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玉宁箫的解释
    “我有适合我的特殊修炼方法,之所以与平常人的修炼速度不同。”芗兰解释道,坦然了自己的修炼速度的由来形式。

    “特殊修炼方法?”秦歌和杨慧敏一脸茫然,很是好奇。

    “方便说一下吗?”王灵襄要求道,这一刻,她是以公主的身份来命令芗兰,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是认真的。

    “公主如果想知道,我必然不会隐瞒。”说到这,芗兰顿时犹豫了一会儿,眼神躲躲闪闪。

    “嗯,说吧。”王灵襄淡淡的应了一声。

    这一刻,大家的情绪都显得紧张,期待的、犹豫的徘徊左右,不离不弃。

    这时,芗兰突然激发内灵,一股紫灵隐隐约约现身在身旁,渲染了她的气色。

    芗兰挽动手腕,指尖划过一丝紫灵,心中默念着灵器的名字,刻画它的模样。

    一股灵气凝聚于芗兰掌心,刹那间,一阵紫光闪耀,玉宁箫呈现在她掌心之上。

    “这是我的灵器,玉宁箫。”芗兰介绍道。

    “见你使用过,它有什么特殊地方吗?”王灵襄问道。

    “玉宁箫,并非人体灵力所造,而是由千年灵玉所生成,所蕴含灵力十分雄厚,不但能给主人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还能护体,提高主人的凝灵功效,使主人事半功倍。”芗兰解释道。

    “哇~这东西居然有这种神效!”秦歌目瞪口呆。

    这时,王灵襄正全神贯注的凝视着玉宁箫的身子。

    芗兰反手捏着玉宁箫,有意在遮挡着什么。

    “能给我看看吗?”王灵襄问道,很想仔细观一观。

    这一刻,芗兰突然感觉很为难。“不行,玉宁箫身上有我刻着的字,不能让别人看到。”

    “公主,对不起,我不能把它交给别人。”芗兰直率,无论是否构成冒犯,她都得这么拒绝。

    芗兰大吃一惊,外表却装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

    看到芗兰一副严肃的样子,王灵襄也是个讲理的人,于是也不想再为难她了。“哦,没事,你收好吧。”

    话音刚落,芗兰赶紧收回了玉宁箫。

    现在,王灵襄也不再有疑问,秦歌和杨慧敏也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等待杨羽的回归。

    许久之后,杨羽回来了,只见他手里端着一个木篮子,透气的木篮子分五层,分别装入了五人的餐具和食物。

    不慌不忙的来到了木桌旁,把餐盘分给了大家,自己才微微坐下。

    “吃,你们吃啊。”杨羽说道,看到大家都摆着一张脸,他忽然有点心不安。

    杨羽凝望了许久,秦歌才动起了筷子。

    杨羽也不想再管,自个先吃个饱先,其他的也没那个权利管。

    大韩府,饭厅。

    午饭时间,韩钦、刘管家、廖云和燕园园齐聚一桌,等待下人们陆续上菜。

    这一刻,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对于廖云而言,这会儿,师傅的眼神很诡异,他突然变得活跃起来,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燕园园也在为今早上被爷爷发生的那件事而尴尬得不好意思拿起筷子,特地把凳子摆到廖云身边,因为这么做她才会有安全感。

    “嗯!”韩钦呼吸哼了一声,顿时提起了廖云的胆。

    “都怎么了?无精打采的,是不是都还没睡好?”韩钦说道,语气严肃。

    “没…睡好了,不是不是,还没睡好,也不是……”廖云和燕园园瞬间慌乱了手脚,心跳加速。

    不知该如何解释,才能不让韩钦误会,毕竟这种事情,对于韩钦而言,是个不好的形象。

    “都别解释了,爷爷知道。”韩钦说道,没打算追究这件小事。

    “明天是你的成年礼,你有没有想要邀请的朋友或者是同学?”韩钦问道,摆起了明日宴会的宾客安排。

    “我打算今天晚点去学院一趟。”廖云回道,表示已有安排。

    “嗯,那就好。”说完,韩钦拿起了筷子,略略数了数桌上的菜。“齐了。”

    韩钦先吃了起来,没有什么想说的了。

    刘管家看着他那急着的样子,很不放心的说:“国老,您慢点。”

    廖云和燕园园愣了,猜不出韩钦此刻的心思,于是很苦恼。

    “还看什么呢?吃饭啊!”韩钦说道,语气有点儿严肃。

    随后,廖云等人才动起了筷子。不知为何,廖云总感觉压力很大,每当看到师傅这个样子的时候,他的心就不好受。

    “师傅…”廖云突然喊了一声,眉头微微一皱。

    这时,韩钦停下了,放下了筷子。嘴里还嚼着食物,很不放心的咽了下去。

    “谢谢您这些年来的照顾,明天…徒儿就要搬出大韩府了。”廖云说道,这句话,瞬间打到了韩钦的心灵要害。

    廖云是韩钦一手带大的孩子,从他八岁起,就入住了大韩府,整整十年过去了,明天,他就要离开这里,独守廖府了。

    韩钦就淡淡地“哦”了一声,没在多说一句话。

    虽然韩钦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十分难受。毕竟廖云要离开这里了,他将要面临一种新的习惯——没有廖云身影的日子。

    “老实说,很舍不得,可那一天迟早都要来,不如…让园园跟你一起过去吧,就你一个人,师傅怕你孤单。”韩钦淡淡说道,语气很不在乎,却又很是关心。

    “爷爷。”

    “如果园园跟我走了,那么,您一个人怎么办?”廖云轻轻问道,很不忍心扔下他老人家一个人在这儿。

    “有老刘在,再说了,为师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一点冷风难不成能把为师给折腾啊?”韩钦很不耐烦的说,有点想赶两人离开这里的意思。

    这时,廖云和燕园园沉默了,抿着筷子,焦虑着。

    “反正园园迟早都要嫁过去的,还不如随你两去,也省的我这老头子瞎操心。”韩钦说道,口是心非的念着。

    “等我们搬过去了,一定会经常过来看您的。”廖云承诺道,很在认真的说。

    “嗯,我们一定会经常来看爷爷的。”燕园园也郑重承诺了。毫无疑问,她是愿意要和廖云同居了。

    “先吃饭吧,来事说事,还没来的咱们就先不提它。”韩钦说道,指示着两人赶紧动筷子。“趁菜热,多吃点。”

    这不是一顿难以下咽的午餐,而是一顿将来怕被数落的午餐。

    如果要离开,就要毫无影响的离开,只有这样,才不会隐出太多的情绪。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