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任务的纠纷
    看着男生组人数众多,齐心协力制服一只四灵体灵兽也不是不可能,而女生组就不得不让杨紫仙老师担忧了。

    杨紫仙悄悄走到了校长身旁,轻说道:“校长,女生组的任务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虽然她很不想看到这样,但却无力回天,只好到校长耳边消愁消愁。

    “或许吧~可这都是皇尊的指令,我身为校长怎能反对啊。”校长抬头轻叹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看到校长那副情不自愿的模样,杨紫仙老师也不想再为难他了,便悄悄转身离去。转身的那一瞬间,无奈的目光悄悄划过了校长的指尖。

    午后的太阳开始变得懒惰,有点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样子。风儿爽快地吹过人们的耳边,东边开始变得暗淡。

    女生组正在讨论这次任务的安排,由时西带队,围成一团。

    “回灵草一般生长在潮湿阴暗的地方,洞穴是最好的指南。由于我们人数较少,所以我们要一起行动,绝对不可以分开!”时西坚定的目光扫过所有队员的脸庞,很是严肃。

    “好!”众人齐声回道。

    “据我所知,三灵体灵兽阶级的品种就属赤金兔的兽力最弱,所以我们就把目标放在那种灵兽身上,接下来就是二灵体灵兽了,对此你们有什么想法?”时西分析了任务的资料,忽然问道。

    “我觉得活捉一只幼崽比较简单一些。”龙玉环建议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觉得可行,到时候分配人引开成年灵兽就好办了。”时西说道,以为这个法子可以用,比起活捉一只成年或半成年的二灵体灵兽来说要容易一些。

    “要怎么引开母兽?用攻击?还是其它方法?”芗兰突然问道,一副不以为然的眼神坚定的凝视时西的眼睛。

    从芗兰眼中,时西看到了疑问。“除了攻击,难道你还有其他方法不成?”时西强问道,以为芗兰有意要反驳刚才那个话题。

    “不能攻击,只能智取!”芗兰坚定的语气坚定了众人的眼神。

    “那好啊!你说用什么方法,你是队长你说了算。”时西说道,顿时感觉芗兰有些不顺眼。

    “我能使用幻术,可以把幼崽引出洞穴。”芗兰高傲地说道。

    “呵!你能覆盖多少面积?”时西随口问道,感觉芗兰是在说笑。

    “的确,每个阶级的灵兽都有一定的距离探测能力,想要在灵兽毫不察觉的距离内激发内灵的确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芗兰回道,明知自己的想法不会得到赞赏,却还是要说。

    “呵!那就是空谈喽~”时西无奈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眼角划过一丝藐视。

    “我…”芗兰话音未落,却被时西给打断了。

    “好了,咱们先说到这儿吧,活捉灵兽幼崽的事明天再说,时候也不早了,该吃晚餐了。”时西说道。

    “嗯。”众人纷纷同意了时西,却唯独芗兰还在犹豫。

    “算了,还是等明天再说吧。”芗兰心想道,原本还有最后一句话,却被无情的藐视了,使她内心很凄凉。

    之后,大家都散了。有的坐在草地上静休,有的坐在草地上食用食物。大家都散了,然而芗兰还站在原地发呆。

    突然一阵清风拂过芗兰的脸颊,她这才猛然惊醒。“哎呀!我好像忘了带食物进来,老师那里会有吗?”

    咕噜~咕噜~

    看着同学们纷纷坐下来吃上了自己先前准备的食物,芗兰的饥饿声突然响了起来。

    两手空空的她,无奈的迈出脚步,走到了潘松老师身边。

    “老师,那个…我想跟您说件事。”芗兰很不好意思地说,低着头,内心很是纠结。

    “什么事?”潘松问道,一副凶巴巴的脸,语气很是威严。

    “我进来的时候忘了带食物,您能不能…”说到这,芗兰顿时羞涩了语气,低声细语乃至断了后言。

    “什么?你怎么能不带食物进来?”潘松严肃问道。

    “忘了…”芗兰嘀咕着。

    “你…”潘松顿时就来气了,可想到眼前的学生是一位女生,便赶紧沉住了气,收回了语气。

    “你等一下。”潘松说道,忽然平息了怒气。

    只见潘松红瞳闪烁,瞬间激发出内灵,当芗兰抬头之后,看到的只是瞬间收回灵力之后的潘松。

    潘松激发内灵的瞬间,随即召唤出了一块洁白圆玉落在右手心上,之后便收回了灵力,恢复了神情。

    潘松伸出左掌划过玉身。“把手伸出来。”话音刚落,芗兰赶紧伸出双手,静静地凝视着老师的眼睛。

    “灵起灵落,出!”潘松对掌心那块玉念道。

    潘松瞬间将左掌划到芗兰的掌心上空,刹那间,那块白玉泄出一阵白光点,被他的左掌指引飞到了芗兰掌中。

    一瞬之间,灵气凝聚成了一个口袋,口袋里装满了东西,不用想也会知道那是食物了。

    食物转化成了灵气融入了白玉体内。灵散灵凝,灵起灵落,这些只是转化了物质的形态罢了。

    “拿好了,饿了就快吃吧。”潘松关心道,这时候的他突然变得温柔,让芗兰顿时感到有点儿不适应了。

    “谢谢老师!”芗兰退后一步,鞠躬谢道,此刻,她很是感激这一袋食物。

    其实芗兰心里很清楚,当她从老师手里拿走食物之后,老师也将面临着却食的可能性,所以她很是感激老师的照顾。

    “真是的,这种事情都能忘记。”潘松老师唠叨着,随即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