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太安静的夜晚
    “云!”王灵襄惊叹道,随即站起身来,随之将目光滑到了燕园园身上。看着披着廖云衣服的人影,王灵襄很是疑惑,“好眼熟的影子…”

    这时,廖云拉着燕园园来到了王灵襄身前。廖云和秦歌则是站在她身后为她挡住老师的视线。

    “啊?园园!你怎么也来啦!”王灵襄小心翼翼的惊叹道,目光忽然左顾右盼,怕是被别人看到似的。

    这一刻,幽魅班的所有学员已将目光放到了燕园园身上。

    “先坐下。”廖云说道,扶着燕园园轻轻坐下,自己则是坐在了两位美人的中间。随之,秦歌也入了位。

    “是我求爷爷让我跟进来的。”燕园园解释道,与她对笑着。

    “进入试炼之门之前我怎么没有看到你的身影啊?”王灵襄疑惑不解,很想知道答案。

    “爷爷将我藏在了少爷的万灵神坠里。”燕园园眯缝着眼,可人的微笑很是甜美。

    只听王灵襄轻“噢~”了一声,便不再过问。

    转眼间,引来了本班所有人的注视,这一刻,时间仿佛凝结,冷缩了气息。

    “咳咳~”廖云突然咳嗽了一声,随后目光划向火堆,坚定的目光闪过一丝警惕。

    秦歌突然站起来说道:“这件事,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说完他便坐下了,严肃的语气顿时为旁人设了一个定数。

    只见杨潇斜嘴一笑,脸庞划过一丝轻哼。反正也没多大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和廖云唱反调,还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时西若无其事的低着头看篝火,表示没有异言。

    廖云忽然抬起头来扫荡了本班所有人的眼神,这一刻,他的嘴唇露出一丝微笑,表示很满意。

    这么明目张胆的法子还是秦歌想出来的,用权势压制旁人的眼光,的确很实用。

    为了不引人耳目,廖云让燕园园继续披着他的外衣。

    面对着炙热的火堆,燕园园经不起这种热量长时间的呵护,便扭动了一下身子,悄悄地往后挪去。

    看到燕园园那双很不开心的眼睛,廖云这才猛然惊醒。

    “再退一步吧,这样你会感觉好受一些。”廖云呵护道,伸出手抱住轻巧的燕园园坐退了一步。

    被搂在双手之间的燕园园,缩得像个小女孩。“嗯…”

    燕园园既是纯阴之体,那么她所能承受对外界带来的种种因素的利害弱于常人。

    篝火虽是以火灵点燃的树枝,目前为止任然残留着火灵的痕迹,且有火源引入,之所以烧得很旺,燕园园承受不起这种热量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到脆弱的燕园园黏在廖云肩膀上,王灵襄有着着急了。“云,园园怎么办?从现在起要和我们一起行动吗?”

    “我知道你在担心老师那边,没事的,有我在,我一定能够保护好你们两。”廖云坚定的目光回了王灵襄的话,纹丝不动的意念表示已不可动摇。

    只听王灵襄轻“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言。就静静地靠在廖云的右肩,轻轻地闭上眼睛,看似有些犯困了。

    “如果困了就这样睡吧。”廖云轻轻说着,温柔的语气滋润了两位美人的心灵。

    这一刻,两位美人都没有做出回复,而是都闭上了眼睛,头安逸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她就是燕园园吗?我记得前几日我和二皇子一起去为她祝贺生日过,应该是她了。”芗兰心想道,凝视着躲在廖云左肩后面的燕园园。

    “按理说以这样的温度很适合取暖了,为什么她选择了退后,而且廖云的左肩上一直有着灵气拂过的影子,为什么呢?”芗兰疑惑重重,对于眼前的燕园园,她很是迷茫,又很好奇的不停地考察着。

    “她的灵魂好纯洁,从她口中吐出来的气体中感应不到灵气的存在——原来她是纯阴之体啊!”芗兰勘察了一番,终于从气场感应中得出了燕园园的气息数据,拿到了答案。

    沈夜,现在已月时十一刻。寂静的寒月照耀着大地,树头上闪起了银光。

    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除了今晚站岗的熊剑华老师之处,也只剩廖云还在睁着眼睛看着。

    为了不受寒气惊梦,所有人都低着头坐睡着。当然也有些同学愿意背靠背睡着,这样反而舒服一些。

    此时,夜黑风高,眼看着柴火就快要燃尽,然而廖云却难以动身。因为两位美人都靠在了他的肩上,若稍微抖动身体,恐怕美人会从他肩上滑倒。

    这时,熊剑华老师突然坐到了燕园园的身边,说道:“廖少爷,原来你还没有休息啊。”

    “总感觉,太安静了。”廖云淡淡回道,轻轻抬头仰望着星空。

    “说实话,在这种地方,越是安静,就越是凶险的征兆。”熊剑华微笑说着。“唉!这两个女生一位是公主,那么另一种是?”

    “都是我未来的妻子。”廖云淡淡回道,语气顿时有些落寞。

    “照顾一个就够累的了,廖少爷还真是有命啊。”熊剑华顿时发起了牢骚,实在太无聊了。

    “熊老师,你平时看杨紫仙老师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啊。”廖云说道,心中暗笑着,话中有意。

    “呵呵…让廖少爷见笑了。”熊剑华明知辩解不过,便没打算要去闪躲。

    廖云能够理解,便不再多言。现在,两人只想静静地等待,希望夕阳能够最先照到两人的眼睛。

    嚎~嚼——

    “来了?!”两人一脸茫然,如梦惊醒,神色全无,赶紧抬头仰望着夜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