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他不坏
    龙一学院校门口。

    王非和王昆一起走到了校门口,便看到凌涛已挡在了两人的前面。

    “二皇子。”凌涛问候道,看到王昆回来,他很欣慰。

    “你怎知本皇子今天要回来。”王昆随口问道。

    “属下已等候多日了。”凌涛说道,似乎话里有话。

    这时,芗兰走出了校门,精神恍惚,无精打采。

    看着她那沉重的脚步,王昆关注了很久。

    “咳咳~”

    就在她的身影划过王昆影子的那一刻,王昆突然咳嗽了一声。

    突如其来的警告,芗兰忽然回过头来。“两位皇子好。”

    王非刚想开口,便被王昆抢了先:“我送你吧?”

    只听她弱弱的回了句:“不用了。”便继续迈步而去。

    “从学校到南区!很…远的。”王昆不知不觉乱了语气,似乎很在担心她。

    只听芗兰弱弱的回道:“谢谢,不用了。”并没有领情。

    一副娇弱的背影,让人看得发悯,而又无法触碰。

    目送芗兰离开的影子,王昆无奈回过头来,才发现王非已走在了前面。

    留恋在一面遥不可及的背影,王昆的眼神越发得渴望。

    铛——铛~

    学院里的铜钟敲响了,现在已是阳时三刻。

    带芗兰的影子已走远,王昆才肯回头。

    “二皇子,属下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向您禀报。”凌涛说道,严肃的语气很声动。

    “什么事?”王昆好奇。

    这时,凌涛突然扭头环顾了周身,看到没有外人靠近,才肯说出来。

    “皇尊要废除国老会,近日来君与殿总不和睦,属下怕事情会闹大。”凌涛发表了个人看法。

    “父皇废除国老会干嘛?那可是他的左膀右臂啊!”难以置信,王昆犹豫不决。

    “三国老已经见过彦元帅了。”凌涛如实禀报。

    “他们两居然见面了?什么时候?在哪?”王昆急了,很难相信以杨袁的性子不会对彦润凌大打出手。

    “几天前,常来客栈。”凌涛回道。

    “是你引荐的?”王昆质问道。

    “是彦元帅要求属下这么做的。”说到这,凌涛含糊着,害怕主人怪罪下来。

    这时,王昆突然犹豫了一会儿。

    王昆:“这样也好,反正见面是迟早的。他们两有没有动手?”

    “起初,三国老很生气,后来他听了彦润凌的解释,两人最终达成了共识。”凌涛回道。

    “也就是说,杨袁认可了本皇子的做法了?”王昆随口问道。

    “是的。”凌涛肯定了。

    “走!去一趟常来客栈。”王昆说着,随即迈步而去。

    “是!”凌涛紧跟在了他身后,与主人同步离去。

    清风拂过,阳光之下,尽是数不尽的落叶,和那随风飘荡的香味儿。

    此刻,芗兰独自一人行走在大街上,没有飞行能力的她,唯有任劳任怨的徒步。

    “好无聊啊~这漫长的路。”芗兰感叹着,无奈的表情很是不开心。

    “还没玩够,就出来了,说起来这几天还真是胆战心惊的。”芗兰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在荒野慕林里所发生的事情。

    “其实…廖云看上去也没那么令人讨厌的嘛,起码他懂得如何去保护别人。”说着说着,芗兰夸起了廖云。

    “不行!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对他有好感!他可是我的仇人啊!”芗兰恍然大悟,坚定的眼神锁定了廖云在她心中的位置始终是敌人。

    慢慢龙城路,有清风呼吁,有景色消愁,芗兰就在这艰苦的漫漫路中划向终点。

    大韩府,忘忧亭。

    王灵襄和燕园园一起来到了石亭,且一同坐在了石凳上。

    “后天是什么日子,你们两应该知道吧?”韩钦暗示道。

    “我知道,是少爷的生辰。”燕园园抢先回答。

    “国老,您已经有安排了对吗?”王灵襄随口问了一声。

    “这是一次让人窥视已久的宴会,君与殿里所有的大臣都会来咱们府上,期待云儿手握轩灵剑的那一刻,所以,不能马虎。放心,这件事本尊已交给刘管家去办了。”韩钦说道。

    “是啊,云的成年礼,就是继承他父帅那把圣剑的时候。”王灵襄很清楚这件事,这也是她期待之一的事情。

    “那个时候,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好期待呀!”燕园园幻想着廖云手握圣剑的那一幕,内心汹涌出一波爱慕,不知不觉傻笑了一会儿。

    “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敢多看一眼的人。”韩钦随即说道。

    这一刻,燕园园愣了,表示不明白。

    “轩灵剑里封存着强大的灵力,只要用主人的血来祭奠,就会爆发出一股让所有人都感到后悔的力量。”王灵襄对轩灵剑略知一二,毕竟那把圣剑可是被称为镇国之剑。

    “相信他一定也在期待,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吧…”韩钦感叹道。

    “爷爷,需要园园帮忙吗?比如说场景布置这些问题。”燕园园很想帮上忙。

    “你们两捣什么乱?只要在那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行了。”韩钦回道,不想给她两活儿做。

    “噢对了!国老,我想向您汇报一下我们在荒野慕林里所面临的难题。”王灵襄忍不住想要告密了。

    “公主不用说了,杨羽已经向本尊说过了。”韩钦说道。

    “哦。”王灵襄随即沉默了。

    清风徐来,稍有不慎便能将落在地面上的花瓣儿掀起身来,随风飘荡,零落在忘忧亭里。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