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无息的责任
    廖云、王灵襄和燕园园回到了队伍当中,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宁静的深林因大家的闲谈而热闹起来,忘乎所以,仿佛置灵兽于世外,已然说笑得毫无防备。

    “今晚由我来守夜,想要休息的同学现在可以休息了。”廖云喊道,顿时打断了所有人的话题。

    廖云话音刚落,大家继续聊了起来,似乎并未把廖云的话放在心上,或许他们已经习惯了廖云的看护,把廖云的付出当成了理所应当。

    “困了吗?”廖云问候着燕园园,因为她睡得比较早。

    “有点儿。”燕园园回道,轻轻靠在了廖云的左肩。

    “那就睡吧。”廖云呵护着。

    “那少爷你呢?”燕园园问道。

    “在我们还没有离开这个地方之前,我不能够睡觉。”廖云笑着答,笑容没有一丝劳顿。

    “为什么?这里不是有很多人吗?你们可以…”燕园园话音未落,便被廖云的掌心呵护住了嘴唇。

    “不可以让他们来守夜,因为我不放心。”廖云说道,对他人服务无怨无悔。

    一听到这,燕园园恍然大悟,随即从廖云的肩膀上扶起太来,凝视着他的眼睛。

    “怪不得少爷你每次从荒野慕林里出去都会向学院请假一天,然后就睡了一整天,爷爷还不苛责,原来是这样啊。”燕园园惊叹,眼睛灵动着精光,好不忍心看到他憔悴的模样。“你若总是这样,怎能让我安心睡在你的身边?”

    看着她的眼睛,廖云很不忍心的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是责任,因为这里有皇子和公主,以及其他贵族的后生门弟,所以我必须得担得起这个重任,途中不得出半点失误。”廖云解释道,随后一面微笑,瞬间感化了燕园园的眼睛。

    此刻,燕园园已经落下了眼睛,那两滴晶莹的泪珠小心翼翼地从眼眶中跑了出来,滑落到了廖云的肩膀上。

    燕园园不知道她该哭还是笑,因为他口中所说的重任对她而言就是一种变相折磨。

    “为什么那么多人里,只有少爷你不能够休息…我不希望看到你憔悴的样子,我不同意……”燕园园的哭声随即扩散开来,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一刻,王灵襄看得很明天,因为昨夜,廖云根本就没有睡过,只是暂时的闭上眼睛,哄她两先睡罢了。

    看到燕园园脸上有泪珠不停地划过的痕迹,王灵襄随即也落下了泪珠,只是很小心的,怕被廖云看到。

    “怎么了这是?”

    “园园姑娘怎么哭了?”

    “这……”

    ……

    大家议论纷纷,揣摩着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有哭声,众人琢磨不透。

    “被发现了吗?真烦恼啊云。”秦歌默念道,无奈的看着正在伤心的燕园园。

    “云兄,园园姑娘怎么了?”王非关心道,很是好奇。

    “她只是想爷爷了,没事。”廖云居然公然撒谎了。

    “才不是呢!”燕园园一声否认,语气震到了廖云的心,随即引发了大家的不断猜疑。

    “你…”廖云无言以对,都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才好,从她刚才的那声语气来判断,她真的生气了。

    “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晚上注意,只有少爷不能休息?”燕园园泪流满面,质问着大家。

    看到燕园园此刻的心情,众人哑口无言,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也因此明白了她伤心的来源。

    “园园,别问了。”廖云紧张低声细语,赶紧将她搂在怀里,想让燕园园就此消停。

    所有人都沉默了很久,没有一个人能够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燕园园在廖云怀抱中挣扎,突然将廖云推开。“这里有那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人肯站出来分担这份责任吗?”

    这一刻,王灵襄用手握着嘴,哭了,燕园园仿佛说出了王灵襄的心声。

    “云…”男生们唯有秦歌敢抬起头来正视着廖云,且还是那么的无声无息。

    这一刻,所有人都露出同一张自卑的表情,没人能够笑出来,更不可能抬起头来。

    仿佛时间僵持在了这一刻,让所有人都无动于衷。

    廖云闭目凝神,忽然感到一阵心酸。

    “你们知道吗?少爷每次从荒野慕林回到府里,就会睡上一整天,而且还不吃不喝。我给少爷做了他最爱吃的香米粥,在那天里他居然一口也吃不下。记得有一次我撒娇着逼少爷喝下一口,结果没过多久少爷就吐了,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在每年的那一天给少爷东西吃了,只能眼睁睁的守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少爷熟睡的样子。我问过爷爷,爷爷说荒野慕林里会有长途跋涉的路程,和艰辛的任务,爷爷还说每一个从荒野慕林里走出来的学生都会像少爷那样,我…居然相信了爷爷所说的…”说着,燕园园泪崩了,躲到了廖云怀中大声哭泣着,两只小手抓紧了他胸口上的衣服。

    她的心声环绕在在场所有人的耳边,毋庸置疑,是她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得到了沉默和自责感。

    淘气的燕园园终于一口气说完了,却依然不解气,一直抓着廖云的衣服不肯松手。

    “乖,帮帮忙,别哭了好吗?”廖云安慰道,右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另一只手呵护着她的身后,不停地安抚着,渴望她能够擦干眼泪正视他一眼,起码对他点了头也可以。

    这时,王灵襄情不自禁的靠在了廖云的右肩,很小心的流泪着,与燕园园的心声产生了共鸣。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