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请假
    翌日,清晨。大韩府。

    杨羽今天起得很早,相对来说,他是为廖云而改变了自己的起床时间。

    杨羽站在忘忧亭亭中,手里拿着一封信,一封带有“给潘松老师的一封信”的封面字样。

    “去吧。”韩钦说道,绝笔,将一张纸条折叠两次之后递给了杨羽。

    “嗯。”杨羽赶紧将信的内容装进信封中,随后对韩钦点了头,这才转身离去。

    毋庸置疑,廖云这会儿铁定还在睡觉,且深沉在梦境之中。

    “咳咳咳…”韩钦突然咳嗽了几声,清晨的透凉给他提了个醒。

    “爷爷,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您拿一件外衣过来?”燕园园关心道,这会儿正站在他的身旁,关切着他的动态。

    “不用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爷爷也该去君与殿了。”说完,韩钦果然压制住了咳嗽,脸色不再那么难堪了。

    燕园园着急呀!看着爷爷都一把年纪了,还要每天往君与殿跑路,想想都让她心疼。

    “爷爷,要不…您也请一个假呗!”燕园园突然说道,灵动的目光期待着韩钦的答复。

    韩钦不动声色,凝视着她的眼睛。他知道燕园园是在关心他,可是请假这个问题对他而言,别人行,但是他绝对不行。

    “胡闹,这怎能跟云儿比,读书累了是可以请假休息,甚至可以休息好几天,可爷爷不一样,一旦请假,将会被人猜疑,在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之前,请假——万万不可!”韩钦解释道,很在严肃地解答这个问题。

    听到爷爷这番话,燕园园突然感觉自己好愚蠢,居然跟爷爷说了这么白痴的话。“噢…”

    凉风习习,卷起一落花瓣,一刻风声之下将它们散了个满天飞落。

    “照顾好云儿,记得定时叫他起来喝水,还有…算了,这些你比爷爷想得周到。”说完,韩钦微微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了石亭。

    看着他那沉重的身影,燕园园为他微笑,为他送行。

    要说比谁最会照顾人,燕园园在廖云身上可没少下功夫。正如韩钦所言,让她来照顾廖云,最适合不过了。

    燕园园:“沉睡中的心,会是个什么样的呢?能否念着醒着的那个人,最疼爱你的眼睛…”

    早晨的大韩府,显得多么安静,下人们很自觉的起床,很悠闲的在府里散步。

    龙一学院,幽魅班。

    杨羽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教室里已然闹得沸腾,吵得不可开交。

    “唉!杨羽来了!”

    “他手里拿着什么?”

    “是信!”

    ……

    “杨羽!快过来吃东西!”秦歌喊道,得向他使劲招手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这一刻,杨羽仿佛进入了菜市场,两只耳朵每一刻是清净的。无奈的他,摆着一张笑脸朝秦歌走去。

    杨羽的身影划过王灵襄身旁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他手里捏着的那封信。

    “信么?”芗兰突然默默注视着。“他来了,廖云呢?”

    每天,杨羽都是跟着廖云一起进入教室的,而这一次却看不到廖云的人影,反而见着了他的随从。面对着身旁那张空空的座位,芗兰忽然感到寂寞了。

    “秦少爷,你们都来得好早啊。”杨羽微笑道,已经站到了秦歌身前。

    秦歌正坐在凳子上,正与杨慧敏一起分享摆在桌上的早餐。

    “老师不在办公室吗?”秦歌随口问道。

    “嗯,校长也还没有来。”杨羽回道,语气有些低落。

    “那你吃过早餐没?”秦歌又问。

    “没…还没呢…”杨羽很不好意思的说。

    “给,本少爷最喜欢吃的面包。”秦歌回头就是一捏,把一块面包握在掌心,递到了杨羽眼跟前。

    这是一块由胶纸包裹的肉丝面包,对于秦歌而言是贵族专享。

    “谢谢秦少爷。”杨羽赶紧道谢,这才好意思伸手将面包接住。

    “杨羽,你手里那些什么?给我看看。”杨潇喊道。他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翘着腿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很不把杨羽放在眼里。

    是啊!平常有廖云坐镇,这个班级通常都是规规矩矩,很少有过吵闹和嚣张的气氛,可今日就不同了,杨羽难免会受到同学们的刁难。

    “杨羽,别理他。”秦歌说道,让杨羽不要接杨潇的话,免得与他纠缠。

    只见杨羽对秦歌点了点头,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了。

    看着杨羽那副傻傻的模样,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王灵襄和秦歌很无奈。

    给他的食物他也不吃,就是爱那么坐着,看上去孤独得要死。

    还好,他会从桌子里拿书出来,至少没那么无聊。

    此时此刻,芗兰有很多疑问,有关于廖云的问题,可又不好意思向任何一个人提问,至少没那个勇气。

    “云今天请假了。”王灵襄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芗兰顿时惊讶。

    “她在跟我说话吗?”芗兰心想道,不敢确认。

    “所以,你今天得自己走着回家了。”王灵襄突然转过身来,对芗兰点明了一句话。

    看着王灵襄那双陈恳的眼神,和清爽的脸色,芗兰感觉和她面对面并没有存在压力,反而多多轻松。

    “哦,谢谢你,我自己可以走的。”芗兰回道,抿着嘴唇微笑着。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派人送你回家,毕竟那么长的路程,让你一个人走会很为难的。”王灵襄是发至内心的想帮助芗兰,绝无二意。

    “不用了,谢谢。”还是不要麻烦的好,芗兰委婉的拒绝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