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生死牵挂
    “呜呜呜……”王灵襄和燕园园泪流不止。

    看着两人悲伤的模样,王非和秦歌陪在了她两左右。

    “灵襄,云兄会没事的,他一定能够平安归来的。”王非也只能这么说了。

    “是啊是啊,刚刚校长都说了,会没事的。”秦歌无奈道。

    “真的吗?”王灵襄抬起头来,泪珠瞬间划过脸颊,凝视着王非的眼睛。

    “真的!”王非赶紧回道。

    “你在骗我,兽王明明把云给抓走了,它这么邪恶,我怕…”说着,王灵襄猛然大哭起来,一想起廖云被兽王抓走的情景,她就痛却心扉。

    “天就快要黑了,你一定是饿了吧?哥哥给你吃的。”说着,王非就想凝灵唤出食物,不料被王灵襄一句话给打断了。

    “我不吃,除非云能够平安回来。”倔强的王灵襄说什么都不肯吃东西,这可急死王非了。

    “不吃东西哪行啊!要是父皇知道了肯定会怪哥哥没有照顾好你的。”王非着急了,想方设法让她愿意吃东西。

    只听王灵襄一阵哭声,坐在草地上,缩紧着双腿,额头紧贴在膝盖上淘淘大哭。

    “园园,你和公主都哭了半天了,先吃点东西吧!”秦歌安慰道,其实这一刻他紧张极了,因为他意识到了这句话的结果,然而却还要问出来。

    “少爷还没有回来,园园不饿。”燕园园也比较倔强,两人都是如此。

    “这…”秦歌无可奈何,愁眉苦脸,搞得连自己都没食欲了。

    “云,你现在怎么样了?”秦歌忽然抬头凝望着夕阳,好像让夕阳帮忙看一下廖云现在的处境。

    夕阳落下了西山,天空换上了一面黑色,紧接着是星星,一颗颗闪烁着希望的星星,让两位美人看得入神。

    王灵襄和燕园园为了廖云的事而寝食难安,即使到了深夜,也毫无半点困乏,思念和焦急成了两人等待的动力。

    现在已是月时十刻,很多学生已经睡着了,最令人担忧的还是王灵襄和燕园园。

    王非和秦歌也多次劝解,无非拿到的也只是时间等待。

    看不下去了,王昆突然站起来走到了王灵襄身旁,蹲下。

    “你以为不吃不喝不睡地等着,他就会立马出现在你的身边吗?睡觉是让时间溜走最好的方法,也许等你一觉醒来,他就回来了呢?如果他回来后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等回去了他被大国老责骂了怎么办…”王昆话没说完,王非赶紧跑过来阻止了。

    “你在说什么呢!你这样岂不是雪上加霜嘛!”说完,王非赶紧把王昆给拉走了。

    看着两位哥哥走开的身影,王灵襄并没有想要责怪的意思,反而沉静着,只是心里多了一丝焦虑和思念。

    许久。“如果有你在身边的话,星星会更闪耀。”王灵襄抬头凝望着星星,沉静的她寄托出了思念。

    “少爷……”

    身旁传来一声模糊的声音,隐隐约约的进入到了王灵襄的耳朵,当她低头看去,只见睡靠在她膝盖上的燕园园,睡着了任不忘念着他的名字。

    “我相信他,一定会平安归来的。”王灵襄默念着,对着星星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静静地靠在燕园园的背上。

    今夜,老师们都不得入睡,时刻警惕着周身的风声。

    “兽王竟然如此厉害,在我小的时候父亲曾告诉过我有关于它的故事,它可是有着三百年的历史,是史上寿命最长的兽王。”芗兰感叹着,现在的她居然没想过要入睡。“要是早知道会来到这个地方,我当时就不跟廖云一起举手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芗兰有些担心廖云的样子,忽然没了睡意。

    “如果兽王把廖云给除掉了,倒也是件好事,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只能步行回到龙城了,或者到附近的城池派人送信到龙城让人来接我们。”王昆心想道,感觉这件事对他而言并非是一件坏事。

    弥漫的夜色笼住了大家的眼睛,这时已是凌晨一刻钟,除了老师们,其他人都已经入睡了。

    翌日,君与殿外。

    现在是阳时十刻,政会刚刚结束,众臣正纷纷从君与殿中走出来。

    看到所有人都摆着一副无奈的表情,想必今天的政会很不理想。

    “二国老,能否到家中喝口茶?”杨袁对石杰说道,语气很祥和,似乎有话不方便在这说。

    只听石杰无奈“嗯”了一声,便随着杨袁一起走了,似乎他也有话要倾诉。

    “无论怎么劝,皇尊都不肯收回成命,这可如何是好啊~”韩钦内心感叹道,无奈的步子沉重而又焦虑不安。

    不仅国老们焦虑不安,其他大臣们也都诚惶诚恐,因为他们都在害怕,怕尽帝国会走下坡路,让其他四国看笑话。

    后宫,凝香宫。这里是刘琳妃子的宫。

    皇尊下了早会,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这里。皇尊走进了刘琳的卧房。

    “皇尊。”站在卧房中伺候着刘琳的宫女们齐声问候道。

    “皇尊,您来啦。”挺着还未出生的小宝宝的刘琳,坐在床边正想要喝一点鸡汤,却迎来了皇尊的大架。

    “别动!你有孕在身。”皇尊赶紧阻止了刘琳的勉强起身,赶紧跑到了她的身边。

    皇尊蹲下身子,抬头凝视着刘琳的眼睛,微笑着说:“宝宝今天有没有在胡闹呀?”

    “宝宝最近可胡闹了,总是在臣妾想要入睡的时候踢我。”刘琳嘟着嘴哭诉着,这一刻,她很想得到皇尊的关心。

    “再过一段时间宝宝就要出生了,该取什么名好呢?”皇尊突然沉思了一会儿,很在认真的思考。

    “嗯~琳蔓这个名字怎么样?”刘琳笑问着,表示很喜欢这个名字。

    “这是女孩的名字,本皇想的是男孩的名字。”皇尊不以为然,表示不太喜欢这个名字,一意认为在刘琳肚子里的是一个皇子而不是公主。

    “您怎么就肯定臣妾肚子里的是皇子而不是公主了?”刘琳好奇地逗乐道。

    “大概…应该…差不多是吧…呵呵~”皇尊逗乐着,哄得刘琳笑逐颜开。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