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燕园园的祈求
    夜深人静。大韩府,韩钦房间。

    燕园园独自一人悄悄地来到了韩钦房门口,这时正小心翼翼地敲门。

    咚咚咚~

    韩钦听到动静之后便回了声:“进来”。

    燕园园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跨入房门的那一瞬间,还特地往周围扫荡了一眼,深怕被人看到。

    走进了房间便记着把门关上了。房间里还点着蜡烛,韩钦正坐在木凳上,手腕靠在木桌上,看着书。

    “爷爷。”燕园园喊道,微微挪动步子来到了韩钦身前。

    “这么晚了,有事吗?”韩钦问道,看到燕园园那副纠结的脸,韩钦很是怀疑。

    “那个…您能不能让园园也进入试炼之门呀…”燕园园不敢大声说出来,只能小声嘀咕着,但愿韩钦能够听到吧。

    “你一个姑娘进去干什么?”韩钦随即疑问道,很是不解。

    “园园只是想陪在少爷身边。”燕园园低着头嘀咕道,两手小手纠结在了一起。

    “胡闹!那里是个地方?荒野慕林啊!那可是凶险万种的,你一个姑娘没有灵力去了能干嘛?”韩钦批评道,反对燕园园的意见。

    “园园知道,可园园只是想陪伴在少爷身边,哪怕就静静地看着他,也心满意足了…”燕园园坚定的意愿恳求不停。

    “放心吧,这次老师保卫团又多增了人数,云儿不会有事的。”韩钦安慰道。

    这时,燕园园突然跪在了韩钦身前,娇柔的身姿瞬间失落。

    “爷爷…”燕园园喊道,从她的语气中听出有一丝的泪声。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韩钦愤怒道,但任然保持着沉稳的语气,愤怒只能在心中执行。

    “爷爷,您就让园园跟少爷一起进入试炼之门门吧?”燕园园倔强祈求道。

    “进入试炼之门需要通过体能考核,你一个弱姑娘根本就过不了考核啊!”韩钦辩解道,希望这句话能够让她死心。

    “爷爷,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燕园园抬起头来疑问道,此刻的她已是泪流满面。

    看着落泪的燕园园,韩钦很是同情她思念廖云的心,只是这试炼之门不是开玩笑的旅行,凡是进去的学生都得通过体能考核,燕园园是注定过不了那一关的了。

    这时,韩钦沉默了,沉稳的冥思着。

    “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行不行。”韩钦说道,刹那间,燕园园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爷爷,谢谢您。”燕园园赶紧谢道,怕他反悔,还特地眯笑着,紧接着轻轻捞起袖子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韩钦:“唉~真是一往情深啊……”

    两天后。

    清晨,太阳正冉冉升起,晨露晶莹剔透,唤醒了廖云的房门。

    廖云已然起床,梳妆过后,离开了房间。

    当他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一丝阳光射入他的眼里,很是耀眼。

    “园园今天怎么没来?”廖云心里疑问着,按照以前,每当廖云当天打算进入试炼之门,燕园园一大早就会来到廖云房门外叫门,一进去不是叮嘱就是各种关心,很是情意。

    “少爷。”杨羽喊道,正站在廖云右侧待命。

    “走吧。”廖云说道,高傲的身影划过了杨羽眼角,缓慢的步子离开了中院。且身后紧跟着杨羽。

    酉康,秦府。

    咚咚咚~

    一大早,秦歌的房门就被敲个不停,烦得他无奈地在床上翻滚。

    “哥哥,起床啦!”

    门外传来秦子夏的呼喊声,紧接着一阵敲门声烦死了秦歌。

    过了一会儿,秦歌无奈跑去开门。只见秦歌衣装不整,稀里糊涂的,且眯缝着眼,似乎很困的样子。

    “哥哥,你是小猪猪吗?怎么这么能睡呀?”秦子夏笑道,小眼睛璀璨夺目。

    “你再吵,哥哥就把你变成小猪猪。”秦歌生气道,微弱的语气很不醒脑,他还在半梦半醒。

    “哥哥大坏蛋,就知道欺负子夏,哼!”秦子夏轻哼道,理直气壮地冲进到了秦歌怀里,差点撞倒了稀里糊涂的秦歌。

    “秦歌!”这时,门边传来一声呼喊,随后,秦坤的身影立在了秦歌身前。

    “父亲。”秦歌低头问候道。

    秦坤:暗夜主帅,统领着影士军团,身居高位。他那略黑的肌肤和那脸上的疤痕,很是给人一种畏惧感,高大威猛的身躯树立在眼前,仿若一颗坚不可摧的石柱。

    “父亲请进。”秦歌说道,随即扭动着身子,缓缓让出了道。

    “父亲来了,别调皮了。”秦歌小声地对子夏说道。

    “噢~”秦子夏这才松开了那双缠人的小手,乖乖的跑到了父亲身边。

    秦坤站在木凳旁,等待着秦歌。

    秦歌关上房门后边来到父亲身前听命。“父亲有事吗?”

    “试炼之门的开启,这件事情在昨日已经在城里散开了,我只是来提醒你几句罢了。”秦坤说道,严肃的口气很不和睦。

    “请父亲明示。”秦歌恭候父亲的叮嘱。

    “说多了也都是为了提醒你,叫你面对困难的时候要多为自己考虑,其次冷静更是需要谨记。”秦坤说道。

    “嗯,孩儿一定谨记父亲教诲。”秦歌回道。

    “那么大的人了,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家。”秦坤说道,随即慢步离去。

    跨出房门的那一瞬间突然回头一句:“万事要小心,不要跟团队走散。”话后,他的身影高冷的消失在了秦歌眼中。

    “父亲~您等一等子夏嘛~”秦子夏撒娇喊去,随即跑出了门外,追上父亲的身影。

    “父亲,您就放心吧,孩儿不会让您失望的。”秦歌立即回道,秦坤能不能听到就不清楚了。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