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回府听闻
    大韩府。廖云、王灵襄和燕园园徒步来到了大韩府门前。

    时光流淌在人影之下,随着风声的亲昵慢慢挪走了太阳。

    现在已是阳时三刻,三面人影乾立在大韩府前的石阶上。

    咚咚咚……

    廖云敲着门。看着他额头上隐隐约约沾着几滴汗水,王灵襄和燕园园很是在意。

    吱——

    大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名男仆。

    “少爷、公主、小姐,你们回来啦。”这一面对男仆来说甚是惊喜。

    话音刚落,廖云牵着两位美人的手,徒步跨进了大门。随着大门一声关闭,三人直往忘忧亭走去。

    忘忧亭。韩钦正坐在亭中休闲,享受着这段时光。虫影花香,弥漫在韩钦的意识之中。

    这时,廖云、王灵襄和燕园园并步走进了忘忧亭。

    “师傅!”

    “国老!”

    “爷爷!”

    三人呼喊着,快步而去。

    “嗯?”韩钦顿时好奇,转眼望去,一脸茫然,刹那间笑逐颜开。

    “回来啦。”韩钦赶紧起身,站起来迎接眼前这三个孩子。

    三人没敢让他久等,三步并着两步地跳进了凉亭。

    “师傅,我们平安归来了。”廖云低头回报。

    “好,凯旋归来就好。”韩钦高兴道,这一刻,他笑得发狂。

    “来!先坐下。”韩钦一声惊叹,随后先坐在了石凳上。

    紧接着,三人随坐,等待着韩钦的训话。

    “师傅…”廖云话音未落,便被韩钦伸出手掌给打断了。

    “师傅知道,你现在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这件事且放一边,为师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韩钦说道,严肃的眉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师傅请讲。”廖云答应了。

    王灵襄和燕园园唯有乖乖的坐着当个旁听者,没有发言权。

    “皇尊决定要废掉国老会,拿回大权。”韩钦说道,语气传达了一个惊天的信息。

    “废掉国老会?!这…”廖云一脸茫然,不知该如何接话。

    “啊?”两位美人齐声感叹,感觉不可思议。

    “这件事情传来已有数日,现在闹得人心惶惶啊…”韩钦感叹道,随口倾诉。

    “皇尊拿回大权是理所应当的事,您为何要发愁呢?”廖云不解,两位美人更是瞪大了眼睛想要一探究竟。

    “国老会是体现政治体系的根本点,如果没有了这一点,下面的大小官员都将受到影响。”韩钦解释道。

    “不懂。”廖云坦然道,表示摸不着头脑。

    “国老会涉及官场太广,一旦没了支柱,脊梁将跨为一地,导致长时间不能控制各个地方官员的信息。”韩钦深度解析,眼里暗示着某种讯息想要转达。

    廖云略懂了些,问道:“您怎么看?”

    “国老会不能解散!可是…皇尊却一意孤行…”韩钦突然一声长叹,眼神暗淡无光。

    “您跟皇尊谈过了吗?”廖云突然很在担心这个问题。

    “就连皇后都阻止不了,为师又何德何能呢…”韩钦叹气道,心灰意冷。

    “那…其他四位国老怎么想?”廖云又问。

    “无济于事。”韩钦果断道。

    这一刻,廖云突然犹豫了一会儿,眼皮眨个不停。

    “不说这些了,这几天你一定很累吧?先去休息吧,晚饭时间再起床。”韩钦说道,不想再对廖云说这些了。

    “师傅,我有…”廖云话音未落,便被告诉一个手势给打断了。

    “有什么事等到了晚饭时间再说吧,先这样,回房去吧。”韩钦叮嘱道,很在担心廖云此刻的精神状态,即便他很坚强。

    “是…”廖云无奈答应了,随即缓缓起身了,内心深叹了一口气。

    廖云原本想把荒野慕林里所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韩钦的,却被他给阻止了。

    “园园,照顾好云儿。”韩钦叮嘱道,打算把廖云托付给她了。

    “是,爷爷。”

    每年的这种情况,都是燕园园在担任照顾廖云的任务。因为燕园园比王灵襄要细心得多,把廖云交给她最放心不过了。

    “去吧。”韩钦向三人挥手劝退。

    “是。”三人齐声答应了,随即转身,慢慢挪步而去。

    韩钦很清楚廖云此刻的精神状态,虽然看起来很正常,可若他一旦放松下来,那是能够秒睡的。

    王灵襄和燕园园看似被廖云牵着,实际上是被两人扶着走的。

    三人的身影划过石门的那一刻,廖云眼边划过了一道熟悉的影子。

    “少爷。”杨羽喊道,他刚才一直都在石门在等候。

    廖云没有回答,甩给他瞬眼神便继续走去,不想理会。

    看着廖云那虚弱的身影下挤压着坚硬的外表,杨羽很不忍心看到他睡着的样子。

    “自从他知道了那件事情,我便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杨羽灰心丧气,失落的目光凝视着廖云离开的步伐。

    杨羽:“多想靠近他,哪怕只是紧跟在他的身后,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时,燕园园突然扭头看了杨羽一眼。只见他低着头僵持在了石门外,没有跟来。

    “有些答案,知道比不知道还要令人烦恼。”燕园园心想道,默默为杨羽感叹。

    “他没有在生气,只是不想说话而已,一定是这样。”王灵襄默默安慰着自己,表示不想看到廖云和杨羽的友谊毁在了一件过往。

    廖云的眼神很坚定,从刚才看到杨羽的那一刻起,他就有了这种想法。“原以为答案才是我最想要得到的,后来我才知道——的确很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