刘管家自然不同意他这么做,而韩钦却能够理解杨力,也清楚他的动力来自于误解,因为那个真相对他而言真的太突然了。

    杨力回到家中之后,发现孩子的病情更加恶化了。他曾问过各大药店以及药师,都无济于事,生无可恋之时无意间想起了韩钦的治愈灵技,这才抱着孩子跪在了大韩府门前。

    因为杨力的行为太过于让人震愤,之所以他的祈求没有得到大韩府的怜悯。

    被多次拒之门外之后,杨力意识到了自己的自私,但又想到孩子是无辜的,便恳求着,在大韩府门前一跪不起。

    随着冬季的恶劣,这一夜下起了雪,然而杨力纹丝不动地跪着,没有任何怨言,也不敢有一丝的不满。

    风雪可怜他,便授予失落的他一件雪衣,以便继续跪求着大门被打开。

    杨力的诚意打动了时光,使那一夜过得很快,渐渐地,已经到了月时十一刻。

    他不敢回去,因为一旦回去将是一条死路,没有人会同情他的孩子,更何况也没有人能够救到他的孩子。

    韩钦便成了他祈求的目标,如果大门始终保持着绝情,那么他打算给这里的明天添上两具尸体。

    刘管家多次在门内试探,从而多次被杨力给激怒。刘管家不愿再打开大门,因为跪在门外的那个人,无论是打还是骂都赶不走。

    刘管家气冲冲地悄悄禀告了深夜守在廖云床边的韩钦,当韩钦得知这件事后,立即披上棉袄,叫刘管家举着伞,两人怒气汹汹地离开了廖云,来到大门前,为杨力打开了门。

    看着执着的杨力,身上披瞒了白雪,且将自己的衣服全脱下来包裹住了自己的孩子,光着上半身的他忐忑不安,但未曾想过要离开。

    韩钦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泄掉了火气,忽然心软了。

    韩钦为杨力的真诚迈出了步子,跨出了大门,来到了那张可怜巴巴的面孔身前。

    为了让孩子少受一些寒,便将孩子盘坐到自己身前。脸色苍白的杨羽看起来命在旦夕,而又坚强地半梦半醒着,因为他与父亲做了一个约定。“谁先睡觉睡就是小狗……”

    风雪不断,寒噤了时光,且淡漠了韩钦的火气。这一刻,韩钦只想问一问杨力身前的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先看看那个孩子的生命状况,然后刘管家刚走到人家身前就大骂起来,韩钦根本就没有机会发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