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候选男女生组队长
    “通过体能考核的同学可以向班主任领取生死协议书…”校长话音未落。

    有一名女生举手问道:“校长,我突然不想参加了,我能跟他们一起回教室里去吗?”

    看着那群不通过的学员离开时的背影,那名女同学心有所动,一听到要签生死协议,忽然胆战心惊,反悔了。

    “不可以!一旦通过体能考核的学员必须签订协议!而且还要必须进入试炼之门!”校长严肃强调着。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啊?”众人纷纷吊起了犹豫。

    听到了校长的回复,那名女同学这才死了心,现在正默默地哭泣着。随后,她的班主任直接将生死协议送到了她身前,她不得不乖乖地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且盖上自己的拇指印记。

    看到了那名女生的遭遇,芗兰心急如焚,更是头脑发热不知该如何是好。

    “完了完了,已经回不了头了,看来只能乖乖顺从了。”芗兰心中默念道,脸上挂起了犹豫,很是烦恼,

    这时,杨潇突然靠近过来。“别担心,本少爷会保护你的。”杨潇来了个趁虚而入,顿时让秦歌看着不爽。

    秦歌也过来凑个热闹:“哎哟!表哥这是要干嘛呢?想英雄保护美人啊?”秦歌哼笑着,脸上露出一面歧视。

    “你知道杨慧敏为什么不愿意跟你一起去冒险吗?那是因为你无能,她怕你保护不了她!”杨潇歧视道,反咬秦歌一口。

    “你才无能!信不信我打你!”看杨潇那副得意忘形的样子,秦歌狠着眼,一怒之下真想当场给他一拳。

    秦歌狠狠地指着杨潇的额头,对他瞪大了眼睛。

    “你打一个试试!”杨潇也毫不畏惧,直接跟秦歌干起了眼神。

    要不要看在这里人多,杨潇真想给自己这嚣张的表弟一个教训。

    廖云看似不妙,赶紧走到了两人身旁。“干什么呢?老师就在前面。”廖云提醒道,这可能是化解争执的最好方法了。

    看到廖云上前来阻止,两人也就哼声转身分开了。

    廖云突然站到了芗兰身前,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刚想开口便被芗兰给抢先了。

    “我知道你想跟我道歉,不过不用了,我已经消气了。”芗兰严肃道,猜出了廖云的心思。

    “不,其实我是想说——红颜祸水。”说完,廖云转身离去,脸上卷起一丝笑意,高冷地回到了王灵襄身边。

    “你……”芗兰无言以对,对廖云的答案措不及防,无奈而又震愤,一同堆积在了心中。

    看着廖云无情的离开,芗兰抿着嘴轻轻蹬了蹬脚,嘴里还一直哼着:死廖云……

    一张张白字黑字的合同送到了所有学员的手里,且都通通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盖上了拇指印记。(只要将拇指按在合同上的任意一处,就会呈现所按之人的拇指的指印)

    老师走过来收走了所有同学手里所签过的协议书,便回到老师队里站立着,等待校长的下一个指示。

    “站在同学们面前的是这次保卫团的老师,相信不用介绍同学们也都认识。皇尊特地指示过,这一次的老师保卫团比以往多派出了几位,相信有老师的庇护以及同学们自身的能力,足以平安归来。”校长说道。

    场面肃静,众人静静地期待着校长接下来的发言。

    一阵清风徐来,扫荡了众人的脸色,无不坚定的像一根根木头,纹丝不动。

    “为了方便老师们的工作,和更好的管理此行的队员,将在你们四十人之中选出两位同学来担任男女组的队长。”校长说道。

    说到这,众人开始嘀咕起来,左顾右盼。

    “分别选出一男一女,现在有谁要主动站出来接任?”校长问道。

    这时,幽魅班的杨潇站到了前排,同时间,其他班级也都纷纷站出了候选人。

    此刻,潘松轻轻颤动眼眶,凝视着廖云。

    这时,廖云也主动站出来了,与其一同窥视男组队长之职。

    “很好!那么女生呢?”校长说道。

    这时,幽魅班唯有时西一个女生站到了前排,其他的或许都没有那个能力。

    同时间,其他班级也有女生主动站了出来。

    现在数数,男生候选人一共有七名,而女生候选人只有三名。

    “你放心,有本少爷和云在,你不必害怕。”秦歌对芗兰悄悄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嚣张。

    芗兰听到之后很是厌烦他那张口,便回了句:“秦少爷,您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说完,芗兰的身影划过了秦歌的眼角。

    秦歌目瞪口呆之时,她正快步走向前排。

    一面熟悉的身影划过廖云的脸颊,那阵微风吹拂着他的眉头,唤醒了他的好奇心。

    此刻,芗兰已经站在了廖云的身边,与男生组候选人肩并肩。

    “喂!你干嘛?”廖云斜眼悄悄地问道,很是好奇。

    “在后面总是被欺负,我不要待在那了。”芗兰回道,理直气壮地有模有样的挺身站立着。

    “你可别跟我说你想当女生组的队长。”廖云说道,想想她也没那个能力。

    “廖少爷,恭喜您猜对了,我就是来候选女生组的队长的。”芗兰坚定的语气回道,很明显,她已站稳了脚跟,已不可动摇。

    “你这个人…”廖云犹豫道,话音未落。

    “我怎么了?”芗兰疑问道。

    “你这个人真奇怪。”廖云补充道,随即轻轻摇了摇头,微笑中带有一句不可思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