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藕断丝连的兄弟情
    荒野慕林,无名山脚下。众人被校长顺着路领到了所指定的落脚之处。

    “我们到了,同学们先休息一下。”校长喊道,使得跟在后头的同学们也都听得明白。

    众人齐声回道:“是!”

    无名山脚下,是学院开辟安全之路的尾巴,所以说,每离开这里一步,凶险将不请自来几寸。

    因为是一年才来这里一次,又因五人过问,从而导致众人所歇息之处变成了一片高草。

    那是一种名为“绿墨草”的植物,生长于荒野之地,或是野山半坡中,体型高大,能够爬到人的腰部,每一片叶子如同巴掌那么大,但是它们都十分软弱,风儿悄悄溜过头顶都会被它们给抓个正着。

    众人踩踏出一条道,由于认识到了绿墨草的性格,也没必要去烧毁它们。

    悠悠绿墨草,抬头望去,前后左右百米相见,嫩绿了人们的心头。

    众人以校长为中心,层层包出几大圈,站在圈内前排的是老师们。

    这时,一阵清风徐来,拂过这片绿墨草。嫩绿的草儿飘摇在学生们的眼中,绿油油的犹如软绵绵的绿色棉花地,渲染了这片气场。

    “哇~好美啊~”芗兰惊叹不已,笑逐颜开,目光徘徊在这片草地之中。

    “这里固然唯美,但却是噩梦的起点。”秦歌在一旁说道。

    “噩梦?难道这里也会常常出现灵兽吗?”芗兰疑惑不解。

    “绿墨草有一种很特殊的气味,你有没有察觉到?”秦歌反问。

    话音刚落,芗兰赶紧伸手挽来一张绿叶,轻轻嗅着它身上的味道。“淡淡的清香,怎么了?”芗兰好奇道,很想知道答案。

    “我有说怎么了吗?”秦歌笑道,眼皮不停地挑逗着芗兰,顿时憋笑着。

    “你…你耍我!”芗兰看出了秦歌的用意,认为他是在逗她好奇而已,便生气了,扭过身去不想再理会,顿时摆着一张无奈而又可怜的表情。

    这时,杨潇挤了过来。“秦歌的意思是,这里除了绿墨草就再也没有其他植物了,从而也没有了动物的存在。”杨潇说道。

    “没有动物?为什么?”芗兰很好奇,因为草这种东西应该会有很多动物可以进食的。

    “因为绿墨草是有毒性的,即使是灵兽误食了这种草,也会被毒死,当然,对三灵体级别以上的灵兽是不起作用的。”杨潇解释道。

    这时,芗兰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杨潇,静静地听着他的说。

    “没有了动物,所以不会有灵兽进入这里来觅食,之所以我们现在很安全,从而当我们离开了这里,可就真的一步一步地踏入噩梦了。”杨潇补充道,高傲的语气很柔耳,很有说服力。

    “原来是这样啊,我错怪秦歌了…”听了杨潇的一番解释,芗兰内心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闷红了点儿脸庞。

    “没事没事,不知者无罪嘛,我还以为你认识这种草呢,呵呵~”秦歌轻笑道,安慰了芗兰那颗脆弱的心。

    “你下次说话能不能明确一点,免得自泼口水。”杨潇对秦歌说道,话中之意以眼神来传达。

    一听到杨潇内心膨胀起来,秦歌就很不爽。“你什么意思啊你!别以为你是我表哥我就不敢动你我跟你说,才大我两个月你嚣张什么!”秦歌迈步向前顶眼怒道。

    “要不是看在舅舅的面子,我早给你嘴上塞一团泥巴了!”杨潇瞬间怒气飙升,与之狠眼相对。

    “什么?!要不是看在姨父的面子上,我一顶雷就把你给轰了我!”秦歌也毫不逊色。

    “哟!给你点风你还想上天不成?要不要表哥给你点把火啊!”杨潇顶了上去。

    “就你那点火力,给厨房里的下人生火还差不多!”秦歌信心满满,直言冲向杨潇的弱点。

    “你有种再说一遍!”

    “说就说,我还怕你不成!”

    ……

    两人相互怼话,争吵不休,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一刻,反成了众人包围着杨潇和秦歌。忽然,两人身旁传来一圈眼神,顿时尴尬了场面。

    这时,两人忽然感觉不对劲,回头之间,只见那一群目光不请自来,来势汹汹的恐惧感瞬间触及到了两人的心头。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结于一瞬之间,让两人牢牢记住了那些眼神有多可怕。

    “那个…打扰了各位…真不好意思,呵呵…”秦歌内心表示尴尬,顿时打断了两人的斗嘴。

    “那个…我…”杨潇内心忽然忐忑不安,因为他看到了校长的眼神,以及……

    “你们两个很能打是不是!给我去打颗四灵体的野兽之心回来!”潘松老师怒火三丈,气质汹汹的冲到了两人的身前,一副严肃的眼神让人胆战心惊。

    在潘松老师的教育下,两人尴尬地沉默了。

    “好端端的,他两怎么又吵架啦?”王灵襄好奇问道,很想知道答案。

    “这不挺正常的嘛,他两只要在一起有一段时间,就会忍不住地用吵嘴来促进表兄弟的感情,没事。”廖云不以为然,并没有再为两人的争吵而担心,反而以为这是一件好事。

    “有什么话难道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嘛,一碰面就吵架,唉~真稀奇。”王灵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是啊~还真是有点儿稀奇。”廖云回道,微微一笑,目光凝视着秦歌和杨潇的身侧,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芗兰心想道:“好奇怪,明明是一对兄弟,却要以仇人的关系来相处,这两个人…我完全看不懂……”

    众所周知,秦歌和杨潇的关系已然破裂,然而当两人每次打架的时候,却总是于心不忍,乃至推辞那所谓的仇恨,经过无数个岁月的折磨,依然藕断丝连,从未想要一刀两断,但却已握刀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