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兽心到手
    雪琪狼颤抖着,气喘吁吁,试着重新站起来。

    “芗兰,别让它起来!”时西喊道,看到雪琪狼偷偷摸摸的小动作之后很后怕。

    “还想起来?”芗兰随口哼道,随即举起玉宁箫。

    这时,紫灵环绕在玉宁箫身上,随着芗兰挥手插下。

    呃……

    玉宁箫插入了雪琪狼的后背,三分之一的箫身插了进去,使雪琪狼更加感到疼痛。

    奄奄一息的雪琪狼渐渐没了挣扎的能力,只能束手就擒。

    只见雪琪狼缓缓闭上了眼睛,再无挣扎之力,气息也越是微弱。

    “死了吗?”芗兰疑惑道,很不敢相信自己竟能杀死一头三灵体的灵兽。

    芗兰习惯了在长渊林里挑战豢养的灵兽,这还是头一回击杀一头野生灵兽呢。

    “确确的说,它已经没气了。”说着,时西拉出了剑身,放松了两口气。

    看着从时西左手上悄悄滴落下来的血滴,芗兰很是在意,忽然看得很是入神。

    时西仿佛感觉到了芗兰的目光,便收回了左手,挽到了后背。

    恰恰就在此时,石意等人看到了时西拳头里不停地流出血液,却不见她关乎自己。

    “你…不要紧吧?”芗兰突然问道,时西一听惊了。

    “没…没事…”时西仿佛很在尴尬,因为作为一名女汉子,流点血并不会让她感到惊慌,反而觉得这是荣耀。

    “哇~芗兰,你好厉害啊!”石念说道,拉着三位女生一起来到了雪琪狼的身边。

    石意悄悄伸出右脚踢了雪琪狼的屁股一脚,刹那间缩回了石念的身后,顿时又喜又惊。

    “哈哈,死了!”石意笑逐颜开,发自内心的给芗兰竖起一个大拇指。

    这时,时西正闭目养神,呼唤内灵自我调节左掌的筋脉,使得快速止血。

    看到时西镇定自若,芗兰也没在问什么了。

    芗兰从灵兽身上跳了下来,站到了时西身边。

    “雪琪狼身手敏捷,行如风,一旦被它抓到必会奄奄一息,幸好你有幻术,扰乱了它的目标定位,我们才能赢得胜利。”时西说道,打心里佩服芗兰的能力。

    “这样的灵兽虽然攻击速度很快,但抗打能力却很弱,只要找到它的弱点,就赢了一半。”芗兰自豪的说。

    “弱点?这只雪琪狼有弱点吗?”时西急问道,心里默默着:“我怎么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有啊!你看它的腹部和喉咙那个位置,是不是有很明显的撞击痕迹。”芗兰解释道,指着雪琪狼的腹部。

    时西这才睁开眼睛,慢步走向前,仔细看去,恍然大悟,目瞪口呆。

    “既然它跑得快,那么运作的时候急需大量的气息,只要朝它的呼吸部位攻击,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只三灵体的灵兽击败。”芗兰解释道。

    “是啊,我怎么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呢?”时西默念着,甘拜下风。

    芗兰的洞察能力着实令人佩服,时西不得不承认这个队长由芗兰来当更为适合。

    蹲在树上的老师们纷纷点了点头。“那位女同学不简单啊!”潘松夸赞。

    “是啊,还以为得让咱们去解救呢。”杨明感叹。

    “杨老师,这下你该放心了吧?”熊剑华问道,此刻,他正和杨紫仙同坐在一颗树上,两人个坐在一边的树枝上。

    只见杨紫仙微微一笑,并没有做出回应,唯一能够看到她心安的动作也就那一次点头。看到她放心了,熊剑华也不再忧愁了。

    “内个…怎么取出兽心呀?”芗兰不懂该怎么做,因为她从未取出过兽心。

    只听时西回了声“我来。”便举起红蟒剑插入了雪琪狼的腹部。

    “咦!”芗兰赶紧用手握住了眼睛,因为她不想看到那么血腥的一面。

    石意等四位女生也是初次来到这里,本想见识一下兽心的样子,这一刻,却都转过身去,不敢直视。

    只见时西将剑深入兽体,随后双手握住剑柄,猛力划过灵兽的肚子,使得打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时西很小心,划破灵兽肚皮的过程没有被血溅到,或许是因为经验丰富的缘故吧。

    “呀——”

    时西一声哼力,众人随即睁开眼睛纷纷凝视。

    这时,只见时西右手握剑,左掌握着一颗红色的圆球。

    兽心:灵兽的心脏,心脏的颜色以灵兽本身的眼睛颜色为准,呈圆形,非常的坚硬。

    “哇——好漂亮啊!”石意等四位纷纷惊叹道,被时西手中那颗兽心迷住了。

    “时西,你好勇敢啊。”芗兰佩服时西的胆量,似乎想说:这你都下得了手?

    “没什么,习惯了。”时西淡淡回道,不以为然,感觉这件事非常的轻松。

    “习…习惯了?噢…”芗兰一脸茫然,无奈道,忽然有点害怕这样近距离靠近时西,感觉她突然变得血腥。

    “给。”时西突然把兽心递给芗兰,想交由她这个队长来保管比较合适。

    “我可以吗?”芗兰心里有点小纠结,真怕兽心上还粘有灵兽的血液。

    只见时西点了点头,将掌心翻转,芗兰这才缓缓伸出右手来接住兽心。接住兽心的那一刻,芗兰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时西突然松开了手,沉重的兽心落在了芗兰的掌心。

    “唉!”

    芗兰一不小心,被兽心压弯下了腰,惊慌失措。还好也没太重,也就5斤左右。

    “我这儿没地方放呀!”芗兰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没有可藏之处。

    “那就拿着。”时西的语气依旧直言不诺,这倒是给了芗兰一个难题。

    看着掌心的兽心,芗兰无奈的抿着嘴,不知该喜还是愁。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