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上奏试炼之事
    皇殿,君与殿内。

    皇尊目测,众臣已然到位。还没等龙椅凳热乎,便有一位大臣迈步走到了台下。

    “皇尊,老臣有奏。”二国老石杰上前说道。

    “准奏!”皇尊开了金口。

    “本次龙一学院的代表在进入荒野慕林的试炼中遭到了兽王的袭击,秦永老师已身故。”

    石杰这一上奏,仿佛一道惊雷划过君与殿门前,让人人心惶惶。

    “什么?!”皇尊坐立不安,瞬间站起来,一脸茫然,心急如焚。

    “这…”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遇上兽王呢?还是头一次啊…”

    ……

    众臣嘀咕得不可开交,交头接耳,顿时无规无矩。

    这一刻,所有人都楞了,质疑、急切、恐慌,伴随在左右。

    “这件事,非儿昨日怎么没提过?”皇尊默念着。

    “二国老,你可知道兽王为何要袭击学生和老师们?”皇尊很质疑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以前从未发生的事情。

    “老臣问过,因廖琰元帅而起。”石杰回道。

    “廖琰?!”

    这一刻,所有人都愣了,听到是因为廖琰的原因之后更加迷惑不解了。

    “廖琰?怎么回事?”皇尊急问道,渴望着解释。

    “廖琰元帅在十五年前曾与兽王达成协议,以为兽王治病的条件来换取龙一学院的学生进入荒野慕林平安试炼的机会,然而在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中…廖琰元帅现已失信,之所以被兽王酿就了今天……”

    石杰向皇尊解释了兽王突然袭击学生和老师们的具体原因,这不得不让大家目瞪口呆,措不及防。

    “这…”皇尊愣了,精神恍惚,一个不稳坐到了龙椅上,惊呆了。

    台下所有臣子无奈的低着头感叹、祝愿、祈祷,没人再说话。

    这时,石杰在皇尊不注意的眼皮子底下,鞠躬,微微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这一刻,韩钦何尝不是皱着眉头听闻,可看到了今日的结局,廖云平安无事,他也就没在担心后怕了。

    “照这么说,荒野慕林岂不是要成了危险之地?学院再无试炼的机会?”皇尊突然问道,很在担心这个问题。

    荒野慕林灵气充盈,资源丰富,是个修炼与试炼的宝地,若失去了它,将会影响到尽帝国下一代的栋梁人才的诞生。

    韩钦突然抢先走到台下鞠躬回道:“协议一旦失效,还可以弥补。廖云已弥补了他父亲的毁约,从今日,荒野慕林还是属于尽帝国的一部分,只要有廖云在,就不会失去它。”

    韩钦称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直接把话说得明白。

    说到这,大家也都可以放宽心了,不再那么后怕,君与殿也才回到了安宁之际。

    “那就好…那就好…”皇尊在心里捏了一把汗。

    大韩府,忘忧亭。

    燕园园坐在亭中的石凳上,手里捧着一本薄薄的书,正在认真的着。

    这时,一位女仆慢步走进了忘忧亭,双手还捧着一套服装。

    “小姐,这是王大师刚为少爷定制好了的服装,请您过目。”女仆走到了燕园园身前,低头问候道,请求批阅。

    话音刚落,燕园园立即放下了书本,微微起身。

    她的指尖轻轻划过上衣,感受着布料的级别,才小心翼翼地把上衣点在指尖上,张开,呈现在眼前。

    “料子很柔软,做功细致,让王大师费心了,待会去账房取钱到大师家里结账。”燕园园说道,对王大师的作品十分满意。

    “奴婢明白。”女仆回道。

    “把衣服给我,你快去吧。”燕园园说道,伸手将廖云明天要穿的衣裳接到手中。

    只听女仆轻“嗯”了一声,把东西交到了燕园园手中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甜美的微笑划过那件衣服的袖角,观赏着,幻想着,他明天的模样。

    燕园园来到了廖云的房间,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

    轻轻把服装放在了木桌上,才走到床边躲着,静静地看着他。

    燕园园从桌上拿来一杯水,回到了床边,轻轻坐在他身边。

    只见她从腰间上扯下一张包裹着一根小棍子的粉红色手帕,将它放在床上,轻轻挪开。

    一根小竹棍漏出了一脚,燕园园把小竹棍捏在指尖,将一脚插入茶杯水中。

    “嘴唇都干涸了,你怎么还没有醒来啊?”燕园园微微一笑,可人的目光划过廖云的嘴唇。

    只见她轻吻着小竹棍的一脚,轻轻把水吸入棍中,赶紧用指尖点住竹孔,不让水流走。

    她将小竹棍递到了廖云头上,将竹棍的一脚轻轻点在他的嘴唇上,指尖轻轻松开,让水滴在他嘴唇上,为他解了嘴唇之渴。

    水滴划过廖云的嘴唇,滋润了嘴唇,让他变得不再那么难受,起码第一步已经成功。

    “少爷,你听得到吗?”燕园园轻轻喊道。

    等了好几秒,也不见廖云皱眉头,于又一次呼喊着:“少爷,你渴了吗?”

    是啊,廖云怎会有回应,是她太天真了。

    这时,燕园园把水杯轻轻放到了摆放在床边的木凳上,将小竹棍插在了杯子中。

    只见她关心着廖云的脸色,掌心不停地在他脸上划过,关心着他身体的温度,和脸色。

    “啊!”

    廖云突然醒来,把燕园园拽到了床上,让她在廖云怀抱中挣扎。

    廖云一个翻身,把她锁在了床上。只见他眯缝着眼,虚弱的臂力想要瞬间拿下燕园园还是可以的。

    “少爷…”燕园园羞涩的说,尝试这挣脱他的手臂,却是无济于事。

    “别动…就这样,陪我睡会儿。”廖云温润的语气让她不再胡闹,顿时乖乖的束手就擒。

    羞红的脸庞热乎乎的贴在廖云的嘴唇上,这一刻,他竟然睡去了。

    沉睡中的他,并没有要放松的意思,只要是他想要拿到的东西,即便是睡去,也会紧紧握住。

    这一刻,燕园园感到无比的幸福,瞬间陶醉在了他的怀中,轻轻闭上了眼睛,与他沉睡,不离不弃。

    “好想每天都能这样被你抱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