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三年前的雪夜(四)
    杨力被韩钦所释放出的火焰焚掉了身影。雪花飘飘,荡漾在杨羽眼中,在这无比安宁的夜里,他看到了死神与父亲的对话,虽然很短暂,但足以告诫他。

    韩钦沉住了一口气,随即聚气于胸口,沉稳的他即将要释放出第二次灵技。

    “杨羽!”韩钦突然叫道。

    杨羽猛然一惊,在一瞬间,韩钦伸出右掌,红灵极速从掌心游走,缠到了杨羽身上。

    随着韩钦缓缓抬起右手,杨羽随之冉冉升起。

    杨羽软弱的身躯乏力的任由韩钦摆布,虚弱的他害怕在转移骨髓的过程中会感到疼痛,便缓缓闭上了眼睛,要强的内心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这并非是一个惨痛的教训,而是一个让人感到意外的洗礼!”

    话音刚落,韩钦瞪眼之间,红瞳闪烁,身旁突然蹦出一股红灵,环绕在周围,将三人给团团围住了。

    红光环绕,白雪纷飞。杨羽抬头闭目着天空,雪花儿落在了他那暖和的嘴唇上,滋养着那一丝丝裂缝。

    这时,韩钦缓缓伸出左手,靠着念力将那团骨髓细细分散,化作一点点粉末纷纷飞向杨羽。

    骨髓粉直接冲进了杨羽的鼻孔,且伴随着红灵的诱导,让它得以进入了他的身体。

    红灵攻入体内,仿佛一把刀子,把杨羽体内的肉一块一块割下,紧接着骨髓冲进了骨头里,然后红灵才将他的肉重新附上,且很快就能够愈合所留下来的痕迹。

    “啊——”

    杨羽连声嚎叫,狼狈的呐喊声回响在韩钦和刘管家的耳中,顿时激发了韩钦的心跳。

    韩钦知道,在移植骨髓的过程中,疼痛是难免的,但他也在尽量减免他所受到的痛苦。

    杨羽咬牙切齿,麻木的身体动弹不得,稍微挣扎,便会有一阵疼痛震到心里,让他生不如死。

    韩钦不忍心看到杨羽脸上的表情,便合上了眼睛,全神贯注地为他移植他父亲的骨髓。

    “好痛……”杨羽嘀咕道,痛却心扉,这一刻,他已完全麻木,唯有一颗心、一张嘴唇是属于他的。

    刹那间,红灵运转速度变得狂暴,随即一阵暖风吹来,杨羽微微睁开了眼睛。只见韩钦的白发随风飘荡,闭上眼睛的他,依然是那么的严肃。

    “啊——”

    杨羽朝夜空一声呐喊,从他嘴里穿出一句生不如死,还有那超越死亡的痛苦。

    “人生最怕的挫折,莫过于生不如死的过程吧?真是个够可怜的孩子…”韩钦默默感叹道,听着杨羽的呐喊,他未尝不会心软。

    一阵雪花飞落,寒风刺骨,银月无情地照耀着大地,把这一切都看做是一面风景。

    许久,杨羽脸上冒出啊热汗,全身火热的他焦急着冷风为何还不吹来。

    “好热…好热…”杨羽断断续续的挣扎声回荡在两人耳边。

    这时,韩钦由于凝神过久而生出了冷汗,他看上去也很痛苦,但却又坚持着当前的动作以及现在的执行过程。

    许久之后,刘管家举着的那把伞的顶部已经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稍微有一丝的颤动,便会滑下一片。

    蓦地,伞的头顶忽然滑落一片雪积,落在了刘管家脚尖。

    这时,韩钦突然放下了那双僵持已久的手,在一瞬间收回了灵力,随即摇晃着身子,一个不稳便往后倒。

    “国老,您没事吧?”幸好有刘管家在身边,才不至于让韩钦落倒在地。

    嘣——

    杨羽突然从空中坠落下来,平躺在雪地里,现在的他已然昏迷,不省人事。

    “快来人啊!”刘管家忙喊道,顿时心慌意乱。

    话音刚落,看门的男仆慌张跑来。

    “快进去叫些人来,快去!”刘管家连忙吩咐道,心如急焚。

    “是!”话后,那名男仆落荒而逃了。

    第二天早上。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昨夜降临的雪赖在了树枝上不肯离去,地上厚积了一层白雪。白日里的大韩府,风景如画。

    韩钦因动气过多而劳累,导致困得睡了好一大觉。

    杨羽被男仆抬入了客房,经过三日的精心照料,他得以康复出房门。

    杨羽恢复身体之后,便问到了韩钦的踪迹。那是他第一次踏入忘忧亭,踏上那条将要为他人卖命的道路。

    杨羽追到了忘忧亭,跪在韩钦身前:“国老,请受小人一拜。”

    杨羽真诚的举动让韩钦很是看好,便让他起身坐在了石凳上。

    “杨羽,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进入大韩府,那么你今后的工作想必在那夜里你也已经清楚过了,不需要本尊提醒了吧?”韩钦随口问道。

    “国老请放心,杨羽的命是您救的,您和少爷让我做什么,小人都不会拒绝的,即便要我立刻去死,小人也毫不留恋。”杨羽诚恳道。

    “好!本尊有件事情要跟你讲。”韩钦暗示道。

    “国老请指示。”杨羽洗耳恭听。

    “你的身世以及你进入大韩府的过程,我希望你能把这些当做是秘密,绝不能告诉你的小主人,你明白本尊的意思了吗?”韩钦提示道,严肃的语气带有一丝压迫感。

    “杨羽明白,请国老放心,这件事情小人一定会守口如瓶,绝不对少爷泄露半点风声。”杨羽答应道。

    “好!从今以后你要时刻陪伴在云儿身边,本尊就命你为云儿的伴读书童。但是你要记住,牢记你们之间的身份,如果被本尊发现你有一丝的不忠,你就自行了断吧!”韩钦严肃地警告道。

    “小人定将铭记在心,不负国老大恩。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小人愿为国老孝犬马之劳。”杨羽坚定的意志煽动着他的心灵,这一刻,他成了一个正在执行诺言的失心者。

    韩钦:“这是有史以来最能让本尊放不下心的一场雪,但愿雪后的晨露能够洗净人的心灵,起码能够洗掉那些失落时的污垢,才能让下一个春天多添一份清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