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兽王的病
    “跟我来。”兽王喊道,自己先飞进了洞穴里。

    廖云跟在它身后,毫不犹豫地随它进去了。

    “一个完全有能力杀死一个人的人,却选择了放生或俘虏,也就表示,现在的我很安全。”廖云分析了自己当前的处境,感觉自己是幸运的。

    因为洞穴入口很大,阳光能够照射到里面,所以廖云走的很踏实。

    本以为洞穴会有古怪的气味,会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逃出来,但是,廖云想错了。

    纯天然的大山虽被兽王掏空,却没有裂痕能够威胁得到它。洞穴内十分的宏伟,比在外面幻想的还要大得多。

    洞内透亮,十分宽敞,兽王正坐在一块巨大的石台上,等待着慢步走来的廖云。

    “怎么样,本王这里你可还满意?”兽王的语气忽然变得和谐,完全没有想要加害于廖云的意思。

    数秒之后,廖云走到了宽大的台阶下面,抬起头来凝望着兽王。“我刚才看了一下,没想到兽王生活的地方竟如此有品味。”

    “哈哈哈~过奖了。”兽王经不起捧,随即笑了出来。

    “兽王带我来这里,想必不是为了这些琐事吧?”廖云似乎看出了端倪。

    “你是廖琰的儿子对吧!”兽王已然知道了站在身前的人的身份。

    “没错。”廖云肯定道。

    “廖琰的后人,本王等你很久了。”说着,兽王站起来,慢步走到了廖云身前蹲下身子。

    兽王的头部离廖云紧有一米的距离,忽然给了廖云极大的压力。

    “你认识我?”廖云惊讶,很好奇。

    “难道你的父亲没有跟你提过我吗?”兽王质问道,突然从鼻孔中吹出一口气。

    “我父帅从未跟我提过有关于你的事,唯一提到的仅有你的名声。”廖云老实回道。

    “噢~那本王就给你讲个故事吧。”兽王说道,语气柔润。

    “洗耳恭听。”廖云表示愿意倾听。

    “十五年前,有一个人闯入了这里,他妄想夺走这里的一切,你觉得本王会同意吗?不!于是我跟他打了一架,你猜猜最后是谁赢了?”兽王说着说着,突然一句疑问。

    “以你的实力,在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能够与你争辉。”廖云回道,表示没有定论。

    兽王:“哪两个?”

    廖云:“我父亲和长渊林的主帅彦润东。”

    “没错!最后的确是你父亲赢了。”兽王毫无隐瞒的说出了自己的旧事。

    “你想告诉我什么?”廖云很好奇它为什么要给他说这些。

    “当时你父亲没有杀本王,是因为想与我交换一个承诺。”兽王明示着。

    “什么承诺?”廖云很想知道答案。

    “我帮他保护来到这儿的学生,确保没有五灵体以上的灵兽去骚扰。”兽王说道。

    说到这,廖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为何学院的人能够平安出入荒野慕林,原来都是父亲的功劳。

    “既然是交换承诺,我想听听你要求我父亲的承诺。”廖云好奇问道。

    “本王胸口内部长了一坨肉,本王需要人类来帮助本王去除病痛,这就是我要求你父亲的承诺。”兽王说道。

    “所以,你现在要感激我?不对!如果你想报恩,是不会做出刚才的事的,你到底想干嘛?”廖云质问道,忽然感觉心里乱了一团糟。

    “感激?哈哈哈~本王不把你们全给吃了就不错了!”兽王突然对廖云一声大怒,口气怒吹着廖云。

    只见廖云后退一步伸腿顶住身体,双臂抱紧了头部,吼得廖云难受。

    “本王那个病可不是一次就能够痊愈的!你父亲答应过要在十年之后的每一年都会来这里给本王治病的!可是他食言了!食言了!”兽王一声怒吼,震动了整个洞穴。

    廖云被吼得意识缭乱,心跳加速,不知所措。

    “可你知不知道,我父帅已经战死了!”廖云对兽王大怒道,已然失态。这一刻,廖云毫不畏惧眼前的兽王。

    “什么…死了?!”兽王一脸茫然,目瞪口呆。

    廖云默不啃声,直视着兽王的眼睛,怒气冲冲。

    “是什么时候?”兽王忽然着急了,两只前腿拍在廖云左右,眼神很是惊叹,

    “十年前。”说着,廖云深呼吸了一口气,扭头不想与它对视。

    “呵…不可能!他怎么会死!他既能打败本王,就没有理由战死!”兽王激动了,不敢相信廖云所说的。

    “这个世上唯一的两位九灵之尊在十年前同归于尽了!”廖云咆哮着,蓝瞳闪烁,眼神突然变得恐怖。

    一说到这,兽王有点精神恍惚了,呆住了。

    “呼~呼~”廖云气喘吁吁,突然想起了父亲的身影。

    “原来是这样,他居然死了…”兽王突然感到一阵心酸。

    能够遇上廖琰的兽王觉得是荣幸,因为他成功的帮助了兽王缓解胸口里的疼痛。当兽王听到廖琰死了的消息之后,不由为此震叹。

    “你现在可以走了,回到你想去的地方。”兽王打算不再为难廖云,毕竟廖云的父亲是它的恩人,它是一个有原则的高智商灵兽。

    说完,兽王转身回到了石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对此事完全失去了希望。

    看着兽王如此失落,廖云很不忍心,毕竟是自己父亲食言了,作为后人,他有责任承担父亲留下来的债务。

    廖云:“我要怎样帮你?如果我可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