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皇后的眼泪
    “没事了,有老师在,同学们尽可安心睡觉。”校长喊道,想必这些孩子都被刚才的异动吓到了吧。

    现已月时十二刻,有篝火陪伴,众人的周身很是暖和。

    暗夜星云,寒月当空,所有人都在回味半刻钟前的那一幕,令人惊叹的夜景不失是一场噩梦。

    “睡吧。”廖云轻说着,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两位美人。

    “云,我睡不着了。”

    “少爷,能陪园园再坐一会儿吗?”

    两位美人已然打消了睡意,虽有廖云陪在身边,却隐瞒不了内心的虚弱。

    廖云深知两位美人的性情,燕园园从小就害怕雷电,而王灵襄又经不起吓唬,这可为难廖云了。

    “那咱们就看一会儿星星吧,也许看着看着就能睡着了呢。”廖云安慰道,搂着两位美人的腰儿,很是爱抚。

    廖云、王灵襄和燕园园抬头凝望着星空,目光静静地徘徊在夜空之中。

    燕园园那渴望的目光从星空滑落,她悄悄地凝视着廖云的脸颊。她知道廖云这么做一定很辛苦,打扰他的睡眠时间真的很不好。

    “老潘这酒醒得挺快的嘛。”秦歌发自内心的震叹,静静地凝望着潘松坐在草地上的身影,模糊的影子守望着所有人的安全。

    看到廖云不得入睡,秦歌顿时有些无奈了:“你们两这么折腾,云明天还怎么做任务啊,精神可是激发内灵的第一要点。唉~算了,女生真是麻烦。”

    看着周身宽敞,秦歌无奈的躺下了,两只手臂垫住头,翘着腿闭目养神去了。

    此刻,所有学生都已睡着,唯有廖云和两位美人还对这片夜空恋恋不舍。

    “嗯?”这时,潘松突然转眼而来,好奇的注视着廖云的背影,镜片闪过一瞬寒光。

    龙城,大韩府,韩钦卧房。

    躺在床上舍不得闭上眼睛的他,多希望蜡烛能够多照耀这间屋子一会儿,只可惜在一眨眼的功夫下就已离去。

    “夜未眠,相思影。你知不知道,她长得越来越像你了。好想每夜都能梦到你,哪怕就和你说一句话也行……”

    韩钦未梦相思,断断续续的童年冲击了他的情绪,那一幕幕愉快的景色,都有她影子的足迹。

    “皇尊在试炼之门这件事情上已经做出了表态,国老会得解散了~”韩钦轻叹着,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后又轻叹一息,才肯入睡。

    皇殿,冷宫。

    皇尊夜访冷宫,身边只带了两名金甲护卫。冷宫被打开的那一刻,已是凌晨一刻。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冷宫终究还是脱不了宁静一词。

    皇尊踏入冷宫的那一刻,挂在木架上的夜灯已恭候多时。无论深夜何时,冷宫都不会黯然失色。

    皇尊来到了冷庭宫门前,看到了屋里的灯还在亮着。

    皇尊举手敲门之时,心里忽然犹豫了一会儿。嘴唇上没有一丝笑意,冷缩的眼神很不情愿。

    “回大门候着。”皇尊吩咐着,话音刚落,那两名随身护卫这才转身离去。

    吱——

    皇尊轻轻打开了房门,室内的烛光刺眼而来,轻脚跨过了门槛,随后关上了门。

    皇尊打开房门之前,皇后正在坐在床边,身穿单薄的芝麻香睡衣,静静地眼神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皇尊!”皇后惊叹,这一秒,她十分惊喜,仿佛梦到了中意人那般喜悦。

    这一刻,皇后激动得握紧了拳头,紧紧地贴在夹紧的两腿之上。

    这时,皇尊正慢步走来,轻微的步子震叹了皇后的心。

    面对着将自己打入冷宫的男人,她竟然能够做出这等反应,很是令人质疑。

    皇后生前没有做过一件让皇尊不悦的事,却被他的一句话发落到了这个地方。

    “思思,你最近身体还好吧?”皇尊关切道,已然站到了她的身前。

    看着站在眼神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尊,皇后顿时激动得落下了泪珠。

    看着皇后紧张的捂着嘴伤心的哭着,皇尊很是心痛。

    “思思,对不起…”皇尊唯有蹲下身子来道歉,别无它言。因为他知道,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语言,都弥补不了他曾对她犯下的错。

    皇后顿时淘淘大哭起来,泪珠不停地划过脸颊。看着那一滴滴伤痛不停地划过,皇尊唯有安慰着她的另一只小手,希望她能够停住。

    泪珠滴在皇尊的手背上,每一滴都深深地落入了他的心,痛得他苦不堪言。

    “思思,帮本尊一个忙,别哭了好吗?”皇尊安慰道,苦着脸,表示很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

    听了皇尊的安慰,皇后这才有些消停的意思,但任止不住伤疤上的隐隐作痛。

    “嫁给本皇,你后悔过吗?”皇尊突然问道,目光划过一丝愧疚。

    “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皇后随即一阵大哭,内心感到十分的内疚。

    “不,你没有错,错的人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皇尊伸出手轻轻拂过皇后的脸蛋,光滑的脸庞瞬间煞住了他内心的愧疚,顿时扭转了情绪,低着头憋恨着自己。

    “你是对的,错的那个人才是我,我不应该那么自私,不应该出现在你的面前…”皇后话音未落,皇尊立即将她紧紧抱住,打断了她的话。

    皇尊的身体在颤抖着,这一刻,他很想大声哭出来,可高傲不让他这么做。“别说了,都过去了。”

    “如果当初我不来到尽帝国,也将不会有十年前的兵劫,我是杀人凶手…全天下最自私的女人…”皇后淘淘大哭,嘴唇贴着皇尊的左肩上,泪水淋湿了他的衣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