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茶言
    皇殿,昆明宫。

    王昆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刚到门口便被两名金甲护卫给伸手拦住了去路。

    “干嘛?”王昆惊叹。

    “皇尊让您去一趟皇书阁,皇太子也在。”金甲护卫回报,话音刚落便把手给放下来了。

    “他也在?”王昆顿时犹豫了一会儿,眉头忽然浓缩,敏锐的眼睛闪过一丝谨慎。

    “带路。”王昆答应了。

    金甲护卫跨步走在了前头,领着王昆和凌涛往皇书阁走去。

    皇书阁内。皇尊和王非正在屋子里头品尝刚从边境运输过来的茶叶。

    一缕清香淡雅,忘却左右迷离,屋子里飘满了茶香,让人质疑深处桃境。

    “父皇,可否告诉儿臣这茶名?”看来王非对这茶很感兴趣。

    “北匀有云,茶以云似物,飘淡在人间,它的名字叫做——老叶茶。”皇尊说道,语气豪爽。

    “老叶茶,茶不可名相啊!虽然茶名很不悦耳,但它身上的香气却让人难以忘怀,念念不忘。”王非夸大其词,对老叶茶连连称赞。

    “王昆去哪了?”淡淡皇尊问道。

    “不知道。”王非坦然回道,只知道他两在学院门口走散了。

    “你没跟他在一起?”皇尊又问,语气有些认真。

    “二弟已能言行独立,早就不喜被人监视。”王非说道。

    “他是你唯一的弟弟,无论他做了什么,我们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不酿就大错的情况下,我们要保护好他,知道了吗?”皇尊突然说出了这句话,顿时让王非疑惑不解,一脸茫然。

    “父皇,为什么?”王非疑问道,眉头很在质疑。

    皇尊:“因为他是你的亲弟弟!”

    没有解释的庇护,自私的主张,王庭筠在王昆身上所花的心血,是来自亲人的爱护。

    在皇太子立位之前,王昆和王非就已在私下展开了一场斗争。结果无论如何,都被王庭筠的一句话给掩埋了。

    这时,王非低着头沉默了,他知道父皇所说的道理,也看得出父皇对弟弟的厚爱。

    王非:“我知道了,父皇…”

    看到王非能有所领悟,王庭筠也就放心了。

    此刻,王昆正站在门外,偷听了很久很久。

    “父皇…对不起…”王昆深感愧疚。

    “父皇,儿臣来了。”王昆喊道,等待着批准进入的命令。

    “他来了。”皇尊对王非微微一笑。“进来!”

    皇尊话音刚落,王昆便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

    “父皇,皇兄。”王昆鞠躬问候。

    “快过来坐吧。”皇尊指示道。

    “好。”王昆微笑着,慢步走到了木桌的一边,微微坐下。

    这时,王非伸出指尖轻轻拿住镊子,小心翼翼地深入蓝色陶罐,紧接着将几粒茶子夹出来放到了一个金色陶杯中。

    王昆很懂事的从木桌上拿起一张白色手帕,包裹住水壶的提,随后将水倒入了刚装有茶子的杯子中。

    热水倒入茶杯的那一刻。茶子开始膨胀,渐渐地绽放出了身上的香味,弥漫在了屋子里。

    “此茶名为老叶茶,能解暑解忧,更是养生良药。”皇尊说道。

    “谢父皇。”王昆赶紧道谢,连忙将茶杯捧到掌心,享受着这份清香。

    “提神醒脑,不喝自解渴,不品自知味啊。只是…”王昆夸赞道,突然犹豫了一会儿。

    “只是什么?”皇尊疑问。

    “只是它这名字,未免有些老土了。”王昆感叹道。

    “这是从边境带来的茶叶,如果只让你认识它的名字,却不先让你认识它的味道,那么,你是否会因它名而弃?”皇尊突然质问道,语气严肃。

    “父皇,我…”看来皇尊是看出了王昆的心思,这可把王昆给折磨了一番。

    “如果做什么事都只看外表的话,怎知事后的后果?”皇尊教导着,王昆低头沉默了。

    “本皇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而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不立你为皇太子,本皇说的没错吧?”皇尊突然说道,王昆突然一愣,一脸茫然,心跳加速。

    “父皇…”王昆无言以对,被问得措不及防。

    “仁治社会,身为皇尊必须满足仁、礼观念条件,而你恰恰疏远了这些。”皇尊点明了话题。

    这时,王昆扭头看了王非一眼:“皇兄的确很出色,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接管天下事,如果有,那最好。”

    “你…”王非无言以对,不敢在父皇面前发火。

    这一刻,王庭筠看得清清楚楚,他揣摩着这两个孩子的心思,不由冥思了很久。

    这一刻,王昆和王非都要等待父皇的发言,谁也不敢多说一句。

    皇尊想了很久突然说道:“昆儿,茶快凉了。”

    王昆一愣,恍然大悟,干涸的嘴唇赶紧沾了一口茶水。

    “如果你们兄弟二人能够齐心协力,相信尽帝国的明天,会比今天更好。”皇尊突然转移了话题。

    这一刻,王昆和王非都沉默了,仿佛被训话了似的,很在失落。

    皇尊注视了很久,“皇位只有一个,能够坐上宝座的人必须是皇子中最优秀的,我希望昆儿能够明白一点,那就是无论你们两谁继承了皇位,都将有一件共同的事,那就是保护子民,维护国威。”

    皇尊坦白了,这些话虽有不适,但却是心里话,不得不说。

    “父皇,儿臣明白了。”两位皇子齐声道,眼睛闪过一丝自责。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