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思念的幻觉吗
    夕阳隐进了西山,天色已然暗淡。学生们自由组合歇息,在天黑之前到附近树下捡了些干柴,随着天色暗去,学生们生起了篝火。

    静夜,夜空闪烁着星光,璀璨的星星如同一颗颗可人的眼珠,传来闪耀的号角。

    在这片昏暗的荒野,众人生起了几个篝火,点亮了山脚。

    围在炙热的火堆中,学生们扯起了闲谈。忽然感觉这不是一次冒险,而是一次露营,可危险总是能在人们不留意的时候破土而出。

    幽魅班的所有学生围在一堆篝火旁。火焰照过每一个人的脸庞,它很想给人们助兴,可除了取暖它真的别无他法,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场冷漠,悄悄地。

    “过了今晚,明天得忙到死了。”秦歌轻叹道,昂首挺胸的叹息着,眼角划过一丝无奈。

    “你要是忙不起就干脆留在原地等我们回来,反正你去了也不指定能帮上忙。”杨潇凑了一句,语气有些鄙视。

    秦歌伸出右食指就狠狠地指着杨潇:“你…”秦歌话音未落,被坐在身旁的王灵襄伸出手压下了他的手臂。

    “好啦好啦!你们两不要动不动就吵架好不好!”王灵襄无奈道,表示不想看到这两表兄弟体现出争执的神情。

    有王灵襄的劝解,两人也都平息了,微微低着头凝视着炙热的火焰,消愁着。

    此刻,芗兰正坐在廖云的对面,两人之间隔着一堆柴火,她始终没能看清他的脸。

    “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让火堆灼烧掉心中的烦恼,这种感觉——我还是第一次。”芗兰默念道,此刻的她只想静静地坐着,看着别人的小动作,和那不说话的星空。

    这时,廖云突然站了起来。王灵襄好奇地抬头望去,随即也起身了。

    “怎么了?”王灵襄拉着他的手臂好奇问道。

    “我离开一下。”廖云淡淡回道,随即转身。

    廖云转身之时,王灵襄赶紧抓紧了他的手臂。“你要去哪?”

    只听廖云淡淡回了声:“上厕所。”便离开了。那一刻,王灵襄已然不再抓着他的手不放。

    看着廖云离开的背景很坦然,王灵襄也就放心了。可能是她担心过度了吧,还没有忘掉去年那件事情,一件廖云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王灵襄随即坐回了座位,秦歌好奇道:“他怎么了?”

    “哎呀~你别问了。”王灵襄心里很是别扭,一副无聊的神情,紧紧地抱住了双腿,凝视着火堆。

    火焰的光芒划过王灵襄的嘴唇,闪过一丝清秀,看似柔润而又甜美。

    老师们围着一堆火,且是潘松老师大声吆喝,让人看上去,像是喝醉了。

    “都喝合适点阿。”校长提醒道,自己手里还提着一罐酒,说完便是抬手一口咽下。

    “没事,咱们在绿墨草里,那是绝对安全的!”潘松摇动着手中的酒罐说着,自信满满。

    看着潘松那副喝后狂言的模样,连校长都无奈了。

    “今晚由熊剑华老师守夜,辛苦你了熊老师。”校长说道,叮嘱着,安排了今晚的保安工作。

    “好的。”熊剑华果断接受了。

    “学生们今年的试炼任务比往年的要艰难得多,希望老师们齐心协力,暗中保护好每一个学生,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够平安回到学院。”校长说道,眼神划过一丝坚定。

    “一定,一定!”老师们纷纷答应了校长的要求,享用着摆在身前的食物。即便这里没有米饭,粗粮之类的食物也是很可口的。

    璀璨的星空让人想起了遥不可及的梦想,廖云独自一人离开了那个群体,轻轻地踩过绿墨草的身体,来到了一颗树下。

    “四灵体的兽心啊~总感觉遥不可及。”廖云轻叹道,抬头仰望着星空,双手在摸索着裤带,想必是要解开它然后上个厕所吧。

    “这次的任务比往年的要艰难得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园园现在正在干嘛呢?好想知道啊……”

    星光闪过廖云的眼睛,思念的气息正不断地从他心头涌出来。

    “少爷,你想我了吗?”身边突然传来燕园园的声音。

    “嗯?呵!幻听真好啊。”听到呼唤的瞬间,廖云一脸茫然,随后却若无其事的将刚才所听到的视为幻听了。

    “少爷,你在干嘛呢?”

    廖云耳边又传来了燕园园的声音,这一刻他很认真的提起了裤子,左顾右盼,猛然转身一看。“唉!你…你怎么在这?”

    廖云转身之间,燕园园的身影伴随着他的表情呈现到了他的眼前。

    确认到燕园园的身影之后,廖云随即被吓退了两步,目瞪口呆,一脸茫然。此刻,廖云既喜又惊。

    燕园园低头看去,只见廖云提紧着裤子,裤带还没有绑好,她顿时羞涩地转过身去,抿着嘴唇,眯缝着眼内心很是尴尬。

    “少爷…我…其实并不知道你正在…”燕园园顿时说不下去了,抿着嘴闷红了脸。

    廖云赶紧绑好了裤带,轻轻地走向前去,悄悄地伸出双手将她搂住。

    这一刻,廖云高兴极了,只想紧紧地将她搂住,怕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觉,于是使劲地沉醉于她的气息。

    “少爷…太紧了啦~”燕园园挣扎着,由于廖云的双手很有力量,她无法挣脱,且不想挣脱,但又不得不挣扎,于是内心很纠结。

    “一会儿就好,别动。”廖云轻轻说道,在她耳边亲昵着。

    如果这只是一个幻觉,那么他宁愿沉迷于这一刻,哪怕是短暂的,他也不肯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