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新的承诺
    “你?你觉得本王会相信你有那个能力吗?”兽王语气带有一丝歧视。

    “这些年我不断努力,为的就是能够像父亲一样伟大。当年我父亲是怎么做到的,你能告诉我吗?”廖云异想天开,认为自己有资格帮助兽王治愈隐痛。

    “聚气成刃,开膛破肚,割除异肉,凝灵愈合。”兽王明示着。

    “所谓聚气成刃,就是把灵力凝结成一把锋刃,在你的胸口上划出一道口,利用气刃割掉异肉,那凝灵愈合是什么意思?”廖云似懂非懂。

    “利用自身的灵力来滋养本王的伤口,使得在一瞬间愈合。”兽王明确。

    “伤口愈合…”廖云忽然低着头沉默了。

    “年轻人,你做不到,本王也没有想要把希望寄托给你的意思。”兽王说道,对廖云并没有抱有希望。

    “那么…需要多少灵力才能在一瞬间完全愈合?”廖云淡淡问道,语气毫无信心。

    “当年,你父亲为了帮本王,不仅消耗了不少的灵力,而且还在极其有风险的情况下把真灵散了出来。”兽王说道。

    “散真灵?!”廖云惊叹,一脸茫然。

    吸收灵气充盈之后可以尝试突破瓶颈,真灵的值是不同境界的指标。散出真灵,等于迫降自己实力的境界。真灵的力量远超于灵气的力量用途。

    “一个九灵尊散出的真灵到底能有多强?这个问题在本王的胸口上,十五年前已经证实了。”兽王感叹道。

    “需要多少。”廖云淡淡问道,语气失魂落魄。

    兽王:“九光七层一落千丈——九光一层!”

    “啊!”廖云目瞪口呆,一脸茫然,这个数据令他诚惶诚恐。

    兽王:“想要得到本王的信任,所交换的条件十分的昂贵!本王认可的灵界第一强者只有你父亲一个人!”

    “父亲为了尽帝国而绞尽脑汁,又为了祖国的下一代而奉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廖云嘀咕着,心头一片茫然。

    “你走吧!本王不想为难你,毕竟是你父亲帮助本王缓解了十五年的隐痛。”兽王知恩图报,在得到失信的解释之后的它,感到了绝望。

    “荒野慕林是尽帝国最后一块还未深知的地方,既然父亲想要整顿这里,那么,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接待父亲对你的承诺!”廖云气质风发,坚定的目光凝视着兽王,这一刻,他十分的自信。

    “光有信心是不够的,还得有承担过程的后果!”兽王提醒着,不敢将生命交给廖云,毕竟途中只要出半点差错,就能让兽王立即死亡。

    这时,廖云从腰间上扯下了万灵神坠,紧紧地捏在右掌,目光炯炯有神。“请你相信我!”

    “你不怕死,可本王怕死!”兽王瞪着廖云。

    “请你相信我!”廖云执着不退步。

    兽王:“你会变成废人。”

    廖云:“请你相信我!”

    这一刻,兽王注视着他的眼睛,竟然看不到一丝瑕疵和一点颤抖的光芒,不得不让兽王陷入了长思。

    “这小子是不是蠢?我都放他走了,他怎么还要多管闲事?”兽王心想道,犹豫不决。

    “消耗真灵太危险了,如果在途中突然挺不了身体发出的疼痛,就会半途而废,从而我很有可能会真灵奔溃,变成一个废人。如果我不帮它解决胸口里的隐痛,那么今后,再也没有进入荒野慕林的机会了。帮它等于帮父亲,如果我真的废了,就提前要求它一个承诺,希望是值得的。”廖云心想道。

    “本王胸口里的那块异肉每天都会作怪数次,有时能让本王叫声狂叫,有时能让本王痛不欲生。”兽王说出来自己的病情。“本王一直在被那块异肉折磨着,渴望能够有人来给本王治病,但已经看不到希望了——本王已经习惯了。”

    “我愿意付出所有的真灵来帮助你,为你割掉胸口里的那块异肉,但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廖云开起了条件,已然做好了牺牲骄傲的准备。

    “什么条件?”兽王似乎心有所动了。

    “守护尽帝国大门,成为尽帝国防卫的一员。”廖云说道。

    “想让本王保护你们倒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有需要,本王可以随时来到你的身边。”兽王答应了。

    “好!”廖云决定了,忽然感到高兴。

    “我要怎样呼唤你?”廖云很在担心这个问题。

    “来到这里,用万灵神坠向天空冲出一道光柱,本王看到之后就会飞到你身边。”兽王说道,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好!”廖云明白了。“时间紧迫,快告诉我怎么做吧。”廖云急了。

    “坐下,凝神聚气,幻刃成形,在用真灵包裹住刃。”兽王指导着,随即起身,亮出了胸膛。

    此刻,廖云正照着兽王的话去做。凝灵、形刃、散真灵……

    许久,一把有10厘米长,3厘米宽的蓝刃漂浮在廖云身前。

    “用真灵包裹着刃……”廖云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小心。

    “不够,再散一些真灵出来!”兽王指示道。

    廖云二话不说,随着眼神一刻怒震,体内爆发出一股真灵出来,于灵力参合在了一起。

    “好痛…难道这就是散真灵的后果吗…师傅,对不起,徒儿没能遵守您的警告……”

    这一刻,廖云的面孔显得十分的难堪,仿佛在被万箭穿心,痛不欲生,可他任在坚持,不愿松手,直至兽王喊停为止。

    “我到底该不该相信他?如果现在阻止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兽王突然犹豫了,心里任有杂念,还没能放下。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