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芗兰被拉走了
    龙一学院,放早学,幽魅班。

    下课铃一响,教室里人已空空,学生们都在期待午餐铃的打响,恨不得早点离开这郁闷的教室,当然,这只是某些顽皮学生的心里话。

    在走廊的拐角,落寞的芗兰感觉廖云不在左右,她很难接近王灵襄和秦歌,已然孤独的走着。

    这时,杨潇跟上了芗兰的脚步,冲到了她身前,炯炯有神的说道:“一起去吃午饭吧,芗兰同学。”这一刻,杨潇是认真的。

    “谢谢,我还是喜欢一个人。”芗兰拒绝了杨潇,低着头悄悄地离开了,突然加快了脚步。

    “不知怎么的,总感觉心里少了点什么,也许是一个人太孤单了,没有人肯跟我说话,大家都把我当陌生人来看待。”芗兰感叹着,落寞的心情很不理想。

    芗兰冲出了教学楼,来到了广场。她顿时停住了脚步,因为,她撞到了什么。

    “芗兰同学。”杨羽喊道。

    芗兰微微抬起头来,凝视着杨羽的眼睛:“对不起…”说完,就想转身溜走。

    “请你等一下!”杨羽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待她回过头来,杨羽才赶紧送来手。

    芗兰一副疑惑的眼神凝望着他:“有事吗?”

    “我家少爷今天早上吩咐过我,邀你和公主、秦少爷一起用午餐。”杨羽说道,很在认真的传达。

    这一刻,芗兰愣住了,不知为何,她竟无言以对,顿时沉默了。

    “我家少爷还吩咐,让我放晚学之后送你回家。”杨羽补充道。

    听到这,芗兰感觉太突然了,总感觉廖云在做一件对自己很亲密的事情,一时半会让她很是纠结,不知该不该答应。

    “公主跟秦少爷已经去了食堂,要不咱们这就跟去吧?”杨羽又说道,一句一句,正试着动摇她那颗坚定不移的心。

    “我…”芗兰突然感觉很苦恼,很想拒绝又不敢拒绝,很想逃避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这时,杨羽突然想起了廖云今早上跟他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她不愿意,你就拉着她的手跟你们一起去。记住!只有让她跟你们在一起,才安全。”

    杨羽当时还好奇的问道:“安全?芗兰同学怎么了吗?”

    廖云:“别问那么多,照着做就行了。”

    这时,杨羽突然抓住了芗兰的手臂。“对不起,请跟我走。”

    杨羽二话不说,转身就拽着芗兰离去。

    “唉!你干嘛啊!你快松手……”

    无论芗兰怎样挣扎,是打是骂,杨羽都不会松开手掌。

    这一刻,芗兰一脸茫然,都不知从何说起,就被一男同学给拉走了,顿时感觉非常尴尬。

    芗兰的另一只手使劲的捶打着杨羽的手臂,可都被他隐忍作痛,毫不畏惧。

    在强制芗兰的前提下,杨羽想起了廖云今早上曾说过的一句话:“女生激发内灵的同时,会触动到手臂上的动脉,你只要轻轻按住手腕上的那个部位,她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就这样,芗兰被杨羽拉到了食堂一楼,正要往二楼走去。

    芗兰意识到了自己的无力反抗,于是很乖巧的顺从了杨羽,很自觉的跟上了他的脚步。

    不久,两人来到了食堂二楼,来到了王灵襄和秦歌的身边,在那张长桌子旁边,还坐上了杨慧敏。

    杨羽把芗兰拉到了这里,方才松开手。

    这一刻,大家都在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杨羽,顿时冷却了气氛。

    “杨羽,你可以啊!下手挺快的啊!”秦歌惊叹道,感觉不可思议。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没等杨羽把话说完,杨慧敏立马打断了他的话。

    “你们两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杨慧敏暗笑着,感觉这一幕太惊喜了,真是让人措不及防。

    “是他强迫我过来的。”芗兰赶紧解释道,一针见血,让大家的情绪瞬间反转。

    只见芗兰扭过头去,一脸委屈。杨羽反而镇定自若,仿佛自己很坦然。

    “那你杨羽更行了啊!老实交代,从哪儿学的。”秦歌挑逗道。

    “不是,是少爷让我这么做的,说是…”杨羽顿时堵住了口,差点就说漏了嘴。

    “那…”秦歌话音未落,王灵襄一个眼神停住了他。

    “既然来了,就跟我们一块吃午饭吧,芗兰同学,来,坐这里。”王灵襄微笑道,站起身来,亲自来迎接芗兰,引导入座。

    看到这,芗兰也别想再反抗了,进退两难,唯有顺从,别无他法。

    “谢谢公主。”芗兰接受了她的邀请,与大家一同入座了。

    看到大家都和睦相处,杨羽也就放心了。“公主、秦少爷,我现在去把饭菜端过来。”说完,就离开了。

    芗兰入了座,感觉没什么话题了言,便保持了沉默,感觉这样挺尴尬的,毕竟食堂二楼是贵族才能上来的地方。

    “芗兰啊,我听时西说,你们在制服雪琪狼的时候,你很勇敢嘛。”秦歌突然说道,谈起了在荒野慕林里的一件听闻。

    “其实也没什么啦…”芗兰很不好意思的说。

    “听时西说,当时连她都拿雪琪狼没办法,你却轻而易举的将它拿下了,是真的吗?”杨慧敏也有所听闻,感觉芗兰太勇敢了,平常看她微微弱弱的,却又这种爆发力,不觉让她目瞪口呆,敬佩不已。

    “我当时只是尽力而为而已,最后是时西一剑置敌,才赢得了胜利。”芗兰很委婉的说,不敢自夸。

    芗兰话音刚落。“芗兰,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王灵襄突然问道,炯炯有神的目光凝视着她。

    “公主有事请问。”赶紧芗兰回道,不敢怠慢。

    “在咱们学校里,时西已经算是在女同学中最有天赋,最有实力的人了,我想问的是——你的家世。”王灵襄突然问到了这一点,让芗兰内心惊叹,顿时紧张起来。

    “我…”这一刻,芗兰突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感觉坐在这里,有压力感。

    “怎么办?我该如此辩解?叔叔…”芗兰默念着,表面上显得很轻松,其实内心很是纠结。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