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爆岩
    暗夜雷影,千兽争鸣。夜凌兽已将熊剑华围得水泄不通,要看即将被视为猎物的他,忽然纠结起一丝忐忑。

    “数量猛增,难道它们之中有王的存在吗?”熊剑华揣摩着,忽然冷静下来思考起了对策。“可这么多夜凌兽,到底哪一只才是它们的领袖呢?”

    源源不断的来送死,却没有一丝的后退之意,夜凌兽可谓是最愚蠢且最令人胆怯的灵兽。

    嚎~嚼——

    夜凌兽似乎很在兴奋,因为它们看到了熊剑华脸上的憔悴,这不失是一种牺牲的自豪感。

    “校长,让我去吧!”潘松说道,自愿前去支援。心神恍惚,怕熊剑华的倔强导致明日不能担起保护学生之职。

    只听校长轻“嗯”了一声,潘松随即转身,瞬间激发内灵。红灵环绕周身,火翼腾空,只煞夜空。

    潘松,五光七层内灵,天赋火,专职灵技理论教师。

    “芗兰!芗兰!”秦歌边走边喊着,希望她没走太远。“怎么在这种情况下没了人影?应该没事吧!”一边寻找一边担心着。

    躲在草丛里吹奏无声无形的箫声的芗兰,忽然眼睛一亮,赶紧收回了玉宁箫。玉宁箫瞬间化作灵气回到了她体内。

    “芗兰——芗兰!”

    远处传来连连不断的呼喊声,顿时打断了芗兰的行动。

    这时,她突然起身,从茫茫绿墨草中露出上半身。

    “唉?你怎么在这儿啊!”秦歌惊叹道,赶紧跟了过去。这一刻,他总算放心了。

    芗兰纠结着不知该如何辩解,直至秦歌匆匆走来,她一声呵斥将秦歌拒之五米:“你别过来…我刚才在…上厕所…”芗兰羞涩地回道。

    一听到芗兰原来是为了这事才离开人群的,随即自觉退后三步。“那…快跟我回去吧。”

    嘣——

    天空一声巨响,仿佛太阳瞬间降临,一幕红光呈现在了人们眼前。

    “嗯?”秦歌惊叹,立即抬头望去,目瞪口呆。

    “爆岩——陨!”

    潘松煽动羽翼翱翔于熊剑华身旁,随之一技暴动,火焰焚天。从潘松体内暴走的红灵化作烈火,以两人为中心,四处扩张,乃至传到五十米外的灵兽身上。

    嚎——

    此刻,千兽惨叫,嚎声震天。天空瞬间炸响,千兽在一念之间爆体而亡。那一阵火光点亮了大地,就在一瞬之间,天地恢复了平静。被焚烧的夜凌兽已然化作灵气漂浮于四空。

    “潘老师,谢谢你。”熊剑华感谢道,原以为所有人都相信他的能力,却还是输给了自己。如果他早点求援,恐怕也不会如此劳累。

    “熊老师,你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今晚由我来守夜。”潘松高冷的说道,伸出右食指轻轻点了点眼睛框,镜片闪过一丝白光。

    话音刚落,熊剑华随即沉住气息,将雷怒棍化作灵气收回体内,随后斜身陨落。

    这一幕,令所有人不得不震叹。也就是潘松那一技,让所有还存活的夜凌兽都纷纷四处逃波了,这一刻,众人更是惊奇。

    “逃走了?老潘啊老潘,果然辣!”秦歌口上浮夸,心里佩服,这一刻,他止步凝望,赏心悦目。

    “竟能把灵力散开至那么远的距离,就连六光强者也很难做到的,他是怎么做到的呢?”芗兰好奇道,不小心说漏了口,目瞪口呆。

    “你刚来还不熟悉,他这个人啊,境界虽然不怎么滴,但他头脑十分霸道,总在研究灵技的理论,将内在潜能尽可能爆发出比之前更强的灵力出来。”秦歌解释道,他很清楚潘松的实力,潘松的每一次出手,总能给学生们不一样的震目。

    “原来如此,是灵技理论研究师啊。”芗兰淡淡感叹,随后对秦歌回了头。

    “走吧,大家都在等你呢。”秦歌说道,芗兰随即“嗯”了一声。

    秦歌转身一步,为芗兰让出了道,芗兰很不客气的走在了前头,两人慢步朝本班队里归去。

    熊剑华回到了老师们身前,他从空中滑落的那一刻,所有学生纷纷凝视着他的姿态,不由好奇且担心。

    “没事吧。”校长淡淡问道。

    “没事,只是消耗了不少真灵而已,调养一下就好。”熊剑华若无其事的回道。

    俗话说得好,想要杀死一个人,就得从他的灵魂下手;想要置人于死地,就得从他的真灵下手。

    熊剑华忽然回头望了杨紫仙一眼,微微一笑。杨紫仙回眸一笑,顿时为他的劳苦打上了一个句点,很是让他心悦。

    这时,潘松从身后悄悄地拍了熊剑华的左肩说道:“年轻人,回去休息吧,今晚我来替你守夜。”

    “谢谢潘老师。”熊剑华随即感谢道,心里很是感激。

    在潘松的身影来到众人身旁之前,夜凌兽已然落荒而逃,伴随着嘈杂的鸣叫,消失得无影无踪。

    学生们还在回味潘松老师刚才的那一技,打心里的敬佩,相信看到这一幕的学生,都不再怀疑潘松老师的教学质量了。

    秦歌把芗兰带回了本班队里,两人一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芗兰忽然有些心虚,当她看到廖云的眼神的那一刻,她心里就莫名其妙的忐忑不安,顿时对廖云躲躲闪闪。

    “去哪了?”廖云突然问道,语气匆匆而出。

    “我…”芗兰话音未落,便被秦歌抢了先。

    秦歌:“她刚才是去上厕所了。”

    听到这个解释的廖云,顿时有点放心了。“下次不要再一个人离开了,让时西陪你去。”

    “我一个人可以的。”芗兰淡淡回道,不以为然,以为以自己的实力是不会出问题的。

    “我是班长,你得听我的!”廖云随即一声呐喊,严肃的语气震叹了旁人的眼光。这一刻,廖云已然失态。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插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廖云批评芗兰。

    “他…为什么…在关心我吗?”芗兰沉默了,傻傻的凝视着廖云那凶巴巴的眼神,心里害怕极了。

    “是啊~如果出了问题,身为班长的云,可是要负责的。”秦歌默念着,消极的心情压抑了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