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我要赖在你身边
    “不听话,你跟来了,那师傅怎么办?”廖云责怪道,伸出右食指轻轻滑下燕园园的鼻子。

    “爷爷说自己一个人可以的。”燕园园说道,低着头眼神躲躲闪闪。

    “真的?”廖云问道,其实心里很清楚,是她撒娇着要跟来的,师傅没办法才行此计策。

    “嗯!爷爷一个人可以的!”燕园园抬起头来,秀亮的眼睛对他眨呀眨,呆呆的嘴唇划过廖云的眼角。

    “既然来了,就老老实实地待在我地身边,不许离开我半步,听清楚了没!”廖云警戒道,表情很是严肃,但语气却很温柔。

    “是!少爷!”燕园园忽然笑逐颜开,得到了廖云的允许,仿佛坠入了他的心。

    王灵襄抱着腿坐了很久,目光叮嘱着廖云离开的方向。心想道:“云怎么还没有回来呀?”

    看到王灵襄如此忧愁,坐在一旁的秦歌有些不耐烦了。

    “你坐着别动,我过去看看。”秦歌说完,便起身而去。

    王灵襄凝视着秦歌那焦急的脚步,随着秦歌的言行,她也就放下了一半的担忧。

    星河如同阳光下的大海,涟漪着璀璨夺目的晶光。

    秦歌匆匆踩过绿墨草,沿着廖云刚才开的路追去。“上厕所能用这么久?”秦歌好奇道。

    秦歌顿时停住了脚步,挺直了腰,瞪大眼睛凝视着远处那两面模糊的人影。

    秦歌追着影子,慢慢走向前,全神贯注地盯着。

    这时,廖云突然激发内灵,蓝瞳闪烁,眼神很是严肃。

    “怎么了?”燕园园好奇道,忽然感觉廖云的警惕很是可怕。

    “别!是我!”秦歌赶紧喊道,奔跑而来。

    看着气喘吁吁的秦歌,廖云这才收回了灵力,恢复了神情。

    “我还以为是灵兽呢。”廖云解释道。

    在这种地方,每一次异动都值得激发内灵。

    “我就…唉?园园!”秦歌惊叹道,看到燕园园的那一刻,他目瞪口呆,一脸茫然。“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只见燕园园伸出手指指着天上,没有发言。

    “别逗了,老实交代。”秦歌严肃道,因为他知道进入试炼之门的规定,校外人员严谨入内。怕被老师发现,燕园园会受到指责。

    “是师傅把园园藏在万灵神坠里,被我带进来的。”廖云解释道,镇定自若。

    “这神坠还能这样玩啊!”秦歌惊叹不已,廖云的解释真是让他措不及防。

    “先别说这些了,赶紧想个法子,怎么样才能满住老师的耳目。”廖云严肃道,这个问题关于燕园园的存在,不得不想出个万全之策。

    “让园园继续在神坠里待着不行吗?”秦歌疑问道,一时之间还真没想到什么好法子。

    “园园是纯阴之体,不可以在里面呆得太久,多次使用化灵会削弱身子的。”廖云提醒道,表示不认同这个法子。

    话后,三人冥思着,都在为她想法子。

    “唉!有了!”秦歌喊道,忽然喜出望外。

    “快讲!”廖云顿时急了。

    王灵襄又等了不知几声忧愁,不停地回望着那个方向。

    一个令人焦急的夜晚,那条模糊的夜景,在王灵襄眼中吞噬了两个人的身影。

    过了许久,王灵襄困惑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闪亮,赶紧起身来注视。

    “是云和秦歌!那…那个人影是?”王灵襄看到了廖云和秦歌的身影,而站在两人中间的那个人影就让她有些迷茫了。

    此刻,燕园园披着廖云的那件外衣,她的样子很是冷缩。三人平淡的走来。

    “这就是你想出的法子?”廖云无奈道,表示连自己都醉了。

    “呵呵…起码还有的拼。”秦歌解释道。

    “来——为明天干杯!”

    “唉我说,老潘你平常保养得也够结实的了,要不咱两明儿打只一灵体灵兽烤烤?”

    “好!明天咱们吃肉!”

    “来!干一个!”

    从老师组里传来一阵酒话,每一句都划过了廖云的耳边。

    此刻,三人悄悄地从老师身旁有过,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然而内心微微颤抖着。

    三人成功的走过了危险之地,这才得以松了一口气。

    “站住!”忽然!从老师组里传来一声指令,三人顿时停住了脚步,一脸茫然,惊慌失措。

    这时,秦歌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此时此刻他害怕极了。

    “你们干嘛去了!”潘松老师质问道,即便喝醉了也还在关心学生们的安危。

    “老师,我们…”秦歌话音未落,便被潘松老师的话给打断了。

    “廖云,她是谁?”潘松老师质问道,看到了燕园园梳在身后的长发,有些质疑。

    “公主一个人上厕所害怕,所以就让我陪着。”廖云解释着,不敢回头。

    “哦,好好保护公主,有什么需要就跟老师说。”潘松说道,这才放心。披着廖云外衣的她,还真让老师两眼昏花。

    “那么我们可以走了吗?”廖云淡淡问道,高冷的语气很不客道。

    “回去告诉同学们,上厕所的时候一定要有人陪伴,绝不能单独离开。”潘松老师指示道,语气很是严肃。

    看着醉醺醺的他,秦歌表示很感激他的照顾,随之缓解了心口的压力。

    “谢谢老师,您今晚喝多了,请早些休息。”廖云丢下这句冷话,便拉着燕园园的手离开了。

    秦歌对潘松轻轻点头之后,便回头追去,与廖云肩并肩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