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三年前的雪夜(二)
    面对着刘管家的歧视,杨力心有愧疚。无论在别人眼里成了什么样的人,他现在只想恳求韩钦能够出手救治他的孩子。

    “大国老,小人知错了,救您救救我的孩子吧,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杨力恳求不停,嘴里不停地冒出白烟。

    “你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你还能做什么?居然还有脸来求情?你还要不要脸了!”刘管家大骂道,怒气汹汹。

    “小人回家以后,在床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张书信,小人打开之后发现是妻子留下的,信里留有妻子的病情报告。妻子因身患绝症而留下那封书信,妻子这些天里性情不太好,没想到在与廖少爷争辩之时突然病发。妻子有病这件事小人也是刚知道,固然犯下了滔天大罪,小人心急求死,但恳求您救救我的孩子。”杨力说道,妻子有病而不告诉他,想必是怕家里没钱医治,会给丈夫施加压力,毕竟孩子还要上学,她便隐瞒了有病这件事。

    “你…”刘管家话音未落,便被韩钦伸出一个手势给打断了。

    “你的孩子得了什么病?”韩钦突然问道,冷漠的目光划过杨羽那奄奄一息的脸庞。

    “他被人用紫火焚烧,骨髓已被抽去,再加上风寒,现在已经命在弦上。”杨力说道,哭述了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被人欺负的事情。

    既然韩钦都已经发话了,刘管家也只能沉默着,在心里抱怨。

    “他的骨髓已被抽离,你以为本尊还能有法子来救他吗?”韩钦明示道,已然束手无策。

    杨力也知道这是无法回头的事情,可他心中任然抱有希望,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性,他都不想放弃。

    “您是尽帝国最富有灵力的人,小人听闻您有治愈灵技,恳求您为他尝试一次,若能够救活我的孩子,我杨力这辈子愿意以命为您效劳,就算您让我即可死去也在所不惜。”杨力祈求道,真诚的语气深深地刺入了韩钦的心槛。

    “愚蠢!你以为本尊的治愈灵技是万能的吗!这种事情本尊不可能做到!”韩钦吼道,坚定的眼神明确了杨羽的命运。

    “连您也救不了他吗……”杨力低头痛哭起来,额头紧紧地贴在雪地上,冰冷的雪霜寒噤了他的精神。

    看着全身颤抖着的杨力,看在他为自己的孩子脱下衣服的份上,为了怜悯他身为父亲的精神,韩钦愿意冥思一会儿,尽量挽救眼前这条生命。

    皓月当空,风雪连夜。韩钦冥思遐想了好一阵子,不动如山的他仿佛一座人像,坚定地卖弄着怜悯心。

    棉棉雪花,披在杨力的身上,略显得他发白。忐忑不安的杨羽坚强的苟活喘息着,脸色苍白,脸庞没有一丝热色。

    “想要救你的孩子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本尊需要一样东西。”韩钦指示道,希望的光芒正从他的嘴里泄出来,点亮了杨力的双眼。

    “求您明示,无论您需要什么,小人都会竭尽全力去获取,就算搭上小人这条贱命也无怨无悔。”杨力说道,表示为了杨羽,愿意付出生命。

    “本尊需要人的骨髓,来输给你孩子,这是唯一的方法。”韩钦明示道。

    “用我的行吗?”杨力急赶紧抬起头来问道,突然眼前一亮,他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可以!”韩钦淡淡回道,镇定自若。

    “不…不要…父亲…”奄奄一息的杨羽突然喃喃道,微弱的气息难以从寒流中挣脱出来。

    听到了孩子的呼唤,杨力赶紧低下头凝望着孩子的眼睛。

    “小羽,你听到了没?大国老说你还有治,只要父亲的骨髓就可以了!”杨力高兴道,微笑中落下了眼泪,滴在了杨羽的脸庞上。

    那滴泪珠滑下杨羽的脸庞,闪过一秒希望。

    “父亲,您不可以这样…”杨羽说道,随即流下了动人的泪珠。

    两父子的泪珠感化了上天,风雪随即消停了许多。

    “父亲伤害了廖少爷,已然犯下了不可赎回的罪,大国老宅心仁厚,才让父亲回家来看你最后一眼。父亲本是一个将要死的人了,如果父亲在临死前能为你做的事情,那么父亲就能安心的闭上眼睛等待大国老的裁决了。”杨力说道,这一刻,他的眼泪唱出了一曲说不出的兴奋,从他脸上竟看不到有一丝的悔意。

    “父亲…”杨羽无言以对,他固然知道了父亲的事情,若父亲执意要这么做,那么他作为孩子,应该提父亲活下去。不知为何,杨羽忽然痛却心扉,眼泪是心里说不出的话。

    这一幕,看得刘管家叹气不停,可恨中带有一丝怜悯,消气后的刘管家顿时生起了一丝怜悯之心。

    “你考虑好了没有?”刘管家问道,语气很是温和。

    韩钦高冷的身影等待着杨力的答复,或许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但还是得亲耳听到才能动手。

    “大国老,请您在处死小人之前抽取我的骨髓,转移到我孩子的身上。”说完,杨力连忙磕头,脑门不停地敲在雪地上,看得让人心里发软。

    “父亲…”杨羽嘀咕哭道,一脸茫然,心碎了一滴。

    “你没有感觉到你的要求有点过分了吗?对于一个犯人而言,难道不够奢华吗?”刘管家质问道,对他的祈求深怀不满。

    “罪人知道,但恳求大国老能够用罪人这条贱命来持续我的孩子的生命。”杨力一直磕个不停,当他抬起头来的那一刻,让人看到他磕头的雪地上流淌着一片血红的印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