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夜的异动
    紫电在群兽中并联,兽体闪烁着雷怒棍的灵力。夜空一片狰狞,嚎嚎动天。

    众人窥视群兽的不自量力,它们狼狈的眼神不由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

    “愚蠢的灵兽,给我化做灵气吧!”熊剑华一声呐喊,蓝瞳闪烁,突然收回棍身,瞬间一挥棍,羽翼炫动360度,使雷怒棍再次横扫到一米内的灵兽的脸上,紧接着一阵雷击传开,让候在后面的灵兽一同受罪。

    噼里啪啦——

    嗷——

    电流徘徊在群兽体内,痛不欲生的群兽已然抵不过眼前的六光强者,随之一声惨叫,纷纷从空中坠落。

    这一刻,天空仿佛划过一道闪电,点亮了众人的视野。

    看着离熊剑华老师十米之内的灵兽已然制服,众人纷纷投去敬仰的目光。

    “正因为愚蠢,才会让不该死的变成了累赘,可这何尝不是削弱对手的一种方法,即便两者力量悬殊,数量总可以弥补的。”廖云默念道,搂着两位美人静观其变。

    南方远处突然浮现一阵红点,仿佛星火那般壮丽。

    “校长你看!”潘松喊道,指着南方。

    黑暗笼罩了人们的眼睛,但却清楚的认识到了危险的存在。

    “那是…夜凌兽!”校长一脸茫然,目瞪口呆。

    “这么多?!这可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行动啊!”杨明说道,十分震叹。

    “难道荒野慕林最近有异动?”校长十分质疑这个问题。

    “让熊老师一个人对付,能行吗?”杨紫仙问道,忽然担心起了这个问题。

    “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可是六光棍士。”校长坚定的眼神给了所有老师一个肯定的答复,因为他坚信着。

    突如其来的新群体让熊剑华感到十分惊叹。“怎么会…又多了!”

    眼看着群兽重整旗鼓,熊剑华脸庞悄悄地划下一滴汗水。

    “刚才那技太费灵力,可又不得不那么做,原以为速战速决可以打散它们,却引来了同伴。”熊剑华纠结着,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静观其变。

    嚎~嚼——

    群兽争鸣,纹丝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它们是在坐以待毙吗?”燕园园指着夜空疑问道,感觉好奇怪。

    “不!它们是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令猎物难以挣脱囚笼的命运。”廖云解释道,他很清楚夜凌兽的所有属性。

    “猎物?是那位老师吗?”燕园园惊叹不已,感觉自己快要明白了当前的局势。

    “到底谁才是猎物,就看熊老师手中的棍该如何选择了。”廖云说道。

    “雷怒——横棍八方!”

    熊剑华一声嚎叫,雷怒棍越发得狂暴,瞬间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电流,遍布主人全身,这一刻,他再次挥棍横扫。

    雷怒棍一挥之下,十米之外灵魂散尽,早已不再留下尸体。

    此时此刻,熊剑华已然暴走。众人静观其变,丝毫没有想要帮忙的举动,唯有那轻微的鼓劲眼神。

    被雷怒棍击中所散灵的景象并未给之后的夜凌兽带来威胁,反而越有前进的勇气。这种勇气来自死亡的嚎叫,寄托了报复的心理。

    夜凌兽再次重整旗鼓,屡次接近熊剑华,宁愿成为棍下魂。

    “愚蠢的灵兽,还要来吗!”熊剑华一声大喊,此时此刻,他已然成了胜算最小的一方。

    使用两次横棍八方之后的熊剑华,双手已然颤抖得志气直线下滑。脸上不由抹上一抹心慌。

    “校长,敌方增援迅速,源源不断的再削弱熊剑华的灵力,在这么下去的话,明日他可担不起保护学员的责任了。”高同班班主任秦永说道,平淡的语气夹杂着支援的意思。

    “校长!”潘松喊道。

    众位老师守望着发呆的沈洲,看着他如此沉迷的眼神,生怕他一时犹豫打破了众人的希望。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夜凌兽如此兴师动众呢?”校长冥思着,犹豫不决,很是质疑。

    “咦?芗兰呢?”秦歌慌了,左顾右盼找不着芗兰的人影。

    此时此刻,芗兰坐在了一处无人的绿墨草丛中,抖着玉宁箫,嘴唇不停地吐出灵力。灵力吹入箫中,泄出一丝丝无声无影的灵气冉冉升起。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芗兰默念道,微微一笑,凝望着挣扎在兽群中的熊剑华。

    唤兽:音师的特长灵技,能够以音气引出一定境界的灵兽,从而使灵兽听从于音师,内灵境界越高,越能催促高级灵兽为我所用。

    “什么?芗兰不见了!”廖云惊叹,与秦歌惊叹不已。

    “刚才她还坐在那的,我就望了夜空一会儿她就不见了。”秦歌解释道,看着全班同学就少了她一个,所以就怕她出什么意外,毕竟就她一个人离开。

    “快去把她找回来!今夜夜凌兽异动,恐怕还会有其它危险正在向我们靠近。”廖云说道,很在担心芗兰离队这个问题。

    秦歌丢下一句“我马上去找”便匆匆离开了。

    “这个时候离开,是有什么事吗?”廖云好奇着。

    此刻,熊剑华再次施展一次横棍八方,虽然再次将一波夜凌兽清理掉了,可却是治标不治本,任然没有让人放松的意思。

    “在这么下去的话,很难撑过两次绝杀。怎么办,那技太费劲了,如果使出来的话我也就没有继续战斗的动力了,可恶的愚蠢的灵兽!”熊剑华内心慌了,眼神不再坚定,此时此刻正气喘吁吁。

    凝聚羽翼与夜凌兽对阵,已然将定力寄托给了翅膀,再加上绝杀技的多次消耗,熊剑华已快自觉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