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幻术破
    芗兰从一开始就将这里设成了自己施展幻术的场所,而所在之人,都已成了她施展幻术的对象。

    从那位同学口中闻到芗兰的踪迹之后,众人纷纷抬起头来,凝望着上空。

    “千人千影!”

    芗兰停留于空中,紫气渲染了她的身影。一令之下,瞬间!从她的身体分出无数个人影,刹那间克隆了她的身材以及容貌。

    芗兰那密密麻麻的影子浮现在众人眼中,这一刻,她变得无比地让人胆怯。

    “哇!这就是幻术中的分影术吗?好厉害啊!”

    “这位女同学好强的实力!”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啊?”

    ……

    看到芗兰的分身之后,众人一脸茫然,随即喧嚷了这片气场。

    “怎么会?这么多…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时西抬头凝望,一脸茫然,束手无策,内心忽然有一丝紧张。

    “芗兰好厉害啊!居然能分出那么多个自己。”王灵襄赞叹不已,十分欣慰。

    “在她所密布的幻术气场里的人,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她一手构造出的东西,灵技虽好,但却极其消耗能力,时间维持的越久,也就越吃力,如果她一味地躲避的话…得不偿失。”廖云解释道,仔细分析着两人的战况。

    只见时西挽手耍了个剑花,剑锋指向高空,一丝红光划过红蟒剑剑刃上,时西坚定的眼神左右凝视着芗兰的分身。

    “气刃!”

    时西挥剑朝一面人影砍去,一块月牙弯红色剑气划向芗兰的一面人影。

    剑气击中芗兰分身的那一瞬间,与其一同消失了,然而只是一个分身从空中消散而去,其余任然无动于衷。

    随即,时西又一剑砍去,一招剑气再将芗兰的一个分身分解而去。

    看着数不清的分身,和那无法辨认的真身,时西有些慌了。

    “怎么办?得用火烧吗?如果真要这样的话,我还能有几丝灵力来面对试炼之门内的考验?”时西忽然纠结不定,右手握紧了剑柄,时刻警惕着。

    “千影——疾!”

    芗兰不知从哪里发出一声呐喊,刹那间!数百个芗兰一拥而下,手无寸铁的直冲时西而去。

    “她要开始进攻了吗!”时西惊叹道,一脸茫然。

    时西眼中倒影着百具人影纷纷投来,紫瞳闪烁。这一刻,时西忽然红瞳一闪,收剑身于眼跟前,剑锋朝向。

    “剑气——蟒焚!”

    时西一声大喝,红蟒剑瞬间缠绕着一圈圈火焰,遍布剑刃直至手腕。

    “焚火!”

    时西一声呐喊,咬牙切齿,一阵火焰瞬间燃烧着她的身体,顿时让人看得模糊。

    芗兰的百具身影一拥而上,直接撞上了时西。

    芗兰的身影撞到时西身外那圈火焰的一瞬间被化为乌有,无论多少次攻击都对她无效。

    “焚蟒——形!”

    时西再一声呐喊,身体突然炸出一阵火光,炽热的气息瞬间吹到众人身上,让人热得发慌。

    红光一现,众人无不闭上眼睛,随即激发内灵瞬间凝聚灵气来格挡火焰的冲击。

    王灵襄看得毫不眨眼,全神贯注地观看着那一幕闪烁。她知道,她现在已经处于廖云的保护圈内,任何外来的灵气都已被廖云所凝结的一层蓝光所挡住了。

    炙热的火焰要众人眼中燃烧,这一幕,众人无不惊叹时西的灵力之强。

    待红光消去,众人忽然发现身旁的紫气已被时西刚才的火焰所烧尽。

    这时,芗兰的身影笔直地站在时西原来站在的地方,正惊讶着她此刻的身影。

    “看来,幻术已经不存在了。”廖云说道,随即笑哼了一声。

    “她居然用火焰烧掉了幻术气流!好强大的火气…”芗兰惊叹道,一脸茫然。

    “你是音师,手中的武器无法与我正面抵抗,你还有什么战术尽管使出来吧!”时西说道,模糊的身影依然被火焰包裹着,很是壮丽。

    “她要输了吗?”王灵襄突然问道,疑惑的目光凝视着廖云的脸颊。

    “这位女同学…并不简单。”只听廖云淡淡回了这么一句。

    “以剑气为原体,将灵力注入剑身,使火焰燃烧得更加猛烈,既能焚去对手的灵气结界,更能起到保护作用,我说的对吧?”芗兰突然问道,神情自若。

    “是又怎样!”时西豪爽回道。

    “你很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所以我们之间的力道已有着一定的悬殊。”芗兰说道。

    “那又怎样!”时西回道,坚硬的语气很有气质。

    “所以我要调解你与我之间的力道,以及你的思维。”话后,芗兰挽回玉宁箫,使萧口划到嘴上,随即闭上了双眼。

    “你想怎样调解?你想拿走我的力量?”时西问道,突然笑了,以为她是在说笑,随即迈出步子,牢牢地握紧剑柄便芗兰走去。

    “不是拿走,而是压制!”芗兰突然说道,紫瞳闪烁,身体震出一波气流。

    玉宁箫——离恨十曲!

    这时,只听芗兰吹响了玉宁箫,一曲悦耳萧声回响在众人耳边。

    “离恨十年,一曲长在,剑灵一世,长军不回……”

    玉宁箫甚是洗脑,一曲简单悦耳的灵动,深深地打动了众人的心。更是长歌一曲,使时西心中所凝聚的火源正逐渐消退,随即将她体外的火焰渐渐消退。

    随着时西的迈步,她此刻的情绪正被萧声抚平,导致无法专心凝灵而使灵力回收于体内。

    这一刻,众人已沉迷于萧声,乃至无法自拔,甚至不愿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